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你爹的節操呢?
老丈母的生辰,哪怕她只是張淑慧的嫡母,可聽說了張淑慧小時候就養在老夫人的身邊後,方醒覺得自己的禮物有些簡薄了.

借著朱瞻基來上課的機會,方醒就問了皇家會給張老夫人送什麼賀禮.

朱瞻基托著下巴,想了想:"德華兄,要不你還是寫一幅字吧.嘖!不行."

想起皇家已經准備好了的禮物,朱瞻基就建議方醒還是走文人路線比較好.可再想到方醒的那一手字,朱瞻基也是頭疼不已.

方醒干咳一聲,憋屈道:"那啥,我不准備送字."

于是朱瞻基就把皇家要送的東西大致說了一遍,其中後宮送的最值錢和漂亮,而皇帝送的是一幅字.

還有太子和太子妃也得要送,不過他們要低調些,不然就有搶班奪權的嫌疑.

"我自己准備畫一幅龜壽延年圖,不過人就不去了."

朱瞻基的畫不錯,方醒已經打定了主意,等晚點,一定要讓朱瞻基每年給自己畫一幅畫,留給子孫們當壓箱底的傳家寶.

朱瞻基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方醒盯上了,眉飛色舞的說著自己畫畫的心得.

兩人正說著,辛老七一臉煞氣的走進來.

"少爺,那個李茂又來了,就在咱們的莊子外面晃悠,好像是在等什麼人."

"臥槽!這小子真是膽兒夠肥啊!上次的事還沒找他算賬,居然就敢來堵門了!走!"

方醒氣得真想撕了那厮.要不是倉庫只能帶東西出來,不能帶活物和大量的東西進去,他肯定會把李茂弄進去,在里面用十八般酷刑招呼他.

朱瞻基苦笑道:"德華兄,那個李茂可是得罪了你?"

在辛老七說到李茂的時候,方醒注意到朱瞻基的表情有些古怪,所以才用堵門這個說法.

方醒故作義憤填膺的道:"上次那厮在我莊上勾引小媳婦,還想把人給拐走,幸虧他跑得快,不然我打斷他的三條腿!"

三條腿?

這個疑問在朱瞻基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他有些尷尬的道:"德華兄,這個李茂的父親,最近……和家父有些…那個."

方醒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指著朱瞻基,不敢相信的問道:"他老爹居然勾搭到了你爹?"

這節操呢?

堂堂大明的太子,居然被一個順天府的知事給勾搭上了!

朱瞻基很尷尬,覺得自己的父親確實是有些饑不擇食.

不過大家都知道,太子的地位近些年有些搖晃,所以導致了他的手中錢財匱乏.

而李茂的爹娶了個有錢的老婆,也就是李茂他*媽,陪嫁豐厚的讓人眼紅.

上次李茂被方家莊的那個小媳婦給坑了一把,回家後就寫了封信回北平,很快,李知事的指示就到了.

"你爹怎麼會……哎!"

方醒也知道太子缺錢,不過你缺錢不是正好讓人看到自己的坦蕩嗎.

"你想想,如果大家都看到了漢王和趙王比太子還有錢,有實力,輿論會如何?"

方醒在有意誘導,可最後一想,朱瞻基這個兒子怕是也不能干涉自己太子老爹的事吧.

朱瞻基只得勸道:"德華兄請放心,這個李茂的幸進心太強,我和家父都對此有所防備."

泥煤!人家把錢給你爹花了,可最後還落了個利欲熏心的結論,這真真是讓人……

大快人心啊!

不過李知事以後的仕途大概會順暢許多,對此方醒也只能自我安慰道:老子的學生中間有太孫,有小侯爺,你娃算個屁啊!

李茂終于在方家莊外面見到了朱瞻基,可他見到的卻是一個威嚴不可侵犯的皇太孫.

"把心思多用在學業上,莫要學輕浮浪蕩子."

丟下這句話,朱瞻基在賈全等人的護衛下揚長而去,留下了個面色慘白的李茂.

"為何說我是輕浮浪蕩?"

李茂的目光轉向了方家莊,想起了上次自己被那個小媳婦給'汙蔑’為拐子的事跡.

"方德華!我和你不共戴天!"

這年頭,斷人前程就等同于殺人父母.李茂的心思就在官場上.當然,為此他得先過了科舉這道關.

"我已經中了舉人,等下一次會試我可以留在應天府,哦不,我應該回順天府去."

這時候的科舉,南方和北方的差距幾乎讓人絕望,所以洪武年時,北方的士子就為此鬧過一次.

老朱知道閱卷官沒問題,最後的名次也沒問題.

可問題在哪呢?

問題在于北方人需要安撫.

最後老朱就學了曹操,借了幾顆人頭,這才把人心給安撫下去.

所以到了現在,南北榜幾乎是公開的科舉分配方式.

回到順天府,以順天府的學籍來金陵參加會試,這才是加分的王道啊!

這就和後世的各種加分政策一樣,不過明朝更徹底,干脆就把北方和南方的考卷分開,各自按照名額錄取.

還不知道有人要和自己不共戴天的方醒,此時正在沐浴.

去給老丈母祝壽,沐浴是必須的.

只是熏香方醒不干.

"不許給我的衣服熏香啊!"

方醒固執的認為,女人熏香是香噴噴的,而男人熏香很惡心.

張淑慧穿著一身輕紗走過來,埋怨道:"夫君,別人都熏得,您為何不願意呢!又沒人敢說您是女人."

方醒摸著依然還沒長出胡子的下巴,辯駁道:"那男人都有胡子,你們女人要不要也來一點呢?"

說著方醒就看到了張淑慧彎腰下去,一層薄紗怎麼能阻擋他那可以當飛行員的眼睛呢?所以……

"夫君,時間不多了,我…嗚嗚……"

一陣折騰後,方醒喘息著說道:"這就是女人熏香的結果,男人喜歡啊!"

張淑慧渾身酥軟,咬著紅唇,最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眉眼彎彎的,看得方醒食指大動,差點就想二度梅花了.

"夫君,您趕緊穿衣服出去吧,小白肯定在委屈了."

恬不知恥的家伙穿的人模狗樣的,然後去了外面,就看到有些噘嘴的小白.

今天小白是不能去的,所以方醒拉著她到了僻靜處,在小白以為他終于要對自己上手的時候,幾袋子零食就送到了她的手中.

"好好看家,廚房我已經吩咐過了,今晚有你喜歡吃的扇貝粉絲,還有牛排."

在家丁們的護衛下,方醒今天沒騎馬,而是和張淑慧一起坐上了馬車,去了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