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辣椒豐收
小白從外面進來,看到朱瞻基拿著望遠鏡呆呆的看著外面,就偷笑著把21水送到桌子上,然後附在方醒的耳邊說道:"少爺,他是傻了嗎?"

方醒看到朱瞻基在看著外面,就拍了小白的臀瓣一巴掌,在她小臉灼紅的時候,才低聲道:"少胡說,趕緊叫人准備午飯去."

小白覺得身後一陣酥麻,急忙就低頭出去.

"德華兄,此物巧奪天工,也是外洋的嗎?"

朱瞻基終于放下了望遠鏡,心中震撼的問道.

"當然."

方醒把玩著玩具車說道:"歐羅巴人,也就是泰西人,他們已經在工業上邁開了大步,現在只是這些東西,可等到他們把大炮越做越大的時候,等他們把火槍做的准確而便捷的時候,泰順,你告訴我,大明還有未來嗎?"

朱瞻基看著手中的望遠鏡,心中暗自震驚.

方醒也不想進一步刺激他,只是像預言般的說道:"你相信嗎?最多幾百年以後,那時候的人,只需要拿著一個小巧的東西,就能和幾千里外的人通話."

"那是神仙嗎?"

朱瞻基覺得這就是神仙手段,大概是方醒臆想出來的.

方醒也不辯解,只是說道:"千年前,誰敢想到會有望遠鏡?"

送走了心事沉重的朱瞻基,方醒這才發現被這貨把望遠鏡給順走了.

"少爺,辣椒全都紅了."

方家莊的辣椒豐收了,紅彤彤的一片.

馬蘇一邊記錄著產量,一邊咬了一口辣椒,結果

"水,我要水"

"哈哈哈哈!秀才公要喝水,你們誰有奶的奶他一口!"

看到馬蘇中招,那些莊戶們都調侃著.

一個背著孩子摘辣椒的婦人呸了一口說道:"去找母牛去!"

每家每戶都出來了,連孩子都加入到摘收的工作中.

方醒把現場交給方傑倫,自己拿著十多個紅辣椒就去了廚房.

花娘看到方醒的出現被唬了一跳,結果被他趕到了一邊去.

"辣椒炒肉啊!"

當年方醒在工廠里最喜歡的一道菜就是這個,好吃又下飯.

無汙染的紅辣椒只是在水里隨意的清洗了一下,然後切成長片.

油鍋燒起,先下姜蒜爆香,然後滑入過油的肉片,翻炒後放入辣椒,加高湯

幾分鍾後,一道熱氣騰騰的辣椒炒肉就做好了.

就著一個大饅頭,方醒眯眼享受著,很快就是滿頭大汗.

春生看到方醒吃得嗨皮,等他走了之後,就著剩下的那點辣椒也吃上了,然後就是狂喝水.

李茂自從今年考上了舉人後,最近就在莊上攻讀.聽到仆役的報告後,就放下書本,溜達著去看了看.

李家莊有些沉寂,那些莊戶們都沒活干了,只能是到山上去找些野食,以備貓冬.

高大英俊的李茂走到哪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他站在自家和方家莊的邊界處,看著那些農戶們在歡快的采摘辣椒,就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仆役撓頭道:"是叫做辣椒,至于是干嘛的,連方家莊的人都不知道."

李茂狐疑的看著那些紅彤彤的東西,想起上次父親交代自己和太孫套近乎失敗的經曆,心中一動,就趁著一個方家莊的媳婦過來的時機,擺出一副儒雅的姿態問道:"小娘子,敢問那是何物?"

小媳婦被李茂的俊朗給羞紅了臉,可順著折扇的方向看到辣椒後,就斜睨著他說道:"那是我們莊子上的東西,你打聽這些干嘛?"

李茂沒想到自己的皮相居然沒起作用,而小媳婦卻已經是警惕的退後了幾步,手中的捶衣棍高高舉起,隨時都准備逃跑.

這尼瑪比軍營的管理還嚴啊!

可越是這樣,李茂對這個辣椒的興趣就越濃.

一陣馬蹄聲中,朱瞻基回來了.

方醒面色古怪的看著朱瞻基把望遠鏡掛在自己的胸前,怎麼看都不協調.

"德華兄,小弟已經稟告了家父,家父希望德華兄掌控匠作地,最少要把這個望遠鏡給弄出來."

朱瞻基的眼睛有些發腫,這是他一路上都在玩望遠鏡的結果.

方醒一聽就搖頭道:"我去掌管那里不合適,沒有這個名義,下面的人也不會聽我的."

這倒是個問題,原先匠作地的具體負責人李琦好歹還是個正七品,而且人家還是工部的派遣,名正言順啊!

而要那些人聽一個白身的命令,這個難度有些大.

朱瞻基不死心的問道:"有家父作保,難道還不行嗎?"

方醒把手里摘下來的辣椒丟進木盆里,笑道:"難!不過我倒是想試試火槍的制作,就在方家莊."

朱瞻基皺起了眉頭,這可是給他出了一個難題.

按照大明律,私人如果打造兵器的話,那後果就是家破人亡.

在朱芳來到方家莊之後,其實方醒就有了這個打算,只是擔心被人舉報,這才忍到了現在.

朱瞻基用馬鞭輕輕拍打著手心,最後慨然道:"德華兄放心,我馬上去給皇爺爺寫信,提前備案."

說做就做,朱瞻基馬上寫了一封信,然後讓人快馬往京城送去.

如果是朱高熾寫信去,那方醒就可以收拾細軟,全家准備逃亡海外了.可如果是由朱瞻基這位朱棣寵愛的孫子寫信,那他覺得還可以觀望一下.

既然已經寫信了,方醒就叫來了朱芳.

朱芳住在方家莊的這半個月里,當真是吃好喝好,膝蓋上的那點傷早就好了,所以聽到方醒召喚,他有些忐忑的來了.

書房里坐著方醒和朱瞻基,朱芳急忙就准備下跪,可卻被方醒阻攔了.

方醒扶起朱芳,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大明就是跪多了,把大好男兒的血性都跪沒了.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君王,以後在方家莊不許下跪."

朱瞻基有些哭笑不得的聽著這番話,他知道這是方醒在表示不滿.

朱芳拘束的站著,就看到方醒拿出了一張圖紙.

這是一張火槍的圖紙,采用扳機控制火繩,藥室不大.而且能明顯看出來,槍管的後部,也就是裝藥的地方比前面要厚實一截.

"這是為了防備炸膛,而我最關注的就是鑽孔的工序."

方醒解釋道,這張圖紙可是他絞盡腦汁才想出來的,還參考了目前的鳥槍構造.

朱芳有些猶豫的說道:"少爺,只是這個槍管太厚,怕是打造不易."

朱瞻基也覺得有些厚了,同時也會加大火槍的重量.

方醒自信的說道:"最多十五斤,如果讓士兵們經常練習舉槍瞄准,我覺得這個重量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