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9章 過分的要求(為盟主'重裝形狼人機甲’賀,加更!)
朱高熾雖然不能禦駕親征,可這並不妨礙他對軍事的理解能力.

"宣府一直在請戰,可宣府一動,少說五萬到十萬兵馬,而且不可空耗,否則時日長了就是師老無功."

朱高熾在展示自己對軍事的理解,無人敢插話.

"這般下去將領肯定就急了,急了就會毛躁……若是被敵軍尋機大敗,朕將不得不起大軍出征,而……目前的時機不對."

這分析很冷靜,朱高熾看看武勳,張輔說道:"陛下此言無差,若是肉迷國大舉進攻,那大明當迎戰,可為了哈烈人而盡起大軍,那是空耗."

方醒也贊同道:"陛下,哈烈人不會太多,最多幾萬人,可草原浩蕩,卻很難圍住他們決戰,所以適當增強大同到興和堡一線的駐軍即可從容應對,反正咱們距離近,方便補給,而哈烈人國內一團糟,時日長了,怕是要……除非肉迷國舍得下本錢給糧草,否則他們熬不了多久."

殿外雪花飄飛,殿內卻燒著炭火,溫暖如春.

軍方力挺皇帝,楊榮也出班道:"陛下,這等天氣,哈烈人只要不傻就不敢出來襲擾,那便等過完年再調動吧."

朱高熾點點頭,卻看了方醒一眼,說道:"興和城那邊還在建造,若是被這般持續襲擾下去,漫長無期,所以年初就派人去坐鎮,興和伯……"

方醒的心中已經在狂罵了,卻不得不出班,可臉上的勉強神色誰都看得到.

這是不想去?

群臣不禁有些好奇和幸災樂禍了,能看到方醒吃癟,那感覺真是太酸爽.

朱高熾當然也看到了,他說道:"過完年你就去吧,好生看好興和城,別再拖了."

興和城的建造速度最近變得緩慢了,一方面是因為不少材料都需要遠距離運送,另一方面就是襲擾.

方醒低頭應了,可情緒卻不對頭.

隨後就議了些年底的事,朱高熾叫人賞賜了群臣,最後卻留下了方醒.

暖閣里燒著炭火,而且還放了陳皮,這是方醒教給婉婉的,朱高熾這算是侵權了.

朱高熾喝著熱茶,感覺很愜意,看到方醒默不作聲,全然不似以前那等隨意,就漫不經心的問道:"為何不願去?"

方醒沉默著,等身體暖和後說道:"臣想留在京城."

"為何?"

朱高熾有些惱火了,他覺得方醒這是不識大體.

"臣……"

方醒本想搪塞過去,可看到朱高熾臉上那一抹不健康的紅暈後,他沉聲道:"陛下,臣……臣不放心,想留在京城."

朱高熾突然咳嗽起來,面色通紅,梁中趕緊過去捶背.良久,朱高熾喘息道:"你不放心什麼?想……"

"臣不敢!"方醒請罪.

"你敢的!"

朱高熾氣咻咻的模樣讓方醒心中大悔,想了想後,就摸出個小瓷瓶,說道:"陛下,這藥就剩下最後這點了."

朱高熾指著他喝罵道:"先氣朕,現在又來討好,出去!"

方醒把瓷瓶放在邊上,然後拱手告退.

朱高熾看著那個小瓷瓶,眸色稍暖,說道:"南邊有瞻基,朕在京城坐鎮……"

方醒回身,知道了皇帝的打算,說道:"陛下,北邊重兵云集,若是有變,臣願孤軍前往."

朱高熾說道:"朕派你去,當然不會長,不過是讓你盯著北方,若是有藩王異動,瞻基在南邊,朕在京城,你在北邊,任何一面均可呈夾擊之勢.你以為朕是讓你去干嘛的?哈烈那點殘兵敗將朕還用不著你."

