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5章 成王敗寇,官場無情
南北雙方的一次隔空配合完美無缺,而作為祭品的順天府上下總算是從恐懼中走了出來.

"廖昌在你出宮後就去求見陛下,他本就是陛下的人,聲淚俱下的把自己崇信凶吉的事說了,並說以後再也不敢了……陛下居然也原諒了他……"

說到廖昌,夏元吉的鄙夷根本就不加掩飾,他看看方醒正在鼓搗著的冰塊,就皺眉問道:"這天那麼冷,你給誰吃?"

方醒抬頭,愁眉苦臉的道:"那丫頭片子非要吃冰的果醬,我這當爹的一句重話都不敢說,還得屁顛屁顛的給她弄,都被媳婦埋怨死了."

夏元吉莞爾道:"你這個爹做的沒了一點威嚴,不過老夫看你倒是樂在其中."

"爹,好了沒?"

書房外面傳來了無憂的聲音,夏元吉轉臉過去,就看到紮著兩個鬏鬏的無憂在眼巴巴的看著方醒.

"叫夏伯伯."

方醒過去把無憂抱進來,無憂清脆的叫了,夏元吉摸摸身上,卻囧然發現自己沒帶可以當做禮物的東西.

"不需要這個."

方醒坐下,讓無憂坐在自己的腿上挖果醬吃.

夏元吉有些眼熱這種生活,只是想起戶部還有一腦門子的事,就多看了吃的臉上都染了果醬的無憂幾眼,然後說道:"陛下今日又提到了肉迷國,並對襲擾興和城一帶的哈烈人表示了憤怒,德華,弄不好要動兵了."

"爹,你吃."

無憂突然舀了一勺子果醬,然後向後仰頭,努力想把勺子送到方醒的嘴邊.

在夏元吉的含笑注視下,方醒一下就滑溜下去小半截身體,來了個北平癱.然後握住無憂的手,在自己的嘴上抖動了一下,果醬大多抖了進去.

"啊……好吃!"

方醒緩緩坐直了身體,摸摸無憂的頭頂道:"無憂自己吃吧."

無憂看了看夏元吉,夏元吉趕緊擺手道:"老夫可吃不來這個."

無憂遺憾的埋頭'挖礦’,方醒面色柔和的道:"軍方自從上次北征之後就有些壓抑,陛下必須要給他們尋找發泄的口子,否則不是糜爛就是惹事."

軍隊就是要吃肉見血的,若是長久不吃肉,不見血,就算是操練的再狠,那也無濟于事.

"那些哈烈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我認為其中並非那麼簡單."

方醒輕輕的把下巴擱在無憂的頭頂上,分析道:"哈烈如今內部紛爭,這支軍隊必然就是其中的一方勢力,至于為何跑到大明……跑到興和城的工地邊上討野火,我認為這是在挑釁,可他們哪來的膽子?"

"興和堡那邊並無好處給他們搶,塞外如今能凍死人,可他們依然沒走,可見是有目的的,老夫總覺著和肉迷人有關."

夏元吉對利益有些天生的敏銳,他皺眉道:"他們難道不擔心惹怒了大明,到時候開春大軍征伐……犁庭掃穴."

"犁庭掃穴很難."

方醒用雙手幫無憂穩住小碗,然後說道:"陛下目前專注于壓制文臣和藩王,注意力不可能會轉到哈烈去,除非是大動作,比如說……徹底清掃貪腐,然後對外開戰,好轉移引發的矛盾."

夏元吉搖搖頭,他不認為朱高熾願意承受全面打壓文官帶來的後果.

"不好弄,所以陛下才順水推舟,利用仆固的愚蠢,推了科學一把."

"爹,蠢."

無憂仰頭清脆的說道.

"嗯,蠢,無憂又學了個字."

方醒摸摸女兒的小臉,然後自然而然的用手把她的嘴邊擦了一道.

"此戰不在于鐵與血,更多的是要去摸清楚這些哈烈人的目的,然後臨機處置,這需要……陛下信任的人."

……

馮平麻木的站在自己的值房里看著,看著新人正在查驗印信等物.

連降五級!

朱高熾的這個決定堪稱是嚴厲,馮平瞬間就從正四品掉到了從六品,比陳嘉輝還低了一級,而且並未給他安排具體職務.

也就是說,他可以回家提前養老了,下一次考功中將會徹底倒下,變成平民.

"並無差錯,多謝馮大人."

