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袞州府來人
當最後一名馬匪被辛老七一刀砍下腦袋後,這場追擊戰就結束了.

戰場上,硝煙漸漸散去,家丁們回首看著方醒,猛的大喊起來.

"我們贏了!"

"萬勝!"

"方家莊萬歲!"

賈全跟著喊了幾聲,然後覺得有些大逆不道,就對跟來的兩個手下苦笑道:"這些鄉野村夫,咱們權當沒聽見吧!"

兩名手下此時哪會在意這些啊!他們在後悔,後悔自己沒有趕上這場戰斗.

腸子都悔青了!

等消息傳回京城,皇太孫殿下肯定是震怒加驚喜,然後在這次戰斗中立功的人都會被記在他的心中,等著在以後的日子里一一去獎賞.

可這個機會居然沒有我們,尼瑪!我們為什麼守車陣啊!

馬蹄聲中,追擊的家丁們都回來了,可都是在步行,每人的手中都牽著幾匹馬.

方醒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今兒算是發財了,晚上全體都有,燒烤!"

"少爺英明!"

整齊的吶喊聲讓賈全一怔,心中翻出了一個念頭,可隨即就搖頭失笑.

這只是一個莊子的人口,要知道大明可是有億兆民生,我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吧!

趕來的莊戶們撿起兵器,結隊試探著敵人的死活.

"這里有個活的!"

一聲尖叫後,莊戶們都湧了過來.

在這股人潮下,裝死的馬匪被嚇得哭了起來.

"我投降,我投降!"

方醒嘴角含笑的看著這一幕,直到被兩具溫熱的身體撲住.

"夫君!"

"少爺!"

"你受傷了!"

軟玉溫香滿懷,可接著就是兩聲整齊的驚叫.

方醒推開妻妾,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也是臉色大變.

鮮血幾乎已經把方醒的上身都染紅了,他當即解去外衣,然後笑道:"都是馬匪的血,我好得很."

張淑慧和小白都紅著眼,把方醒迎到了營地里,幾乎把他脫成了精赤,然後用毛巾和熱水給他擦身.

方醒有些窘迫的接受了妻妾的好意,清洗乾淨後,他擁抱了兩人一下,然後就拋下私情,走出了帳篷.

"少爺."

辛老七就等在不遠處,看到方醒出來後,他大步走來,抱拳道:"少爺,此戰殺敵五十七,以後如何,還請少爺賜下."

方醒重重的呼吸著,覺得從未這麼迷茫和清醒並存過.

"馬匪就交給賈全處理,至于死馬,全都凍起來,到下一個城鎮賣掉."

馬肉敗血,燥熱,所以不適宜食用.可在這個缺肉的時代,多的是人願意吃.

至于把馬匪交給賈全處理,這是因為他們有錦衣衛的身份.

而且方醒也不願意沾上麻煩!

一個地方發生這種惡性案件,當地官員肯定會發飆的,急切之下也許會為了官位干出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來.

莊戶們一起出手,很快就把尸體收集好了,死馬也被切成塊狀,在這種氣候下很快就成了冰塊.

至于完好無損的幾十匹馬,方醒不顧家丁們的口水,讓人從中挑出了最好的十匹馬,剩下的都准備賣掉.

"搬家費有了,而且還剩下不少!"

一匹馬朝著袞州府而去,賈全對方醒說道:"方公子,此事袞州府不敢遮掩,而且我還囑咐了手下,讓了十顆人頭出去,保證讓他們的奏章能在開筆前趕到京城."

過年了,大明的年假很長,衙門都封筆了.除非是出了大事,不然這個假期就該是祥和的.

方醒忍住惡心,對著一臉期待的莊戶們說道:"大家都辛苦了,篝火燒起來,全羊馬上就到!"

"今晚有全羊?不會是假的吧?"

"就是,車上的東西咱們都是門清,我記得肉食就那麼多,哪來的全羊啊?"

方醒招手讓花娘過來,指著自己裝雜物的馬車說道:"帶人去拿羊肉."

花娘一愣一愣的,心想那車可是裝了不少書,哪里會有什麼羊肉啊!

可當揭開門簾後,那堆積在一起的,剝得干乾淨淨的全羊就映入了眼簾.

十只全羊,每只都是二十多斤,花娘覺得今晚吃不完,不過天氣寒冷,明天還能吃一天.

所以最後到了篝火上的羊肉都是半片,剩下的五只全羊被花娘給留下了.

"少爺,我們的雞快烤好啦!"

昨晚方醒一家吃的就是烤羊肉,所以今晚就換了烤雞.

小白興高采烈的在翻動著烤雞,張淑慧在清洗酒杯.

以前在張家,只要是勝利歸來,張玉就會召集家人,然後酒肉豐盛的慶祝一番.

"夫君,我盼你以後平平安安的,我不要什麼封爵,只要和你厮守在一起."

張淑慧洗乾淨酒杯後,默默的禱告著.

"嘔!"

方醒正在營地的角落里嘔吐著,那些血腥此刻都在記憶里翻滾出來,讓他跪在地上嘔吐不止.

"呼呼呼!"

方醒聽到了小白的嬌呼,他跪在地上笑著,眸子清冷.漸漸的,暖色又重新回到了眼中.

袞州府的人來的很快,方醒還在艱難的吃著烤雞的時候,一隊人馬就靠近了宿營地.

夏春秋覺得自己真是倒黴催的,堂堂的袞州府同知,居然大晚上的都不得清閑.

"方公子."

方醒看著手里的雞腿,覺得胸腹有些翻湧,趁著這個機會,他把雞腿遞給了小白,起身拱手道:"夏大人."

夏春秋聞著空氣中的烤肉味,再看看跟著自己來的民夫們在把馬匪的尸骸搬上牛車,咽喉就上下湧動了幾次.

兩人相對無言了半餉,夏春秋才強笑道:"方公子既然無恙,那本官就放心了."

方醒也很無語,心想你不會是和知府有矛盾吧?不然這種事情哪會輪到同知出馬啊!

"勞煩夏大人了."

方醒知道袞州府上下此時最怕的就是被追責,所以他指著篝火說道:"夏大人,一起來一點?"

夏春秋干嘔了一聲,擺手道:"多……多謝方公子的好意,既然無事,那本官就回去複命了."

這時看守牲口的那邊傳來了爭吵的聲音,方醒一愣,然後就看到辛老七一臉不忿的走過來.

"少爺,他們想帶走我們繳獲的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