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章 這是個仁慈的皇帝(為盟主:'鵬傑機電’賀,加更!)
瑞雪兆豐年,可等雪越下越大後,這個就不是瑞雪了,而是災雪.

應天府稟告,說是有民居被壓塌,受傷的不少,死了兩個.

"陛下,臣請賑災."

在馮平死後,廖昌就萎靡了一陣,最近值房里的香火又開始旺盛起來了.

朱高熾吩咐道:"令五城兵馬司的人去查看,若有要垮塌的,馬上搬出來,有親戚的去親戚家,記得補些錢糧,回頭雪停了讓人幫著把房子弄堅固些……別凍死餓死人,否則嚴懲不貸!"

大明此時倉稟豐實,錢糧更不消說,戶部的庫房里堆滿了金銀銅,由此發出的寶鈔信用堅實.

廖昌歡喜的應了,這可是能給他增加美譽的好差事.

楊榮出班道:"陛下,北方怕是許多地方都受災了,京城賑災,可別的地方也不能落下,臣以為當行文各地,並派出禦史查探."

尼瑪!楊榮你好狠啊!

馬上就要過年了,這時候派人下去,那些禦史怕不是要怨聲載道.

劉觀卻答應的很爽快:"陛下,臣願往."

這個姿態實在是讓人側目,朱高熾欣慰的道:"楊學士此言不差,不能只顧著京城,去吧,到雪大的地方去多看看,若有緊要,可當機立斷!"

這是個仁慈的皇帝,他的所有舉措,無不在踐行著仁慈這個詞.

"年後興和伯去興和,糧草可調齊了?天氣寒冷,冬裝和糧草一定要准備好."

群臣都有些不大自在,皇帝急匆匆的把方醒派出去,可卻派在了興和,離京城很近.

夏元吉出班應承了,朱高熾欣慰的道:"內外皆要穩當,如此這個年就安穩了,諸卿回去就准備吧,明日起封印."

放假了,一年到頭就這麼一個長假,人人歡喜.

"德華好生過年吧,年後出發,可缺什麼東西,叫人來家里說話."

張輔很豪奢的姿態讓金忠有些不滿,"英國公,衣食住行,外加民夫大車,英國公府難道能全包了?那兵部可什麼都不用管了."

張輔干笑著拱拱手,然後先走了.

"你去那邊就是盯著興和城,哈烈人就害怕這座城,一旦建成之後,大明在塞外就有了一個根基,進可攻,退可守,所以他們要不斷的襲擾,不過此事卻有些蹊蹺."

金忠一路嘮叨著:"那些哈烈人自相殘殺都殺瘋了,誰還會為了大伙兒去襲擾興和城呢?令人費解!"

方醒突然止步,看著遠處走來的一個太監,金忠瞅了一眼,說道:"這不是那個傻子嗎?"

宋老實很歡樂,走路都是一蹦一蹦的,笑的純真.

"簡單的人都會歡樂."

方醒迎過去,笑眯眯的問了他母親,等得知回家後,就拍拍他的肩膀,讓他以後被欺負了就去找梁中,不行就直接去找皇帝告狀.

宋老實搖頭道:"陛下會打板子."

"不會的,要是打了板子,你就去找那個笑眯眯的安綸,他會幫你."

宋老實點點頭,"嗯,上次那個安綸給了奴婢一塊糖,好甜."

方醒再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走了.

宋老實覺得以後應該沒人欺負自己了,就歡快的去了乾清宮,幾個看到剛才這一幕的太監都在議論紛紛.

"興和伯怎地對他另眼相看了?若是旁人,那還有個結交內侍的罪名,可宋老實……這就是個傻的."

"大概是可憐他吧……"

…...

宋老實一路到了乾清宮,然後被梁中叫進去謝恩.

"陛下,奴婢的娘說要給奴婢存錢呢."

看到宋老實歡喜的模樣,朱高熾心中喟歎,吩咐道:"若不是怕他攪亂了朝政秩序,朕還想把他調到身邊來.看著些,別讓人把他給欺負了."

