第1736章 沒有根基的張羽
"娘,爹還沒來!"

方醒原先在興和堡里不過是占了三間屋子罷了,一間議事,一間廚房,一間就是臥室.

如今一家人都來了,張羽就找了個小院子,這下連廂房都用上了,這才分成各處住下.

到了新地方後,無憂很是新鮮了一陣,拉著兩個哥哥去探索.

可等天色漸漸的暗下來後,無憂就有些害怕了,她覺得這個院子里有些陰森.而土豆和平安都在幫著打掃,她一個人就坐在大門的門檻上,雙手托腮,呆呆的看著堡門方向.

路過的人看到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娃都會停步多看看,有的露出微笑,有的會好奇……

幾個熊孩子過來逗弄了幾下,可無憂卻根本不搭理,而門內站著一個笑眯眯的男子,正在吃肉干,看似很可親,可這些熊孩子卻不敢造次,叫幾次見無憂不肯一起玩,就呼嘯著去了.

無憂哼了一聲,她不想玩,只想等著,等著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現,然後大笑著抱起自己,歡喜的叫自己寶貝.

"你是……"

天越發的黑了,無憂拒絕了小刀讓她進去的勸告,繼續等著,直至一個女人抱著個女孩子過來.

這女人單手抱著個兩三歲的女娃,右手拎著籃子,看到無憂就問了小刀:"這是伯爺家的女娃?"

小刀笑道:"是我家大小姐.唐姑娘,這是你家女兒?"

唐賽兒依舊是看著很年輕,她點點頭,然後把女娃放下來,蹲著問無憂:"可是想你爹了嗎?"

無憂看著那個小女娃,點點頭.

唐賽兒說道:"別想了,伯爺出城殺敵,差不多也該回來了."

這年頭在草原上夜戰的危險太大,明軍更是要極力避免這種情況.

無憂搖搖頭,只是托腮看著那邊.

"爹!"

無憂突然站了起來,然後往前方奔去.

小刀也聽到了馬蹄聲,他疾步走到無憂的身邊,仔細一聽,說道:"是老爺!"

馬蹄聲漸漸緩慢,隨即方醒就出現在視線內.

"爹!"

方醒看到無憂跌跌撞撞的跑過來,馬上勒馬,下馬,動作一氣呵成,後面的張羽等人也是大聲叫好.

方醒張開雙臂俯身迎過去,然後抱起無憂,大笑道:"無憂想爹了?"

無憂摟著他的脖頸,低聲道:"爹,我想你了."

瞬間沙場上的煞氣和強硬都消失了,方醒抱著無憂回身道:"今日大勝,打掉了仆固的傲氣,大家一起來吧."

"好!"

張羽等人紛紛下馬,知趣的先去更衣.

方醒抱著無憂到了門前,看到唐賽兒就問道:"你家可好?"

唐賽兒也抱著自己的女兒,說道:"伯爺,民婦這里也沒啥好送的,就是年後打的野物肉干."

"好,我收下了."

方醒爽快的收了,說道:"等興和城建好之後,你家記得去買了房子,以後這邊會越來越好,到時候可就貴了去了."

唐賽兒謝了,方醒叫小刀拿了些給無憂准備的零食給她女兒.

"有時間就帶著孩子過來."

唐賽兒應了,然後沒有拒絕接過包袱告辭.

這是個爽快的女人,沒有什麼機心.

看到她穿了一身整齊的棉襖,方醒就知道她家過得不錯.

"爹,你打壞人了嗎?"

方醒一怔,然後笑道:"對,爹剛打跑了壞人,他們這幾天不敢來了."

父女倆進了小院,張淑慧已經帶人在等著了.

"夫君辛苦."

"少爺辛苦."

"老爺辛苦."

"爹,您辛苦了."

一串話讓方醒有些不適應,他說道:"天冷,都進去吧,晚些有人來吃飯,淑慧你們先吃,別餓著孩子們."

方醒隨後又問了土豆和平安的功課,最後去了莫愁那里.

"歡歡."

歡歡在繈褓里嚎哭著,陳嬤嬤在哄他.莫愁接過後就准備喂奶,卻先臉紅的看了方醒一眼.

方醒本想留下,可陳嬤嬤卻在,只得干笑一下,叮囑幾句就出去了.

