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家丁的第一次動手
掌櫃的叫做袁南江,今年五十一歲,可以算是商海老將了,可在看到這個玻璃杯後,他展現出來的速度讓方醒以為他才十八歲.

"呯呯呯!"

瞬間店鋪的門都被關上了,袁南江的眼中精光一閃,端起了玻璃杯.

兩個家丁有些緊張,手都伸到了腰間,那里有方醒教木匠做的雙節棍.

方醒卻笑吟吟的靠在椅背上,看著袁南江用各種方法來驗證這個玻璃杯的真假.

敲過了,聞過了,甚至還用開水燙過了,袁南江直起身體,捶打著後腰,淡淡的道:"客官可是想出售這件琉璃?"

奸商啊奸商!

方醒不屑的撇撇嘴,這時是有玻璃,不過那顏色花花綠綠的,而且價格還忒貴,更遑論用玻璃做成的杯子了.

"袁掌櫃,你想想,不管是茶水還是酒液,當倒進這個杯子里後,端在手里,那場景,嘖嘖!"

袁南江的胡子顫了顫,看到自己的故作泰然沒起作用,就坦然道:"客官想作價多少?"

方醒搖頭道:"你說,如果滿意我就把杯子留在這里,以後興許還有下一次,如果不滿意,呵呵!聽說隔壁那家的財力可是……"

"客官請放心,我江南商行的財力不會低于任何人!"

袁南江的眼中精芒四射,然後伸出了五根手指頭.

方醒搖搖頭,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袁南江歎道:"客官可知道水晶?"

"水晶杯嗎?我知道."

方醒當然知道水晶杯,那玩意看起來和玻璃杯差不多,可透明度要差一點,而且加工的難度更是讓人崩潰.

"嘶!"

袁南江有些頭痛了,他低聲道:"客官可知道鹽商?"

方醒的眼中多了些笑意,"當然,這個玻璃杯到了那些地方,相信能讓貴商號好好的賺一筆."

袁南江很通透,直接說自己准備把這個玻璃杯賣給那些大鹽商.

明朝的鹽商都是有錢的主,錢多了怎麼辦?那就炫富唄.

于是各種各樣的炫富手段就被人想了出來,衣食住行無一不包.

方醒篤定的說道:"當一個晶瑩剔透的玻璃杯出現在宴席之上時,袁掌櫃,相信我,那些大鹽商會瘋狂的湧向江南商號的."

袁南江點頭道:"可後續……"

上鉤了啊!

方醒馬上就為難的說道:"袁掌櫃,這種杯子是外洋的東西,據說在那個叫做什麼威尼斯的地方所出,一年流出來的東西大半都去了那些異族人的皇宮."

袁南江低歎道:"是啊!老夫早年也聽人說過,在西方的有個地方,那里的琉璃舉世無雙,可惜造法卻從未外露過."

當然沒外露了.方醒暗笑著,這時候的大明可沒有禁海,在甯波,泉州,廣州都有市舶司.而袁南江大概就是某一個家族的代理人,這個家族參與了海貿,所以對西方多多少少的知道點皮毛.

"一年幾個?"

袁南江赤膊上陣了,直接說道:"一個和幾個的價格肯定是不一樣的."

奸商!

方醒知道袁南江是想利益最大化,所以就說道:"說不准,也許能有兩三個."

袁南江聞言就輕輕的說道:"八百,不能再多了."

方醒略一考慮就點頭道:"好,但是我有個要求."

"請說."

完成了這筆單子後,袁南江自己能分到不少好處,所以他也笑眯眯的說道.

方醒伸出個手指頭,"不許貴商號提及售貨人,如果我在外面聽到有人說這件貨是在北平進的,或是提到北平的某個人,那麼此後我絕不與貴商號合作."

這種為客戶保密的做法很普通,袁南江當然不會有異議,隨即就拿出了銀票.

"這是彙通錢莊的銀票,見票即付."

方醒接過八張銀票,點頭道"沒問題,希望我們下次還能繼續合作."

這時候官方也有銀票,那叫寶鈔,信譽已經是越來越差了.

走出江南商號,方醒看著外面的豔陽天,嘴角翹起,喊道:"方九,方十,我們走."

這十名家丁在正式通過了初步的認可後,方醒就按照現在的習慣,直接給他們冠上了方姓,只是他有些懶,于是就用數字來排名.

而此時的張淑慧幾人卻碰到了麻煩.

"有人偷我的東西!"

在一家首飾店外面,當小白一聲嬌呼後,兩名家丁就沖了過去,直接就拿住了一個瘦小的男子.

"哎喲喲!快放手!"

男子的目光狡黠,被擒住後也是一臉的委屈,"我沒偷,我是來買東西的."

而圍觀的人中間,有三個大漢也默默的站了出來,其中一人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放開他."

小白漲紅著臉說道:"就是他,剛才偷走了我買的銀釵."

雖然從家里出來時說不買東西,可張淑慧還是經不住小白的磨,最後給她買了一根銀釵,可沒想到才從首飾店里出來就被人偷了,這讓小白的怒火幾乎能燒穿整個北平城.

馬蘇站出來說道:"偷沒偷,搜身就知道了."

"憑什麼?你們憑什麼搜我的身!"

瘦小男子馬上就呼喊道:"大家來看看啊!這些鄉下來的可欺負人了啊!"

"干什麼呢?快放開我兄弟,不然老子可是要動刀子了啊!"

三個大漢都亮出了小刀,圍觀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趕緊閃開些,可卻又舍不得接下來的熱鬧.

"當街持刀,此大罪也!動手!"

就在張淑慧和小白有些心驚的時候,辛老七卻是暴喝一聲,接著就只見三個家丁沖了過去.

赤手空拳還敢和我們動手?傻缺!

三個大漢獰笑著握緊了手中的短刀,准備給這幫子鄉下人放放血.

可快近身時,三個家丁的手里卻魔術般的多了兩截木棍,整齊的一聲呼喝後,那木棍就靈巧的抽打過來.

張淑慧有些擔心這幾名家丁,正准備叫人去報官,可身後突然一熱,接著方醒的聲音傳來.

"殊惠,莫緊張."

方醒就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後,方九和方十正牽著三匹馬兒.

只見三個家丁無視那三把短刀,手中的棍子一抽,慘嚎聲中,短刀落地.

"扣下!"

辛老七一聲令下,三個家丁熟練的把對手擒住,壓在地上.

"好!好身手!"

方醒正在自得,卻聽到了身後的叫好聲,回頭一看,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正由兩個大漢扶下馬車來.

隨即幾十個便衣大漢就把周圍的人驅趕走了,方醒的心中一個咯噔,然後揮手道:"老七,把他們交給巡街的軍士."

這時候五城兵馬司的人已經來了,接過人犯後,還想把方醒等人帶走,可中年男子的一個隨從過去耳語了幾句,只見那些人馬上就走了,速度之快,仿佛這里就是龍潭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