等宋老實走後,朱高熾吩咐道:"你去追回楊榮."

等楊榮來後,朱高熾說道:"朕德行淺薄,卻要一宮的伺候,心中何安……大過年的辛苦學士一次,下文,各地嚴禁擅自閹割……違者重懲,還有……宮中的人不少了,以後少進,最好別進."

楊榮真心誠意的躬身道:"陛下英明."

當了皇帝就想享受,從始皇帝的阿房宮到劉邦的'今日才知道做皇帝的尊貴’……直至前宋的皇帝才好些,不過那也是文人壓制,若是敢奢華,馬上就會噴的你找不到北.

可朱高熾的日子已經夠簡單了,他居然還想減少太監和宮女,這就是發自內心的仁慈和節儉.

朱高熾說道:"百姓不易,如今大多也能吃飽了,宮中若是要人,他們依舊會送進來,這便是畏懼和僥幸,就和科舉一般,都想著哪日如梁中般的飛黃騰達了."

梁中在邊上苦著臉湊趣道:"陛下,奴婢可是家中窮狠了……不過現在家中都後悔了,早知道如今能吃飽飯,當年就不該送奴婢進宮.不過奴婢卻不想回去了,就在宮中伺候陛下,那可是別人求神拜佛也撈不到的機會."

他這話並未讓朱高熾開顏,反而是更加的唏噓了.

"吃飽飯吃飽飯,這就是千年來百姓的要求.有人說簡單,有人說很難,可一個土豆出來就解決了此事.不過還不夠,大明要擁有更多的高產作物.海外很大,興許能有……"

"陛下,先帝在時,不是派了船隊出海嗎?可惜至今未歸."

朱高熾沉思著,"海上有風浪,隨時都有傾覆之險,不過不怕,明年再不來,朕就再派船隊去,總是要看看外面有多大,有哪些大國,有沒有大明急需的東西……"

看到陷入沉思中的朱高熾,楊榮說道:"陛下,年後再召集了大家議事吧."

大過年的,大家馬上就放假了,看到皇帝還在心心念念著這些政事,楊榮覺得有些不忍.

朱高熾擺擺手,楊榮給了梁中一個眼色,然後告退.

可梁中哪敢打斷朱高熾的思路,最後只得悄然出去,叫人去請了婉婉來.

……

"父皇!"

"婉婉啊!"

朱高熾抬頭看到婉婉穿了一聲紅色的夾襖,映襯著肌膚勝雪,就笑道:"可是找為父要紅包的嗎?"

方醒過年都給孩子發紅包,後來婉婉也跟著去找朱棣討要,漸漸的就成了習慣.

婉婉得了梁中的叮囑,就說道:"父皇,外面的雪停了,出去看看吧."

"是嗎?好."

朱高熾艱難的被人扶起來,然後和婉婉出了暖閣.

……

過年總是喜慶的,莫愁也准備好好的過一次,于是就和要弟一起准備了好些食材.

陳嬤嬤抱著歡歡看著她們在切菜,就覺得方醒有些不地道.

你起碼安排個廚子吧.

兩個女人在廚房折騰著,直至看門的方糧來稟告,帶來了……方傑倫.

"老奴見過莫愁娘子."

方傑倫不知道該如何稱呼莫愁,叫姑娘吧,人家都給方醒生孩子了.可要叫夫人吧,方傑倫覺得越矩了,最後干脆就叫娘子.

莫愁有些慌亂的福身道:"傑倫叔這是……"

方傑倫說道:"家中的老爺夫人都在等娘子回去過年,就派了老奴來."

方傑倫前幾天就來過,送來了一戶人家,現在看門的就是這戶人家的男丁方糧.

莫愁有些沒了主意,最後婉拒道:"多謝傑倫叔了,只是我這里都在做著了……"

方傑倫親自來請,這就是鄭重其事.只是莫愁卻有些擔憂面對張淑慧和小白.

方傑倫笑道:"莫愁娘子別擔心,夫人都在等著呢,說是想看看歡歡少爺長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