邊塞地區沒有條件可言,方家也沒帶花娘,只是小白和秦嬤嬤在做飯.

這種天氣再沒有比火鍋更好的菜了,小白和秦嬤嬤做了一大鍋火鍋,菜比湯多,這是家丁們吃的.

條件不好的情況下,家丁們先吃,這是方醒的規矩.

所以小刀和方七笑嘻嘻的謝了小白和秦嬤嬤後,就抬著大火鍋走了,那邊已經燒了炭盆,架子也准備好了,酒水齊備.

等到了廂房那邊,方二用筷子翻動了一下,就看到下面全是肉片.

"七哥,好多肉."

辛老七招呼人坐下,倒酒,然後說道:"這邊時常有韃靼人進城,大家注意保護好夫人少爺他們.仆固敗了,他們並無攻打興和堡的准備,所以今晚安全,喝吧."

家丁這邊氣氛熱烈,張羽等人也來了,在廂房坐下,然後問著京城的情況.

久處邊塞,哪怕距離北平不是很遠,可依舊消息閉塞.

黃鍾作陪,隨意說了些京城趣事,讓張羽不禁聽入了神.

沒多久方醒就來了,卻還是抱著無憂.

"我家丫頭到了生地怕,好容易喜歡黏著我這個當爹的,受寵若驚啊!"

方醒坐下,王賀遞了小板凳過來,方醒把無憂放在上面,然後看著眼前熱氣騰騰的火鍋說道:"今日一戰擊破仆固的信心,當賀之!倒酒來!"

沒有小酒杯,都是大碗.酒氣熏蒸著,方醒看了身邊坐著的無憂一眼,小丫頭居然很好奇的看著王賀在喝酒.

"仆固今日沖陣的兵力也就是一萬人,看來這就是他的本錢,不過烏恩那邊卻多些,兩邊加起來兩萬余人,一旦襲擾起來,興和城那邊不得安甯啊!"

喝的微醺後,張羽說出了自己的憂慮.

他是興和堡守將,興和城的工期被拖延至此,若非是朱高熾在位,他早就倒血黴了.

"不急,你們已經很快了,當初趕工了吧?"

方醒放下大碗,呵出一口酒氣,說道:"按照我的計算,你們的工期實際上已經很快了.至于仆固和烏恩,從明日開始,聚寶山衛輪換,每日去兩個千戶所蹲守,若是敢來,那就擋住,然後興和堡這邊主力出援.記住,他們比咱們遠,來一次就多消耗一次."

興和城就在興和堡的邊上,若非是敵軍有兩萬余人,不等方醒來援,張羽也會設法和他們決戰.

"伯爺,宣府那頭很謹慎,沒有兵部的命令不動窩,要不然……"

張羽還是滿腹牢騷,黃鍾喝的面色通紅,說道:"那是因為敵軍是游擊,若是圍城,宣府不來就是有罪."

林群安吃了片大肥肉,舒坦的道:"宣府出了援軍,若是抓不住敵人,他們難道還能擠在興和堡里面?所以這也是陛下派了咱們來的原因."

興和堡太小了,容不下太多援軍,而且援軍太多的話,輜重也會成問題,那從野狐嶺到興和堡的運輸線還得要重兵沿途護送.

所以古人不輕易動兵,就是因為動兵耗費太大.

張羽赧然拱手請罪,方醒削了個梨子給無憂抱著啃,淡淡的道:"你在宣府沒有根基吧?"

張羽點頭,有些喪氣.他若是有根基,哪里會長期在興和堡駐守?哪怕是升職為指揮使,可在塞外,指揮使也不值錢啊!

而且這邊風險很大,以前的哈烈敗兵變身為馬匪,經常劫掠,讓張羽疲于奔命.

等烏恩來了之後,他又進入了焦慮狀態,就怕哪天被敵軍突襲.

方醒的到來卻讓他有些疑慮,不但沒有安心,反而是更加的擔憂了.

增援興和堡哪里用得著方醒和聚寶山衛,哪怕是朱雀衛,玄武衛都行,甚至派五千騎兵來都行,不進攻,一心守著興和城,烏恩大抵也只能無可奈何.

他看了方醒一眼,然後再看看靠在方醒身上吃梨子的無憂,心頭沉重.

連家眷都帶來了,難道京城發生了什麼讓方醒不好自處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