馮平不想去看那張極力掩飾著得意與興奮的臉,胡亂拱拱手,出了值房.

天氣很冷,可外面卻站著不少人.

這些人不是來歡送,而是來……看一條落水狗.

"官場就是這般的無情啊!"

馮平的目光呆滯的轉動著,看到了那些平日里總是對自己諂媚的官吏,此刻他們都面無表情.

不,他們在隱藏著內心的幸災樂禍……

馮平不想看這些臉嘴,目光轉動間,就看到了陳嘉輝.

他是來看我的笑話,肯定是!

"成王敗寇啊!"

馮平說了句大逆不道的話,然後對陳嘉輝點點頭,緩緩出了順天府.

走到大門口,馮平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在捂嘴咳的臉上通紅的人.

"咳咳咳!見過馮大人."

于謙拱手後又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

馮平看了他一眼,歎息道:"你還真是病了啊!去吧."

于謙神色複雜的看著他,說道:"馮大人,輸了就是輸了,在下並無怨言."

馮平的嘴角扯動了一下,點點頭道:"你不錯,好好干."

說完他再次點點頭,腳步沉重的走了.

于謙搖搖頭,然後進了府衙.

"于大人來了?恭喜恭喜,廖大人親自吩咐,從昨日起,您可就是吏目了,恭喜啊!"

"恭喜于大人……"

"于大人來了……"

"……"

于謙站在庭院中間,就像是有人給了信號,兩邊的廂房里鑽出來一群小吏.

他們恭喜著,堆笑著.而剛出去的馮平就像是過眼煙云,早已被他們遺忘.

于謙面無表情的站在中間,他有些不知所措,然後穩住心神後,他緩緩的沖著兩邊拱手,微笑著.

這不是市儈!

于謙知道自己必須要融入進去,而不是特立獨行.他在心中告訴自己,這不是……市儈……

聽著這些好話和諛詞,于謙微笑著,慢慢進了自己的房間.

這是另一個世界嗎?

于謙看到那天被他拂到地上的冊子紙張都好好的,整整齊齊的堆放在桌子上,仿佛從未掉落過......

......

身後的聲音就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傳到了渾渾噩噩的馮平的耳中,他微微一笑,然後負手看著眼前的繁華……

臨近年底的北平城是繁華而熱鬧的,無數人開始准備著過年的東西,再窮的人,在此時也會露出笑臉.

這便是春節,能讓人忘記煩憂的節日.

街面上都是琳琅滿目的商品,從來自于西洋的香料,到來自于南方的魚干果脯,其它的更是數不勝數.

"多少錢一斤?"

"十一文,這附近可就數我這最便宜了,明日最少十二文."

"十文我就稱兩斤."

"不能啊!這樣,兩斤二十一文如何?再少這生意就不做了."

"……好吧."

這里是一條小巷,不知道從何時起,這里變成了年貨的聚集地.

馮平記得這里,當時小巷兩邊的人家因為擺攤堵路和吵鬧還去報官來著,可等這些擺攤的人答應給他們好處後,事情就平息了,根本用不著順天府出面.

他還記得當時于謙和那些小吏爭執,說是不能隨便取消,但可以讓他們換個地方.

當時那些小吏都譏諷于謙迂腐,若不是小巷的人家得了好處沒折騰了,這些攤子大抵是擺不下的.

"咦,今日順天府的小吏沒來收錢哎!"

一個聲音驚醒了在沉思中的馮平,他抬頭看到了喜悅.一個男子滿臉汗水,喜滋滋的數著手中的銅錢,那喜悅發自內心,讓人看了也深受感染,心情跟著好了不少.

只有馮平的心情卻愈加的低沉了.

是的,這些小販都在喜悅.

"這幾日順天府被東廠查了,估摸著那些小吏也不敢出來收錢了,哈哈哈哈!"

"好!東廠干得好啊!"

"咱們有錢過年了!"

馮平茫然看著這些歡喜的小販,脫口道:"東廠是太監干政……"

一個婦人正在給客人稱飴糖,聞言就沖著馮平罵道:"你懂個屁!太監能幫咱們嚇住那些小吏,那就是好太監!"

馮平的四品官服是不能穿了,從六品的官服也沒來得及去領,不,他不願意去領.

所以今日他就是一襲青衫,加上神色呆滯,看著就像是一個腐儒.

"那句話咋說的?"一個老漢憤怒的道:"對,好像是興和伯做的詩,有一句是什麼再下三年雪,後面一句是什麼…….對,放你娘的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