方醒汗顏,朱高熾看看窗外的飄雪,想起這個玻璃還是方醒進獻的,就幽幽一歎,說道:"朕知道你對瞻基百般維護,你是擔心朕若是驟然而去,而瞻基在南方,京城會亂套……"

"你這是著魔了,莫名其妙!"

任誰被人看做是快死之人都不會愉快,朱高熾沒把方醒拿下痛打三十大板,真的算是厚道人了.

方醒羞愧難當,低著頭不說話.

朱高熾沒好氣的道:"朕一時半會還死不了,你少操這個心,且看好興和城,等待朕的旨意."

朱高熾對方醒的寬容幾乎是沒有底線,梁中在邊上暗自咂舌,卻看到方醒抬頭,為難的道:"陛下,臣……"

這個要求他真的是無法啟齒,朱高熾冷哼道:"有話就說."

"陛下,臣想年後帶家人去……"

"滾!"

朱高熾抓住茶杯作勢欲扔,方醒黯然拱手告退.

等方醒走後,朱高熾陷入了沉思之中.

梁中被方醒和朱高熾之間爆發的沖突嚇壞了,而那個放在小幾上的小瓷瓶顯得有些刺眼.

他悄然磨過去,准備把小瓷瓶收起來,以後說不准能用上.

朱高熾無意間看到了他的舉動,就皺眉道:"扶朕出去走走."

梁中出去招呼了兩個太監進來,然後扶著朱高熾出了暖閣.

白雪落地,卻沒有堆積,而是化為水,地面上濕漉漉的.

朱高熾從溫暖的地方出來,被冷風一吹,就打了個寒顫.

天空中全是雪片,遠處迷茫一片,白色和灰色交織在一起,讓朱高熾心中惆悵.

"國事家事皆難,奈何……"

雪越發的大了,整個視線里全都是.

整個世界都籠罩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中,朱高熾換上了木屐,身後有人打傘,一行人走入了茫茫的世界中.

下雪了,宮中的人除去必須輪值的,都站在屋簷下,或是窗前,看著紛紛落雪,大多歡喜.

沉郁的朱高熾就走在這片歡喜中,直至前方提防沖撞的太監喝罵了一聲,這才從沉思中清醒過來.

"何事?"

梁中過去看了一眼,回來說道:"陛下,是宋老實,傻乎乎的在掃雪."

朱高熾聞言就皺眉道:"沒人給他說現在不掃雪?這不是欺負人嗎?"

梁中身體一顫,急忙說道:"陛下,這宋老實干活實誠,交代了的事情,誰也別想讓他不干,奴婢也不成."

朱高熾往前走了十多步,就看到在風雪中的一個身影.

風卷著雪吹在這人的身上,臉上,他側臉避了一下,然後又奮力的掃著地.

雪很大,漸漸的在地上積存,他剛掃完一處,才轉身又被覆蓋了,然後他晚點又回身繼續掃.

"這傻子……哎!"

宋老實從七歲被一場高熱燒成了傻子之後,他家人就不待見他了,等有人慫恿說是宮中要太監時,他的父親瞞著妻子就把他割了,幸而保住了性命.

可這種私自閹割的孩子是進不了宮的,最後還是宮中的人出來挑選太監時,看到呆呆傻傻的宋老實後,不知怎麼腦子抽抽了,就把他帶進了宮中.

有人說宋老實這人有福緣,可等進了宮之後,他就是被欺負的對象.干活他干最辛苦的,吃飯吃最差的,連棉被都被人搶走了,幾次差點被凍死.

可這人就這麼野生野長的一直長大,然後福緣出現了.

一次盛夏朱棣在宮中散步,恰好看到就宋老實一個人在清掃,就召他過來一問,旋即十多名太監倒黴,其中三人被打死.

其後朱棣就把宋老實調到了乾清宮中當差,還是灑掃.

朱高熾知道這個人,看到他的身上都是雪,就走過去問道:"宋老實,不是雪停了才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