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陷阱
方醒寫了封信給朱瞻基,大意是:你的老師我覺得自己不是發明家的材料,所以為了大明的未來,你娃就給我抓緊學習吧,然後把知識教給更多的人.

雖然方醒覺得自己沒有一點光環在身,可他相信,以華夏人的聰明程度,只要把知識傳下去,那麼遲早會出現幾個天才,能把這些知識轉化為工業力量,用鋼鐵把大明武裝起來.

這不,正和大妞在一起玩耍的小郡主,就無師自通的學會了和小伙伴一起拆解望遠鏡.

天才啊!

所有人都用寵溺的目光看著正在玩耍的小郡主,覺得她的手真是巧極了.

張淑慧'慈愛’的看著小郡主,然後不禁摸摸自己的肚子,心中有些遐思.

夫妻倆心有靈犀的對視一眼後,方醒也有些憂郁.

我家的娃什麼時候出來呢?

不過想到自己還年輕,方醒也就不再想這些煩惱的事了,因為更煩惱的事情已經來了.

賈全就像是只地老鼠,偷偷摸摸的出現在方家後院的門口.這貨先是'欣慰’的看了一眼正和小花一起拆望遠鏡的小郡主,然後才鬼鬼祟祟的沖著方醒招手.

賈全一來准沒好事!

方醒的心中一個咯噔,然後對張淑慧說道:"我有事出去一下."

出了後院,賈全一臉聯絡員的語氣說道:"方先生,太子殿下請您去一趟."

哎!

方醒無語望天,心道老子難道成了你朱高熾的私人秘書嗎?

不過為了以後能有人罩著自己,所以方醒還是跟著去了皇宮大內.

到了太子宮中,方醒看到了滿地的狼藉.

這是發脾氣了?

朱高熾看到方醒進來,這才把手中的那個鎮紙放下,起身說道:"方先生,瞻基這次有麻煩了."

方醒不惑不解,"太孫不是在陛下的身邊嗎?哪來的麻煩?"

朱瞻基揮退了伺候的人,然後才說道:"剛收到的消息,因薛祿病倒,幼軍內部發生了沖突."

"幼軍?"

方醒想起了當時陳瀟的話,就問道:"幼軍不是太孫的嗎?"

朱高熾擺手道:"那只是個名目,實際上還是在薛祿的掌控下操練."

我暈!

"難道是沒得到好處,可卻會背黑鍋的那種名目?"

這種事以後太多了,比如說某人掛了個某某小組的領導職務,平時根本就不管事,也沒有資格管.可一旦出事後,這人多半會被牽連.

可憐的朱瞻基!

方醒歎道:"京中宿將無數,可令其前往大營勸導."

幼軍此時已經有數萬人的規模了,而且聽說以後會被劃到被廢除的府軍前衛去.

朱高熾的臉頰顫動了一下,搖頭道:"京中將領聽聞此事,俱都稱病在家."

"這都是些騎牆的家伙啊!"

方醒覺得這事真是有些蹊蹺,就問道:"薛祿是真病還是假病?"

"真病,他不敢在這事上作假."

這一點朱高熾還是敢保證的,要是薛祿敢裝病,朱高熾發誓會在此後的歲月中讓他知道什麼是臣子之道.

朱高熾雙手按住了案幾,帶著期盼的道:"方先生,你是瞻基的老師,我想你以這個身份去一趟幼軍營地,把這事給平息了,可好?"

"不對!怪不得他們都裝病,這事的程序不對!"

方醒目光炯炯的看著朱高熾:"殿下,您為何不叫五軍都督府去處理呢?"

朱高熾無奈的道:"此事一旦報于都督府,必然會上達父皇,所以我……"

臥槽!

方醒覺得冷汗都打濕了後背,他後怕的道:"殿下,此事我怕是有人故意為之."

朱高熾很聰明,只是關心則亂,他一拍大腿,臉上閃過些許忍痛:"對啊!我本是想請你去壓下此事,可就算是壓下去了,被父皇知道之後,嘖!"

關鍵是此事的彙報程序不對,本來應該是先報給五軍都督府或是兵部的,可誰想會到了太子這里.

有內奸啊!

而且還是那個報信的人.

方醒憐憫的看了朱高熾一眼,這太子當得真是和走鋼絲差不多了.

真可憐!

朱高熾當然也想到了這點,所以他不急了,只是叫人把事情轉了出去,然後就笑吟吟的問方醒小郡主的情況.

方醒當然不會再插手此事,不然絕對會被人挖坑給埋了,所以他也是笑著說起了小郡主的趣事.

"哦!婉婉午膳居然吃了那麼多?"

給婉婉斷奶是事先說好的,所以朱高熾有些擔心女兒會不會不適應,可沒想到居然還胃口大開了.

方醒笑道:"別說是五歲,過周歲了之後就該慢慢的斷奶了,不然奶水無法提供充足的養分,孩子的身體也不會壯實."

"是這個理."

兩人閑扯了一會兒後,方醒才帶著半車的賞賜回家.

回到家,才知道自己已經和婉婉的車隊錯過了,方醒懶洋洋的交代道:"把東西都收了吧."

張淑慧和小白帶著丫鬟整理著賞賜,然後也懶得弄,造冊之後,直接就把東西放到了專門的一間屋子里.

"這皇家的賞賜太多了也讓人頭痛啊!"

張淑慧覺得最近自家得賞賜的次數幾乎都可以和英國公府相媲美了.

所謂的審美疲勞就是這樣,關鍵是這些東西值錢的不能賣,也就是個炫耀而已.

"還不如賞賜點吃的和銀子實在."

小白也是無比贊同張淑慧的看法.

方醒正在給馬蘇批改作業,聞言就笑道:"可前幾天是誰還差點焚香供奉來著?"

張淑慧的臉紅了紅,辯駁道:"妾身以前在娘家見過許多皇家賞賜,可這不是自己家的嗎!"

自家得到的榮譽肯定是不一樣的好不好.

方醒把一處都沒錯的作業遞給馬蘇,然後看著容光煥發的妻子,心中也是湧起了一陣自豪.

男人在外面再辛苦,求的不就是能讓父母妻兒為之驕傲嗎!

馬蘇還得去給家丁們上課,所以趕緊走了.

家丁們是方醒有意培養的種子,所以現在已經開始教他們全部課程了.

而方醒自己也陷入到了編書的過程中.

"少爺,隔壁家的又出幺蛾子了!"

"隔壁家的?"

方醒把簽字筆放下,然後把本子鎖進了櫃子里,這才出去.

"少爺,李家的人挖了咱們的水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