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一排…齊射!
交代好管事們約束車隊後,方醒留下了賈全的兩名手下,然後和家丁們一起迎了上去.81『中Δ『文『網

斥候家丁已經回來了,他急促的說道:"少爺,前方就是空曠地帶,而且沒有人居,我已經看到了至少有三十多個馬匪出現."

方醒看著家丁手里的望遠鏡,就笑道:"那些馬匪大概還以為我們沒現,這樣更好,准備吧."

隨著方醒的命令,賈全驚訝的看到家丁們都開始檢查自己的武器.特別是火槍,每人都仔細的檢查了幾遍.

"馬上讓車隊組成圓陣,用車廂來阻擋敵人."

方醒的話才完,一個家丁馬上就打馬去了後面的車隊.

"老七."

辛老七沉聲道:"少爺,我在呢!"

憨厚的面孔下是一顆躁動的心,辛老七覺得自己的血液已經快要沸騰了.

方醒沉聲道:"下面將由你帶隊,准備下馬列陣!"

"是,少爺!"

方醒的聲音漸漸的高昂起來.

"其他人!"

九名家丁整齊的下馬,列隊.

"少爺!"

聲音同樣很整齊,連賈全都不由自主的跟著喊了一聲,他覺得自己的身體也在熱.

方醒微微一笑,"准備作戰吧!"

"馬蘇!"

馬蘇在趕緊應道:"老師."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鼓勵道:"你去後面,幫管家組織人手,看好車隊."

馬蘇的臉上立刻就浮起了一片紅暈,他激動的說道:"老師請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師母,若是出錯,我,我……"

方醒好笑的看到馬蘇漲紅著臉,就笑道:"你什麼你,趕緊去!"

馬蘇狂奔而去,一到車隊就被張淑慧揪住了.

"師母,師母."

少年人得到了大人的認可,這個時候的馬蘇心情激蕩,他苦著臉說道:"師母,老師讓我看好車隊呢!"

張淑慧凝神道:"那你自己小心."這才放開他.

隨著馬蘇的到來,車隊的男丁都被集合起來,每人都拿起了帶來的農具和菜刀,一時間刀光閃閃,倒也懾人.

而在車隊的前方一百多米處,十名家丁已經坐在了地上,正枕戈待旦.

賈全站在方醒的身邊,喃喃的道:"為什麼不迎上去呢?死個干脆也好啊!"

辛老七哼了一聲,沉聲道:"少爺,我們此時突然不動,敵人肯定會擔心生變,而我們卻可以以逸待勞."

方醒笑了笑,然後從大白馬的脖子上取下自己的火槍,熟練的檢查著.

此時天色將晚,出袞州府的人不會有,可到袞州府的人卻肯定不會斷絕,一旦馬匪們被現,這個事情就鬧大了.

如果只是在沒人現的情況下血洗了方家莊的車隊,那麼幕後人還可以用仇家報仇來搪塞,可要是被人現了馬匪,呵呵!

"他們也怕被人現,我斷定,最多不過五分鍾,馬匪們就得起進攻!"

方醒把彈丸裝進槍口中,捅實.

賈全對分鍾這個概念完全陌生,不過當他看到辛老七在看著手腕上的一塊東西後,就想起了方醒手腕上那塊黑色的玩意兒.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直到遠方傳來了震動的聲音,方醒知道自己還是高估了這幫子馬匪.

"三分鍾不到,看來他們也不過如此!"

方醒這話是在鼓舞士氣,因為他看到有的家丁的身體在輕微抖.

第一次直面馬隊沖擊,說不害怕是假的.可方醒就在這里,誰也不敢言退,不然此後一家人都沒臉再留在方家.

這年頭先是家族,然後就是主仆,這兩種關系牢牢的維系著社會秩序,脫離了這個關系,那真是寸步難行.

震動聲越來越大,不用望遠鏡,方醒就看到了一群黑點在飛快的接近中.

"來了!都准備好!"

辛老七帶隊,家丁們按照早就熟悉的陣列排好.

"那我做什麼?"

賈全這才現沒有自己的用武之地.

方醒指著賈全的馬說道:"等馬匪逃跑的時候,你就跟著一起追擊,多少也有些功勞."

目前的大明最重軍功,不過賈全卻苦笑道:"方公子,不說這功勞上面認不認賬,可今天只要能打退馬匪,我就心滿意足了,不敢奢望軍功."

馬蹄聲陣陣,在距離兩百多米的時候,馬匪們開始加了.

辛老七喊道:"第一排預備!"

第一排的家丁都把槍口抬起來,這時候就能看到訓練的好處了.幾乎沒有人抖.在大棒的摧殘下,所有人都條件反射的忘掉了恐懼,剩下的就只有眼中飛快接近的敵人.

方醒也走進了第三排中,這樣三排都有四個人,火力能提高一點.

辛老七的眉心一直在跳動,手中的槍瞄准了沖在最前面的一個馬匪,當距離拉近到一百二十米左右時,他嘶聲喊道:"第一排……"

馬匪們排成了一個箭頭,領頭的當然是武力值最高的.

看到敵人只有區區的十多個,而且居然不用刀槍,只是舉著個鐵管子在對准自己.

"喲嗬!"

這是馬上就要沖陣的信號,也是敵人弱小的信號.

"喲嗬……"

五十多名馬匪都出了嘶吼,心中想著沖垮了眼前的這隊人後,到後面的車隊洗劫一番.

車隊的圓形陣在這些馬匪的眼里很容易擊破,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驅使幾匹馬去沖擊.

沖啊!沖垮了這里,後面的金銀女子就是大家的囊中之物了!

而賈全已經有些想尿了.

騎兵沖陣的威勢太大,而且根本就不會給你有反應的時間,一個照面就能決出勝負.

我該怎麼辦?

賈全是真的想跑,他相信憑著自己的騎術,還有馬匪的注意力不在自己的身上,逃脫絕對不成問題.

可逃出去之後呢?

還是一個死,而且還得帶累家人一起受罪.

咬著牙,賈全拔出刀,就准備沖上去.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

此刻賈全的心中生出了一股悲壯,可就在他剛催動馬兒的時候,辛老七的脖子膨脹起來了.

"第一排……齊射!"

"嘭嘭嘭嘭!"

幾聲巨響後,硝煙彌漫.

耳邊聽著馬兒嘶吼,敵人慘叫的聲音,方醒被換到了第二排.

"……齊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