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想哭的柳溥
一節課結束,方醒收起教材,布置了作業.其中一道數學應用題需要混合運算,柳溥就有些懵逼了.

我沒學過啊!

方醒看到柳溥有些不知所措,就歉然道:"那個……你是姓劉吧.這道題你可以去請教一下他們兩個.哦,還有,以後你每天都要自習一下數學功課,不懂的同樣是問他們兩個."

有兩個聰明的學生,方醒覺得自己的教學工作真是太舒坦了.

有事弟子服其勞嘛!

敢不同意?戒尺正是為你等而設!

正當方醒意氣風的時候,柳溥滿臉便秘表情,在朱瞻基和馬蘇的垂頭忍笑下說道:"德華兄,小弟姓柳,我是柳溥啊!"

柳溥此刻已經在深深的懷疑自己的選擇了,連學生姓名都記不住的老師,這靠譜嗎?

如果說學生多了還情有可原,可這里才三個學生好不好!

方醒的笑容僵硬在哪里,然後打了個哈哈:"那個小…柳,今天的天氣有些陰,我這腦子有些混亂,記錯了,記錯了."

為了增加自己的說服力,方醒慨然道:"今天是小柳來的第一天,中午一起吃飯."

方醒說完趕緊就走,再不走真是丟人丟大了.

在門口的時候,方醒的身形一窒,然後腳步有些亂.

等方醒走後,朱瞻基當先走到外面,仰頭看著天空中那明晃晃的太陽,回頭就看到了目瞪口呆的柳溥.

這天氣豔陽高照的,陰在哪啊?

回到後院的方醒,不等小白抱著奶狗過來,閃身就進了後花園.

咖啡還在溫溫的,方醒找到了裝刀具的集裝箱,翻找一下後,有些舍不得的拿出了幾把狗腿刀.

學生送拜師禮,那麼老師也得回禮.

得到吩咐的花娘習慣性的從辛老七的手中接過了一大堆食材,然後興致勃勃的開始了烹飪.

"少爺怎麼說來著?"

花娘一邊切生魚片,一邊回憶著方醒前幾天說過的一段話,可想了半天,才憋出來一句:"得天下美食而燒之,這才是美事啊!"

切菜的春生忍著笑,差點把自己的手指頭給剁掉了.

後院里,柳溥見過了張淑慧,等他去了前廳後,張淑慧有些困惑的問小白:"小白,我怎麼覺得這個柳溥一直是在想哭呢?"

小白抱著鈴鐺在炕上坐下,皺著小眉頭沉思了半餉,才肯定的說道:"嗯,我覺得他好像是在幽怨."

張淑慧打了個寒顫,"那麼高的個子,怎麼會和女人似的幽怨,別瞎說!"

柳溥確實是有些幽怨,不過當看到一桌子的好菜,特別是那一瓶打開後醇香四溢的酒後,什麼幽怨都沒了,剩下的只有饞涎欲滴.

"好酒!"

柳溥一口就干了杯中酒,然後看著被方醒護在手邊的酒瓶,就有些忍不住了.

"吃菜,吃菜."

方醒熱情的夾了一只梭子蟹進了柳溥的碗中,說道:"大中午的要少喝酒,不然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那還怎麼做事?"

正義凜然的方醒讓柳溥有些認不出來了,他感激的道:"多謝德華兄教導,小弟以前中午喝多了,下午確實是做不了事."

好嘛,這話一說,連朱瞻基都不能多喝了.

柳溥有個侯爺爹,在飲食上當然是很廣博,可今天這頓飯卻吃的他大呼罕見.

"這是鱷魚肉,紅燒最為美味."

"這就是土龍肉?"

柳溥大驚,不過看到其他三人都吃的津津有味的,他也只得硬著頭皮上.

"不錯啊!"

吃完飯,方醒等丫鬟上茶後,一臉肉痛的拿出了三把刀.

"來來來,你們一人一把."

男人不管大小,就沒有不愛刀的,造型怪異的狗腿刀馬上就吸引了朱瞻基三人的注意力.

刀身烏,而且不長,只有刃口寒光閃閃.

朱瞻基脫口而出道:"這刀砍柴怕是毫不費力吧!"

方醒伸手准備把他那把刀搶過來,朱瞻基急忙縮手,然後笑道:"德華兄,而已,我看這刀倒是很實用,隨身帶著,搏殺都沒問題."

看到朱瞻基把刀收起來,柳溥才謝過了方醒,然後到門外面揮舞了幾下,回來就興奮的誇道:"是把好刀!揮舞的時候感覺很好控制."

這刀比匕長,攻擊半徑更是不差.在野外的話,不但是可以砍柴,必要時砍人頭也絕不含糊.

馬蘇看到柳溥一臉喜色的把玩著刀,心中有些猶豫,擔心回家會被母親數落.

到了家,馬蘇看到母親正在做針線,就走過去,把刀拿出來,低聲道:"母親,今日老師送了我這把刀."

劉氏把針在頭上插插,眨眨有些澀的眼睛,溫言道:"可是你一人得了?"

"不,老師今天又收了一個學生,是武安侯的長子,所以一人送了一把刀."

劉氏仔細看著馬蘇的表情,才緩了口氣道:"蘇兒不必多慮,你老師學究天人,他這麼做必然是有道理的."

馬蘇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知道,這刀保住了.

劉氏沉吟了一下問道:"那武安侯的兒子與你可和睦?"

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和侯爺的兒子在一起讀書,劉氏的心中就有些緊張,生怕兒子的倔脾氣又犯了得罪人.

馬蘇笑道:"柳溥人很爽直,今日還送了我一只木雕的小猴."

柳溥雖然性格豪爽,可他母親卻是個套路嫻熟的貴婦人.得知兒子要跟皇太孫一起讀書後,在准備禮物的同時,就已經派人去調查了方醒的另一個弟子馬蘇的情況,所以才會把禮物准備的那麼完備.

不過柳溥的母親本是給馬蘇這位師兄准備了一套文房四寶,可卻被柳溥嫌棄了.最後他從自己的多寶閣上找來這只前幾年把玩的小木猴當做禮物,果然得到了馬蘇的喜歡.

劉氏一聽就放心了,笑道:"你老師那里我就不多謝了,只是你的學業還是要抓緊,等時機到了就下場一試."

馬蘇應道:"母親放心,老師已經有了計劃,他說我目前年紀太小,就算是考中了,在宦途上也是多有坎坷,所以還不如趁現在多積累些閱曆."

"是這個理,有你老師看著你,娘也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