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操練家丁
馬蘇只覺得自己的肺在燃燒,雙腿軟的隨時都能倒下去.聽著身邊那些急促的呼吸聲,他咬緊牙關,緊緊的跟在了張泰順的身後.

而張泰順也有些喘,他以往可只是練習騎射,對于這種長距離的跑步一點都沒有涉獵.剛開始時他還覺得是小菜一碟,可隨著時間的延長,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辛老七想起了最近少爺帶他到書房看的那些"仙器",里面的那些人在演練著拳腳,都是招招致命的厲害手段.

"跑起來,不許減速!"

方醒又追來了,嘴里呼喝著,棍子抽打著,硬是逼著隊伍繼續前進.

第一趟到底,只是完成了四分之一的路程,在方醒的催促下,所有人都拼命的往回跑.

在往回跑到主宅前時,馬蘇被方醒拉了出來.

"不許停,慢慢的走,回去就准備課本."

馬蘇點頭.臉色煞白,渾身顫抖著走回了主院.他還得准備課本,等晚點要教那些青壯識字.

"狗娘養的,你們這幫子廢物,都趕緊跑起來!"

剩下的人,包括張泰順在內,都被方醒追成了狗.

終于,在天麻麻亮之後,所有人都完成了任務,吐著舌頭回到了主宅的外院.

方醒看到有人已經坐在地上了,就喊道:"不許坐,所有人都站起來."

什麼?跑完了還不許休息?

這些青壯都覺得太狠了,可少爺的命令他們還是不敢違背,于是都唉聲歎氣的站起來.

方醒站在前方,雙手握拳,說道:"都跟我學,雙拳握緊,憋氣,憋到你忍不住為止."

這是方醒從某位不靠譜的'特種兵’身上學到的,據說可以增長耐力,至于管不管用,反正沒壞處就是了.

結束後,所有人集中洗漱,然後吃早餐.

早餐很豐盛,大塊的豬肉,每人一個雞蛋,而饅頭更是不限量的供應.

這日子也太好了吧?

剛吃過苦頭,所有人都被這堪比過年的伙食給驚住了,再也不覺得這種訓練是煎熬.

吃!使勁吃!這就是大家此時唯一的想法,連張泰順都不例外.

往日那令人皺眉的大肥肉,張泰順依然是吃的嘴角流油;那大饅頭往日只能吃一個,今天他吃了四個.

等打著飽嗝吃完了之後,邊上的大桶里還有湯.

"紫菜蝦皮湯!"

紫菜這玩意兒倉庫里很多,在以後都是養殖的多,真心的不值錢.

吃完早餐後,就是學習時間,老師是馬蘇.

張泰順搬了根板凳坐在了方醒的身邊,兩人就在院子里曬著太陽,覺得日子從未有這麼好過.

"德華兄,你訓練這幫子人干嘛用?"

"看家護院!"

方醒第一時間回答道,換誰問都是這個答案.

剩下的課程張泰順自然是不用參加了,所以他沒看到的是,文化課後,這些青壯都由辛老七帶隊,在莊子一個偏僻的地方繼續訓練.

擒拿格斗,人體要害認識,最後就是刀法和長槍陣列.

而更殘酷的訓練會被安排在一個月後,等這些青壯的身體適應了訓練之後,那些大料就開始了.

張泰順在方家莊過的很愜意,每日早上出操,然後等馬蘇教完文化課後,就由方醒傳授各科知識.

可當他某一天看到莊子里的人,特別是那些孩子們都在聽馬蘇授課時,頓時就對方醒刮目相看了.

"德華兄,難道你不怕這些人開智了之後,會成為方家莊的不穩定因素嗎?"

不穩定因素這個詞還是方醒最近授課時說的,張泰順此時借來倒也很恰當.

方醒淡淡的道:"愚民者最愚蠢,你看古今曆史,哪個朝代不是在愚民,可最終如何?"

論起愚民,大明朝也不落後,只不過遠遠比不上以後的那個留發不留頭的蠻族政權.

方醒似笑非笑的說道:"你是不是認為,只要老百姓都乖乖的,什麼都不想,這樣是最好的,對嗎?"

張泰順一窒,有些窘迫的道:"德華兄,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此千古不易之至理也!"

老夫子的話也許就是這個意思,也許真是被後人曲解了,方醒不去爭論,只是說道:"看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前途,你只需要去看它的少年,我有一文,請泰順觀之."

方醒的毛筆字很丑,他自己解釋說是清醒後就忘了那些筆法.

張泰順就在邊上看著,漸漸的,在這丑陋的毛筆字上,他的熱血沸騰了.

……

--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雄于宇內,則國雄于宇內.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瀉汪洋;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

--美哉,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

--壯哉,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

放下手中的毛筆,方醒活動著酸痛的手腕,然後默默的裝了個逼,轉身就走.

張泰順本是少年,在看到這篇雄文之後,不禁熱血沸騰,可當他抬頭看到書房的牆壁上掛著一幅字後,不禁走近一看.

--實事求是!

--知行合一!

--學以致用!

張泰順不是笨蛋,所以在默默的沉思之後,臉上就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這還是裝了個逼.方醒不過總結了一下對弟子的基本要求,順便還'竊取’了那位心學聖人的一句話.

"實事求是,這就要求我們不要當傻瓜,書上說什麼大家就信什麼,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任何事物,在自己沒有去了解之前,不要輕易的下結論,人云亦云是最可悲的傻子!"

方醒現在越來越適應老師的角色了,面對著幾十號人,他侃侃而談.

"而知行合一,這就要求大家把學到的東西,和心中的最終理念結合在一起,最後用行動來實踐它."

方醒不想要求這些人去做聖人,更不想他們以後去做哲學家,所以就把這句話曲解了一番.

下面的人都聚精會神的在聽著,有幾個還在做筆記,其中就包括了張泰順和馬蘇.

"最後就是學以致用,這也是我對你們的要求."

方醒負手而立,發帶隨風飄動,看著頗有些謫仙的風采.

"學以致用,這就要看你們學的是什麼,任何東西都有用處,比如說數學,……"

方醒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大堆,下面的人都是專心致志.

這年頭可不會有什麼大儒到處講課,而且方醒的觀點新奇而富有說服力,所以連張泰順都是筆走龍蛇的快速記錄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