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尋找郡主之一籌莫展
朱高熾和太子妃都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方醒.

在宮中,最忌諱的就是求情,求錯了的話,那後果幾乎和同案犯一個樣.

可方醒就這麼大大咧咧的求了,而且好像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收獲了在下面跪著的那些人的感激之情.

好吧,這位根本就不在乎.

朱高熾苦笑著揮揮手,"把他們都看起來,有舉報的及時報來,重賞!"

下面頓時就響起了出氣的聲音,大多數人都是短暫的抬頭,感激的看了方醒一眼.

等人都被押走了之後,朱高熾歎道:"婉婉已經不見一個多時辰了,可本宮卻什麼都不敢做,真真是枉為人父啊!"

太子妃橫了朱高熾一眼,覺得這個丈夫有些不著調,關鍵時刻還有心情歎氣.她豎起柳眉道:"方先生,你也不是外人,那我就直說了吧."

方醒想說:我就是外人啊!你千萬別跟我不客氣,大家還是保持點距離最好.

"方先生,我夫妻宮中的人他們都認識,而這事又不能大張旗鼓的去辦,所以……還請你從中協助一二,我夫妻感激不盡."

這個太子妃不得了啊!

居然用普通人的語氣來請求方醒,這讓他只得拱手道:"我盡力而為."

"嗚嗚嗚!"

就在方醒拱手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陣嗚咽.

"殿下,我們抓到了!"

幾個太子麾下的軍士擒住兩個太監打扮的男子沖了進來.一進來就揪起這兩人的頭.

"殿下,這就是禦馬監的邵平."

"這是府軍右衛的總旗左鋒勤."

兩個男子被抓住了頭發,齜牙咧嘴的斜睨著這邊.

"殿下,今天有人看到這二人在西安門處滯留,等我們去的時候,正好碰到他們出逃,于是就抓了來."

抓到這兩人的軍士們都暗暗隱藏著喜色,婉婉郡主失蹤對于太子夫妻來說是件慘事,可對于他們來說,那還不如升官半級來的實在.

這就是人心!

朱高熾的胖臉顫抖著,低喝道:"你二人還有何話可說?"

被強壓著跪在地上的兩人都掙紮著,其中的邵平嘶喊道:"死則死耳,我何懼之有!"

臥槽!還是個烈士啊!

方醒看到朱高熾的手一動,馬上就有人把這個邵平的嘴堵住,然後綁在長凳上,蘸水的皮鞭立即抽打上去.

"啪!"

"嗚嗚嗚!"

朱高熾盯住了左鋒勤,"你呢?也想和他一起嗎?"

"啪!啪!"

"嗚嗚嗚!"

蘸水的鞭子打人真的疼,那邵平在板凳上就像只蛆蟲般的扭動著,想躲開皮鞭.可哪里躲得過去啊!

"說!不然本宮誅你九族!"

朱高熾喝道,看來那個婉婉郡主真是他的心頭肉,這不一著急,連犯忌諱的誅九族都說出來了.

那左鋒勤渾身打顫,"殿下,和我不相干啊!我只是幫邵平走了一輛手推車而已,真的不關我的事啊!"

朱高熾捂住額頭,低聲道:"真是丑態畢露啊!"

"還不趕緊把你們的丑事交代清楚!"

左鋒勤看來頗為怕死,所以馬上就把事情的始末交代得干乾淨淨的.

其實這人也不是犯了什麼大罪,只是按照目前宮中的陋習,在那些肯出錢,有背景的太監們相求時,開一個方便之門而已.

"平時他們都是拉些宮中換下來的衣服,所以我也沒注意,就讓邵平送出去了."

宮中的衣服當然是多不勝數,而且有了新衣服後,那些舊衣服怎麼處理都是由具體部門的人說了算.

能把那些好料子做的衣服送出去,重新染色,再改動一下樣式,就可以拿出去賣了.

方醒覺得這些人真是有做商人的潛質,記得前世的那些黑心商人,從外國以廢料的價格把那些舊衣服弄進來,洗一下之後,就直接賣出去.

"誰接的車?"

方醒問了一句.

左鋒勤楞了一下後,回憶著說道:"我好像記得是……對了,是一個穿著灰色衣服的男子."

方醒起身,追問道:"那人年紀多大?身高體型多少?面部有什麼特征?"

一連串的問題問懵了左鋒勤,良久他才一一道來.

"看不清,個子好像就比我矮了半個頭,年紀…他沒抬頭,所以我什麼都沒看見."

真是扯淡啊!

方醒把頭一偏,接下來的事他不管了.

這種人連本職工作都做不好,還特麼的敢去里通宮內,真是不知死活啊!

"帶走!"

朱高熾果然是厭惡揮揮手,只是卻沒殺人.

"看好他,等父皇回來後一並處理."

聽到要等到朱棣回來處理自己,左鋒勤都快瘋了.

"殿下,我真不是…嗚嗚嗚!"

左鋒勤被堵住嘴拉走了,空曠的地方就只剩下了邵平被鞭打的聲音.

"問著他."

朱高熾看到邵平的脊背都被打爛了,就說道.

行刑的人拉開堵嘴的布,邵平大口的喘息著,然後漸漸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沙啞的狂笑聲中,宮內走出兩個男孩子,身後跟著一串太監和宮女在緊追不舍.

"瞻墉,瞻墡,誰讓你們出來的?"

朱高熾皺眉問道.

這兩個孩子就是朱瞻基一母同胞的弟弟,還有一個就是婉婉郡主,只是卻失蹤了.

"父親,婉婉呢?"

朱瞻墉眼睛紅紅的問道.

朱高熾給了太子妃一個眼色,然後太子妃就上去勸道:"婉婉是去找好玩的去了,晚點回來我叫你們."

方醒在看著這兩個孩子,和他們身後的人,然後對朱高熾說道:"殿下,我想把家里的那條狗取來."

"狗?方先生請便."

朱高熾失望的揮揮手,以為方醒只是想逃避漩渦.

方醒也不多解釋,急匆匆和賈全出去.

一路飛奔著到了方家莊,張淑慧看到後還以為是完事了,就趕緊叫人去燒水,准備給方醒洗澡.

方醒擺擺手,"別管我,我馬上還得走."

一頭紮進了書房里,很快方醒又出來了,手里多了個包.

"鈴鐺!"

鈴鐺正在享用著半片野兔,聽到喊聲後就從狗窩里沖了出來,搖著尾巴撲向了方醒.

方醒抱起鈴鐺,對張淑慧說道:"我先走了,你看好家啊!"

等方醒走了之後,張淑慧才皺眉說道:"夫君這是去干嘛?還帶上了鈴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