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錦衣衛指揮使…紀綱
等待是郁悶的,可大家還不能亂走,所以在和柳溥說了些數學題後,兩人就到花園里轉了轉.

花園里每隔一段就有丫鬟在站著,看到來人就會微微抬頭,等待召喚.

有點豪門的意思啊!

花園里轉了轉,最後方醒找了個地方高的亭子,兩人坐下來看風景.

"德華兄,要是英國公在的話,今兒搞不好連太子妃都會出面."

柳溥豔羨的說道.

方醒看著遠遠走來的幾個人,隨口道:"英國公要是來了,估摸著今天的規模還會小一點."

"為什麼?"

柳溥不解的問道,可方醒卻已經在凝神看著越走越近的那幾人,沒工夫回答他.

隨著來人的走近,方醒看到了張輗和張軏,兩人正滿臉堆笑的陪著一個男子走進來.

柳溥順著方醒的視線看去,當看到那個錦袍男子後,他的臉色一變,低聲道:"德華兄,那人就是…紀綱!"

紀綱?

方醒看著那個身材勻稱,長相英俊的男子,不敢相信他就是那個凶名赫赫的錦衣衛指揮使.

也許是感受到了這道好奇的目光,紀綱在走動中抬頭,眼睛眯著,盯住了方醒.

毒蛇!

方醒在被紀綱眯眼盯住的瞬間,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條毒蛇給盯住了.

"那是誰?"

紀綱隨口問道.

張輗看了一眼,輕飄飄的說道:"那是我家庶妹的夫婿,方醒."

張家兄弟不在意方醒這個人,可紀綱卻突然轉向了,讓他們一時間措手不及,趕緊跟了上去.

"德華兄,他來了!"

看到紀綱朝亭子走來,柳溥的聲音都有些變了.

方醒不知道紀綱的意思,他隨手按住了腰間,靜靜的等待著.

走進亭子,紀綱打量著方醒,然後才笑道:"可是北平府的方醒?"

方醒拱手道:"正是學生."

紀綱左右看了一眼,視線內的人都垂首避開他的目光.

"聽說皇太孫殿下在你那學習雜學?"

紀綱的消息靈通在方醒的預料之內,所以他從容的道:"不過是些不入方家法眼的東西,不敢勞動指揮使的關注."

好大的膽子!

邊上的人面對著紀綱,都是小腿發軟,可看到方醒從容平淡的在和紀綱交談,頓時心中就湧出一句話.

這娃真是不知死活啊!

可紀綱卻沒有被冒犯的感覺,他審視著方醒,半餉才說道:"那你可不能蠱惑國本,不然的話……"

國本是指朱瞻基,而蠱惑,這個詞方醒不能接,所以他淡淡的道:"蠱惑國本?那不是我這個小小的舉人能干的事,指揮使大人多慮了."

這貨居然敢頂撞紀綱?

張輗和張軏都惱怒的看著方醒,要不是紀綱在的話,怕是馬上就會大聲斥責.

方醒的右手還是放在腰間,態度沉穩.

紀綱看著方醒,突然就笑了起來.他指著方醒笑道:"不錯的年輕人,和我當年相投陛下時一樣的朝氣勃勃."

紀綱早年是個秀才,可這功名居然被廢除了.結果這厮聽到當時還是燕王的朱棣造反,就在一片抵抗聲中去投靠了朱棣,意外的被重用.

"好好干."

紀綱丟下這句話就走了,讓在心中為方醒默哀的一眾人都有些……失望.

張輗在轉身時恨恨的瞪了方醒一眼,然後才匆匆的跟了上去.

紀綱今日必然是來賀壽的,那麼……

難道他不怕朱棣說他是在結交重臣?

方醒在想紀綱和太子的關系,隨即就嗤然一笑.

這還有什麼想的,太子一旦登基,那麼作為先帝的錦衣衛指揮使必然是要被清算的,這是有明一朝最大的斗爭特色,只有極少數人才能逃脫.

那麼紀綱肯定不會把寶壓在太子的身上,剩下的嘛,除了漢王和趙王,再無第三人.

一直等紀綱的背影都看不到了,周圍才是一陣籲氣聲,可見這位指揮使的凶名之盛.

柳溥有些後怕的說道:"德華兄,剛才我真怕紀綱會對你生出殺心來.不過您也不用多慮,家父頗得陛下的信愛,真要是發生沖突了,我請家父去陛下那里求情."

安遠伯柳升確實是朱棣的愛將,不但是掌控著神機營拱衛京師,而且目前還在北平府監造紫禁城.

方醒的心中一暖,笑道:"我一介平民,紀綱瘋了才會盯上我."

紀綱去了內院,把滿堂的貴婦都嚇得不輕.遞上壽禮,說了幾句吉祥話後,這人就走了.

出了英國公府,紀綱眯眼說道:"那個方醒聽說對皇太孫的影響頗大,你去查一下,看看他的家底如何."

"是."

身後的錦衣衛指揮莊敬馬上就躬身應命,嘴角不禁翹了起來.

錦衣衛斂財的招數現在是越來越直接了,聽到哪家有錢沒背景的,直接大晚上的上門去,隨口編造一個罪名,不給錢你就等死吧.

而且還是死全家!

不過方醒這里肯定是不能用這招,不然皇太孫要是發飆了,朱棣說不得也會推出幾個替罪羊給他消氣.

所以莊敬想了一下,就交代了幾個手下去辦事.

壽宴很是豐盛,不過柳溥被安排在了其它地方,所以沒人搭理方醒.

趁著大家都不搭理自己的機會,方醒趕緊品嘗著這個時代最為美味的食物,可結果有些失望.

張家的口味是北方人習慣的那種,不如南方這邊的精巧.

吃完壽宴,大家伙就散了.

方醒在門口接到了張淑慧,上車就被埋怨了.

"夫君,您怎麼不說清那個瓶子的尊貴啊!害的我差點就……"

方醒不在意的說道:"這不是想著給你一個驚喜嗎,感覺怎麼樣?"

張淑慧嬌嗔道:"喜倒是有了,可驚嚇也不少."

方醒笑道:"那晚上犒勞一下為夫?"

"……"

回到家,小白都已經吃好晚飯了,正一臉滿足的和鈴鐺在炕上玩耍.看到方醒和張淑慧回來後,她馬上就裝出了委屈的表情.

張淑慧先去洗澡,方醒也想跟著去,可卻被小白拉住了.

"少爺,一個人吃飯沒胃口."

方醒的心在躁動,聞言就從懷里拿出一個油紙包,遞過去:"好東西都在里面."

小白一愣神的功夫,方醒就消失了,她噘著嘴,打開了油紙包,才發現居然是炒板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