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比我帥還敢來偷魚
翠鳥鳴叫,輕靈的飛過河面,濺起了一串漣漪.8Ω『 ┡ 1中文 網

方醒第一次騎馬21,有些戰戰兢兢的由辛老七牽著,緩緩的在河邊溜達.

"少爺,您干嘛不去大路上騎呢?"

辛老七覺得河邊的路太窄,而且有些不平整.

方醒在馬背上坐直了身體,感覺很良好的說道:"你懂什麼!在大路上要是馬驚了怎麼辦?"

慢悠悠的溜達著,等方醒過足癮後,才覺得屁股和大腿內側有些不舒服.

眼前的楊柳依依,大清早的,可河邊就已經有人在釣魚了.

方醒下馬,然後溜過去看了一眼.

釣魚的人最喜歡看別人的魚簍,如果魚少,那自己的優越感就油然而生.要是魚多,心里會酸.

嘩啦一聲,魚簍提起來了,里面有三條魚,都是半斤一條的.

"喲!這不是方兄嗎?"

方醒一怔,轉頭看去,才現這位不是方家莊的人.

"那啥,你哪位?"

方醒有些不爽,靠近方家莊的這段河流可是他的資源,里面的一條魚,一只蝦都是他的,可這人居然就竄到了這里,是有意的吧?

男子一身的綢緞,劍眉星目,身材高大,和他比起來,方醒就成了陪襯的角色.

男子起身,微笑道:"小弟李茂,正和方兄是鄰居."

"鄰居?"

方醒看看右邊的農莊,有些意外的說道:"可是李大人家?"

男子作揖道:"小弟李茂,家父正是順天府知事."

方醒哦了一聲,有些不虞的看著那個魚簍.

看到方醒不說話,李茂笑道:"方兄,今日冒昧上門,不知可否叨擾一杯茶呢?"

茶你妹啊!

方醒搖搖頭,淡淡的道:"抱歉,我這里還有些事情,怠慢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辛老七牽著馬在後面,甕聲甕氣的說道:"這里是方家莊."

"是啊!這里是方家莊."

李茂笑容可掬的說道,接著他很快就把魚簍里的魚放了.

是個聰明人,可方醒卻不願意和這種人打交道.

回到家,方醒就找來方傑倫問了李家的事.

"沒交情."

方傑倫這幾天正在調教分給自己的兩個家丁,所以很忙.

"沒交情?"

方醒摸著光溜溜的下巴,有些猜測的說道:"難道這貨是有所目的?"

方傑倫不管什麼目的,只是有些不爽的說道:"少爺,當時你結親的時候,我可是派了請帖的."

"沒來?還是說有賀禮!"

方醒覺得大家都是鄰居,總得有一樣吧.

方傑倫的腦袋搖晃著,不屑的說道:"當時張公子的莊上還送了十兩銀子,可李家?哼哼!就當沒這回事!"

方醒怒道:"那他還敢到方家莊來釣魚?老七!"

辛老七馬上就跑了進來,方醒吩咐道:"你去看看,如果那個李茂還在那里,就給我把他趕走!"

辛老七馬上就帶著人去了,他覺得李茂很過分,長得比自家少爺英俊,可居然還敢來偷魚,真是殘忍到了極點啊!

可等辛老七到了河邊時,才現只剩下了一根釣杆,連魚簍都在那里.

"收了!"

辛老七覺得沒收偷竊的工具再正常不過了.

得知李茂溜了,方醒真是大快人心,于是就決定去看看莊子上的情況.

身後跟著兩個家丁,眼中全是花花綠綠的莊稼,方醒覺得心中一片安甯,連剛才的耿耿于懷都忘了.

比我帥,你還敢來偷魚,作死呢這是!

莊戶們很聽話,在那些空出來的土地上,此時已經種滿了辣椒,而在那些角落里,大白菜已經是很粗壯了.

半青半紅的辣椒看著就像是花卉,方醒笑著對跟來的馬蘇說道:"等收獲了之後,可以曬成干辣椒,也可以和大白菜一起做成泡菜,這樣我們冬天就有菜蔬吃了."

馬蘇摸著辣椒,覺得自己的老師真是無所不知,居然能把外洋的植物變成調味品.

"咦!"

方醒四處一看,現朱瞻基不在,就問道:"那個泰順呢?"

目前方醒還不准備改換稱呼,不然他真是不知道該叫什麼.

皇太孫?

那樣的話他甯可把那個家伙趕出方家莊去,也不願意整天畢恭畢敬的.

馬蘇撓撓腦袋說道:"他說要進城去辦點事,晚點回來."

張泰順最近有些忙碌,大概是要去幫他的父親,大明太子朱高熾監工.

正說著朱瞻基,就看到一匹馬飛快的沖了過來.等近時,才現就是這個家伙.

朱瞻基滾鞍下馬,還沒來得及說話,方醒就笑道:"你這是被哪家的姑娘給追了?"

朱瞻基拎著馬鞭,氣呼呼的道:"我才到莊門口,就被那個什麼知事的兒子給攔住了,氣得我差點就抽了他幾鞭子."

方醒笑呵呵的,可心中卻知道朱瞻基不是那種殘暴的人,那麼……

李茂,麻痹的!你居然敢說我的壞話,你等著!

朱瞻基的氣來得快,去的也快,他看著那泛紅的辣椒,欣喜的問道:"德華兄,現在可以收了嗎?"

方醒也不大知道,不過還是裝道:"還得等一下,等辣椒都紅了,就可以收了."

朱瞻基的眼中精光一閃,"德華兄,這種辣椒可否供應軍中,我想在九邊都需要這個東西來禦寒吧."

方醒有些不情願的道:"當然可以,只要後續的規模上去了,直接把種子送去就成."

朱瞻基以為方醒是一位品行高潔的隱士,所以根本就不談錢.

不過獎罰分明是未來皇帝的必備素質,所以朱瞻基有些頭疼的說道:"德華兄,可是你又不願意做官,那可怎麼辦?"

方醒雙手背在身後,已經把背上的衣服都揉成了一團酸菜.

老子那個時候以為自己沒靠山啊!所以才不敢去當官,要是早知道你這個家伙的身份,我怕個鳥啊!

不過反悔的事方醒不會去做,所以他故作云淡風輕的道:"不義富且貴,于我如浮云啊!"

這個逼裝的很好,至少朱瞻基都是一臉的敬佩.

"德華兄,你放心,這是你的功勞,誰要是敢搶,我第一個不答應!"

方醒的手松開了,他假意道:"何必呢!我本布衣,不求聞達,只求個心安而已."

裝比的最高境界就是連自己都相信了,所以方醒一揮手,"走,今天的課還沒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