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搶水
"什麼?"

方醒不相信的再次問道.

李茂那貨應該是不敢惹自己的吧!

不對!

方醒想到朱瞻基已經走很久了,那李茂會不會趁機試探,甚至是給方家莊下黑手呢?

"走,叫上家丁們,咱們看看去."

一股怒火在方醒的胸中燃燒著,很快,他就帶著家丁們,氣勢洶洶的沖了過去.

種水稻離不開河,聚寶山下就有條河.而方家莊和李家莊又是鄰居,所以為水源發生點爭執太正常不過了.

到了現場,李家的人已經走了.

"少爺,您看這里."

一個守在這里的莊戶氣憤的指著水渠說道.

兩家的水渠相隔很近,中間的距離大概是半米左右,可現在這半米已經被挖通了.

方家的水渠被挖斷的土方給堵住了,湧來的河水從缺口處彙到了李家的溝渠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著方醒,都在等著這位家主做出決定.

方醒怒道:"這不是在挖土,這是在挖咱們方家的根!"

這年頭水源就是命根子,沒有水源,你得去挑水種地,時間和勞力不知道要耗費多少.

家丁們和趕來的莊戶們都憤怒了,人人手中都握著工具,就等著一聲令下.

方醒更是怒不可遏,他一揮手,喝道:"麻痹的!把水渠給我修好,然後再把李家的給我挖了!"

"好!少爺英明!"

"少爺您就等著看吧,今兒咱們非得把李家的溝給它挖爛!"

莊戶們一擁而上,先把自家的水渠給修補好,然後就從李家水渠的外側開始搞破壞.

鈴鐺也追來了,它站在方醒的身側,一人一狗看著就像是鄉村惡少在指揮著家丁們欺男霸女.

人多力量大,不到一個時辰,當方醒滿意的看到李家的水渠被挖了七八個大口子後,就揮手道:"都回去,晚上一家一根大雞腿!"

家丁們沒動,只是矗立著看到莊戶們在歡呼.

"少爺英明!"

"少爺,還是上次那種和羊腿一般大的雞腿嗎?"

方醒矜持的說道:"保證不小."

上次為了慶祝馬蘇考上秀才,方醒擺了一天的流水席,其中一道菜就是煮雞腿.那雞腿幾乎比羊腿還大,嚇了當時來吃席的莊戶們一跳.

看到莊戶們喜笑顏開的扛著工具回去,方醒卻一點都不心疼.

也不知道是國內的哪家公司進口的雞腿,在那邊的倉庫外面堆得像山一樣,正等著入冷庫呢.

這種肉雞的雞腿讓方醒想起了坐綠皮火車時的遭遇.

"鹵雞腿,十五元一只嘍!"

"鹵雞腿,十元一只嘍!"

"鹵雞腿,五元一只嘍!"

家丁們都沒走,這很好,方醒覺得他們最起碼有了家主沒走,自己就不能走的覺悟.

"分成三班,帶著信號彈,看到有人來鬧,馬上就報訊!"

所謂的信號彈,其實就是朱芳用火藥做出來的沖天炮,還加了個竹哨,聲光報警都齊全了.

回到家中,看到方醒怒氣沖沖的,小白吐吐舌頭,趕緊去泡茶.

張淑慧知道自己這個丈夫平時看著嘻嘻哈哈的,遇到大事也從不慌亂,可有時一件小事卻就能讓他怒發沖冠.

接過小白遞來的茶水,張淑慧柔聲問道:"夫君,可是把水渠堵住了?"

方醒嗯了一聲,然後喝了口茶,眉心皺的緊緊的:"李茂大概是看到皇太孫走了,覺得可以仗著他父親的身份來壓人了,所以這次只是個挑釁,如果我不能把它打下去,那後面的麻煩就多了."

張淑慧卻不慌不忙的說道:"咱家可不怕他,大不了跟他拼了,難道咱家的家丁還打不過?"

這個婆娘好像漸漸的露出了隱藏的暴力傾向哎!

方醒小心的說道:"那個……打起來你千萬在家呆著啊!"

張淑慧聞言就展顏笑道:"小時候我在莊子上呆過,那時候半夜搶水,雙方的人數都有好幾百……"

我落伍了啊!

方醒不了解這時候搶水的殘酷,以為只是對罵而已,聽張淑慧這麼一說,他趕緊就閃了.

沒過多久,書房里就傳來了方醒的喊聲.

"老七,帶幾個人過來!"

李茂正在書房中擬題目做文章,身邊還有個紅衣女婢在伺候筆墨.

紅袖添香日讀書,此雅事也!

"少爺……"

女婢被自己大腿上的那只手給摸得有些站不穩了,就嬌聲嗔道.

李茂松開手,正准備進一步發展下去.可剛把女婢摟坐在自己的腿上,大門就被人推開了.

而且是很粗暴的被人從外面給推開了.

"誰?"

李茂大怒,振臂而起,不顧女婢的花容失色,就准備給進來的人一個教訓.

門被推開,一個青衣男子站在門口,正好瞅見了女婢腰間露出的一抹嫩白.

"少,少爺,方家莊的人把咱們的水渠全給挖了."

"什麼?"

剛剛生出的怒氣馬上就再次升騰,李茂喝道:"你可看清了?"

青衣男子垂首道:"少爺,沒錯,缺口都有好幾個,水都斷流了!"

"嘭!"

一張椅子被李茂踢到了牆邊,他臉色鐵青的活動著腳趾,罵道:"那還等什麼?趕緊叫人去!"

李家莊瞬間就沸騰了,無數的莊戶們在妻兒老小的叮囑下沖出家門,手中還拿著各種'武器’,浩浩蕩蕩的沖著水渠而去.

"少爺,李家莊的人來啦!"

方醒和辛老七才帶著東西到水渠邊,就看到那邊烏壓壓的一群人沖了過來,氣勢嚇人.

所有的家丁都在這了,辛老七一點都不怕人少,嗜血的問道:"少爺,咱們能打到什麼程度?"

方醒眯眼說道:"這些都是莊戶,別打殘了."

"懂了."

辛老七馬上就喊道:"都來領東西."

剛才搬來了一堆像是盾牌一樣的東西,這時就人手一把,還有甩棍.

方醒陰陰的道:"注意別打腦袋啊!會出人命的."

合金鋼制成的甩棍,老美能防彈的盾牌,方醒自信今天絕不會輸.

站在水渠邊上,方醒猙獰的道:"李茂,麻痹的,你以為我方某人只是靠著抱大腿才能生存的嗎?那今天老子就讓你看看什麼是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