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沒偷腥啊!
狐媚女孩偷瞟了方醒一眼,漸漸的面露滿意之色.81

方醒現在可不2o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他利用倉庫里的時間便宜,經常在里面鍛煉,什麼都練.如果脫掉衣服的話,那麼就會看到六塊腹肌.

"方少爺,我是城西的六婆,這次是受人委托,專門給您送美人來了."

中年女人笑眯眯的說道.

方醒看到張淑慧一臉的木然,就淡淡的道:"誰讓你們來的?"

六婆一怔,然後又堆笑道:"那人說是您的朋友,還和您是鄰居呢!"

臥槽!

李茂,你特麼的這是給老子上眼藥呢!

看到連小白都忍不住沖自己翻白眼,方醒心中大叫冤枉的同時,也是冷冰冰的說道:"麻煩你跑這一趟了,不過我……"

"不麻煩,不麻煩."

不等方醒說完,六婆就笑道:"方少爺請放心,這錢都是付過了,您就擺桌酒宴,這小星就進門了."

方醒捂頭喝道:"老子沒有納妾的打算,都出去!"

張淑慧的表情變都沒變,在她看來,男人就是這樣的,新鮮的時候會哄著你,可當有了美人後,這就只聽新人笑,哪聞舊人哭啊!

只有小白,她聽到方醒趕人後,就趕緊沖過去說道:"沒聽見我家少爺的話嗎?趕緊走,回頭告訴那人一聲,就說他的詭計讓我家少爺識破了,就等著倒黴吧!"

六婆的笑容有些僵硬的說道:"方少爺,您不會是……"

"我沒說錯,趕緊走,再不走我可關門放狗了啊!"

方醒此刻有些後悔沒養狗,要不然今天直接就放狗出來,什麼六婆都得跪了.

雖然沒狗,可辛老七可不是吃素的,這家伙挎著唐刀,眼神冷冰冰的盯著兩個女人,瞬間,六婆就決定暫避鋒芒.

"方少爺看來是不滿意啊!那我回去再挑一個小家碧玉的來."

六婆一邊說,一邊腳不沾地的拉著那個女孩跑了.

人走了,可氣氛卻不大對.方醒正准備解釋一二,可張淑慧已經起身,微微福身後,就帶著不大情願的小白走了.

前廳里的方醒無語望天,歎道:"老子招誰惹誰了?這可真是無妄之災啊!"

辛老七也很無語,因為他覺得自己對付兩個弱女子實在是太丟人了.

接下來方醒的授課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不複先前的慷慨激昂,讓馬蘇和朱瞻基都是猜測了半天,最後在下課後,才從吃飯時看不到兩個女主人的境況中知道了些端倪.

"這是吵架了?"

朱瞻基此時已經開葷了,就算是來到了北平,可他的身邊依然有兩個貼身宮女.

方醒一頓飯吃的是沒滋沒味,倒是便宜了朱瞻基和馬蘇.

吃完飯,方醒就急匆匆的跑去了主院,可卻吃了個閉門羹.

"殊惠,你聽我說,這事是隔壁的李茂弄出來的,你再不開門,我可去找他拼命了啊!"

"……"

幾經威脅和示弱,在整個方家莊都入睡後,方醒才得以進屋.

進了屋子就不多說了,方醒直接抱住張淑慧,一陣折騰下來,終于是雨過天晴.

哪怕是眼波嬌媚,可女人總是要趁機要挾的.

"夫君,哪天你覺得妾身人老珠黃了,也不用什麼新人,只需一張和離書."

方醒強撐著眼皮子,嘟囔道:"那等有了孫子再說."

張淑慧在黑夜中瞪大了眼睛,心中一直在盤算著孫子這個時間點.

第二天,方醒正准備帶著幾個家丁去找隔壁的晦氣,可卻被急匆匆趕來的朱瞻基弄暈了.

"什麼?你想讓我去管那些工匠?"

方醒這才是瞪大了眼睛,心中暗喜的同時,也對自己前些時候說的不會去當官感到有些後悔.

朱瞻基嘻嘻笑道:"德華兄,這次可不是讓你當官,而是小弟的壓力太大啊!"

"你有什麼壓力?"

方醒沒好氣的說道:"你一天吃好睡好,還有兩個小娘子給你暖床,我看你最近都胖了."

"什麼?"

朱瞻基急忙用手去摸臉,等到感覺和平時差不多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從朱高熾開始,這個家族的人都怕長胖,都怕最後連走路都需要人攙扶.

弄清楚自己沒胖後,朱瞻基才說道:"德華兄,小弟實話說了吧,這次我皇爺爺要求我在順天府把工匠們都集合起來,專門打造兵器,等待北征的時機."

我去,方醒暈得很,他喃喃的道:"可兵器的鍛造我不懂啊!"

這個方醒不敢打包票,所以他准備拒絕.

可朱瞻基並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

"德華兄,小弟這次的前途可都在這里了."

面對長揖不起的朱瞻基,方醒的心中有些躍躍欲試,就遲疑了一下.

"那我…只是看看啊!"

朱瞻基知道這位亦師亦友的家伙是什麼性格,所以就笑道:"當然,德華兄只需要去看看就好了."

方醒有些扭捏道:"可是……"

朱瞻基知趣的道:"德華兄放心,不會耽誤家里的事."

方醒可是准備把方家莊打造成為大明的一顆明珠,就像是後世的那幾個村莊.

"那什麼時候去?"

朱瞻基抿嘴忍笑,他就知道,方醒只要有事情干,特別是能揮他能力的事情,或是他不滿意的事情,那麼就會迫不及待.

永樂皇帝在靖難之役成功後,先就是穩定政局,之後就迫不及待的去征伐草原上的那些異族.

第一次北征已經在前年結束了,大明軍隊擊潰了蒙古五萬大軍,從此蒙古本部的韃靼人就開始向大明稱臣納貢.

第一次北征的勝利刺激了朱棣的雄心,所以他不斷的在進行著准備工作,待時機成熟後,他將會起第二次北征.

得知方醒要去管理工匠後,張淑慧和小白都為他道賀,並祝願他旗開得勝.

可方醒卻很憂郁,因為他對冶金根本就不懂,為此吃完晚飯後,他悄然的進入了倉庫.

空間里,方醒瘋狂的在那些倉庫中尋找著,最後在一個集裝箱里找到了望遠鏡,全是兒童款的,只有二到六倍.

看著粉紅色和黑色為主的望遠鏡,方醒嘿嘿的笑著,然後用工具拆開了一個,把兩個鏡片看了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