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拒絕和進城
張泰順這幾天有些沉默寡言的,不時還喜歡到莊戶家走動走動,問了一些疾苦.

而等辛老七教導那些青壯練功時,有時候他也會在邊上看看,甚至還會和辛老七較量一番,只是一次都沒贏過.

辛老七不得不說就是一個練武奇才,在學了方醒用視頻方式轉教給他的那些搏斗技後,張泰順已經是走不了三個回合了.

"你輸了."

辛老七輕輕的放開張泰順的手臂,然後肅然對青壯們說道:"剛才都看清楚了嗎?"

"清楚了!"

聲音很整齊,辛老七滿意的點頭道:"那好,接下來就是配對練習,大家都戴好護具,還有就是下手注意分寸."

"這人天生就是要上戰場的."

張泰順揉著肩膀走到方醒的身邊嘖嘖稱奇.

辛老七平時看著有些傻傻的,可當他站到了教官的位置上後,一股凝重的氣息就陡然而生.

方醒笑道:"算了吧,現在的大明軍隊都是那些勳貴們一手掌控,辛老七去了多半是木秀于林,哪天被人暗算了都不知道."

張泰順點頭認同這個看法,要知道,方醒不但是教這些,還會教大家一些他自己總結的兵法.

後世的戰爭案例多不勝數,方醒自己先學習,然後再紙上談兵的傳授給這些人,他自己都覺得有些不靠譜.

可自從張泰順聽過一節戰略課後,他就再也沒有缺過方醒的課程.

這個時代的資訊匱乏,而且勳貴們都把自家的兵法藏得嚴嚴實實的,只傳給自己的兒子,導致兵法的各種缺陷和單一.

方醒不知道的是,他的練兵方法如果傳出去的話,會引發什麼樣的轟動.

張泰順特別贊同方醒的一句話.

--將軍只需要按照上級的命令行事,可統帥卻需要擁有審視全局的眼光!

"德華兄,何不如去參加秋闈,也好為我大明出一份力啊!"

張泰順覺得方醒就這麼蹲在方家莊,默默無聞的揮灑生命,是一種極端不負責任的生存方式.

目前的大明政局還算是穩定,草原上的蒙古人也在前年被朱棣給打得屁滾尿流,不敢南顧.

不過隨著蒙元人的衰弱,瓦刺開始了崛起,並覬覦著中原的花花世界.

所以朱棣想遷都北平,這是一個英明的決策.直接在國門建都,可以縮短決策和反應的時間.

方醒打了個哈哈,"我這人懶散慣了,進了官場多半是被人坑的角色,估計還沒等到我發揮作用,就已經泯然眾人矣."

官場就是個大染缸,出淤泥而不染的只是鳳毛麟角.

張泰順無奈的苦笑道:"如果有人能護持你呢?"

"那也不行!前年就有相師說過,我這輩子就不是當官的命!"

方醒毫不猶豫的斷絕了張泰順鼓動自己出仕的念頭.

不過看到張泰順有些沮喪的模樣,方醒就安慰道:"萬事無絕對,也許某一天陛下想招我去當幕僚呢,你說是吧."

幕僚不是官,只能算是私人智囊.

"對啊!"

張泰順一拍大腿,覺得這個主意真是不錯.

"你就瞎扯淡吧!"

自己在瞎扯淡,可張泰順居然還覺得這個主意正點,這不是閑極無聊是什麼?

按照朱棣那個脾氣,方醒也不敢去當他的幕僚啊!不然遲早腦袋不保.

"趕緊去觀察辣椒的長勢,順便看看那些仔豬對青儲飼料的適口性怎麼樣."

方醒拍拍屁股就走了,張泰順楞楞神,最後只得拿著紙筆去了莊戶家.

辣椒的長勢不錯,看著那些小小的辣椒掛在上面,張泰順的口水就有些忍不住分泌出來.

這玩意好啊,做火鍋,炒菜都用得上.

要是大軍出塞能有這個東西,想必對禦寒也有些用處吧.

至于大白菜更是種得滿地都是,方傑倫已經准備好了壇子,就等著收獲後醃制泡菜.

如果有泡菜隨軍,那……

"就剩下干糧了."

張泰順在紙上記錄著,一會兒就去了農家的豬圈.

豬圈的味道不好聞,不過張泰順這段時間已經適應了.他詢問著身邊的莊戶,然後又倒了點青儲飼料下去,看著仔豬們爭先恐後的在搶食,張泰順有些憂郁了.

如此的斑斑大才,居然甘願縮在一個小農莊里,難道他真是對大明心灰意冷了嗎?

"殊惠,今日天氣不錯,我們一起到城里去逛逛吧."

回到內院,看到張淑慧和小白正在做針線,方醒就有些過意不去的說道.

"真的?"

小白一聽就差點蹦了起來,手中的針線也丟到了一邊,搖著張淑慧的手臂,哀求她一定要去.

張淑慧看著外面的陽光有些意動,就說道:"出去可以,不過不許亂花錢."

方醒只要她答應就好,聞言馬上就叫來了辛老七.

"叫上幾個人,正好試試他們最近有沒有偷懶."

一聽有機會進城,那些青壯都圍著辛老七鬧開了,最後辛老七挑選了五人,作為方醒的護衛.

"都走,今兒放假."

方醒一招手,馬蘇和張泰順也跟來了.

一輛牛車就是出行的工具,里面坐著張淑慧和小白,方醒和大家一起步行.

"德華兄,買一匹馬吧."

張泰順覺得走路太遠了,方醒卻笑道:"會有的,等我今天去看看再說."

等到了北平城時,時間已經是近午了,大家先找了個地方吃飯,然後就開始在北平城里閑逛.

到了東市後,那些琳琅滿目的商品讓小白都移不開眼睛,拉著張淑慧就擠了進去.

"你們看好了."

方醒交代了幾句,然後就和兩個家丁去了一家江南商人開的店鋪.

"客官可是要買東西?"

掌櫃的看著很精明,方醒搖頭道:"不,我是有些東西想請掌櫃的看看."

"哦!"

掌櫃的一聽,還以為方醒是把這里當成了當鋪,所以態度隨即轉冷.

方醒不以為杵的從家丁的手中接過包袱,慢條斯理的拿出一個東西來,頓時掌櫃的瞳孔就縮了一截.

"這是琉璃?"

晶瑩剔透的玻璃杯放在櫃台上,方醒淡淡的拿過掌櫃的瓷茶杯,把茶水倒在里面.

"好茶葉啊!"

方醒看著那在水中直立的茶葉,不去贊美自己的水杯,反而是誇起了茶葉.

...

感謝老書友:麻婆豆腐烤肉飯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