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厲害的辛老七
農閑時節,莊子里的人都開始出來溜達,呼兒喚女的,一時間給方家莊增添了不少生氣.

方醒前世就是個饕餮,有此機會當然不會虧待自己的胃..

早餐吃完,方醒拎著瓶黑色的飲料,一邊喝著,一邊去了辛老七家.

莊子上的人家戶都是集中的,而辛老七家最好找,因為有個流鼻涕的小女孩.

辛老七看到方醒來了,慌得急忙抱起女兒,然後叫媳婦兒喜妹去倒水.

方醒喝了一口可樂,打了個氣嗝後說道:"不用忙乎了,我來就是想看看你的武藝,在門口來一趟?"

辛老七有些窘迫的站在門口,手里空空的有些不適應.

方醒看在眼里,就從兜里摸出片巧克力,撕掉包裝後,就塞進了牙齒沒長齊的小女孩嘴里,逗著她笑.

巧克力的香甜順滑瞬間就俘獲了大妞的心,她把鼻涕一吸,吃的很香甜.

回過頭,方醒看著有些手足無措的辛老七,就哼道:"還等什麼呢?"

自從張淑慧轉告了管家的話後,方醒就先調查了一下,結果發現辛家三代都是方家的老人後,這才來看看.

辛老七臉紅心脹的說道:"少爺,我沒刀."

"喲呵!還會玩刀?"

方醒毫不猶豫的把腰間的唐刀拔出來,扔給了辛老七.

只是在扔的時候,方醒沒扔好,偏了一米多.

可就在方醒以為這刀會掉到地上的時候,辛老七卻是一聲低喝,身體一轉,一個側身空翻之後,再起身時,手中已經握住了唐刀.

"好!"

這一手很驚豔,特別是在沒有准備的情況下.所以方醒的心中已經確定了一半,他抱起大妞,說道:"開始吧."

喜妹有些忐忑的看著自己的夫君,她知道今天是自己一家人最重要的日子,如果能成功獲得少爺的青眼,那麼一家人就不用再這麼艱難了.

刀光馬上就卷滿了整個門前,看得方醒目瞪口呆的.

這尼瑪要是到了後世,簡直就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有木有!

一套刀法耍下來,辛老七氣不喘,腿不軟的站在那里,反手持刀,氣勢沉凝.

這有些宗師的味道啊!

方醒半餉才回神,他面無表情的親了大妞那有些髒的臉上一口,都帶響了,然後把大妞遞給喜妹就走了.

"明天全家都搬到主宅去."

這就是成了?

喜妹高興的不知道怎麼辦,她沖出去喊道:"你還不快給少爺磕頭!"

"啊!哦!"

辛老七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跪下,沖著方醒的背影磕頭,把地上的浮塵都揚起來了.

"少爺,你的刀."

方醒不回頭的擺擺手,"給你了."

喜妹看著呆呆的丈夫,心中一酸,急忙借著抱起大妞的功夫掩飾住了.

"大妞啊!你的屁股那麼髒,把少爺的衣服都弄髒了!還有你的臉,哎喲!趕緊,我帶你洗去,少爺居然也能親得下去?"

方家莊最近的大事就是那個有些憨傻的辛老七成了少爺的護衛,全家都搬到了主宅里,吃香的,喝辣的去了.

只要方醒一出主院,辛老七必然就會跟在身後,手里扶著唐刀,雄赳赳氣昂昂的.

只是才出主院,一匹馬就擋住了去路.

方醒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哪家的馬?再不應聲我就拉走了啊!"

這年頭馬就是奔馳,馬就是瑪莎拉蒂,也是身份的象征.

"德華兄,小弟可是來賀喜了."

馬頭一動,就露出了那張油光錚亮的臉.

上次方醒結婚來的是陳嘉輝,陳瀟這貨據說是臥床不起,可從陳嘉輝臉上的隱怒來看,多半是惹禍了.

果然,一進去,陳瀟就先和張淑慧唱了個肥喏,把禮物一幅字畫送上,然後就笑嘻嘻的說道:"嫂子,今兒我可是要在這蹭飯了啊!"

張淑慧當然是賢良淑德的點頭,然後去廚房安排午飯.

到了書房,一坐下後,陳瀟就有些訕訕的道:"德華兄,小弟前日和莊華斗了一場,結果兩敗俱傷,錯失了婚禮,今天是來請罪的."

方醒笑道:"那天只有叔父到,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是倒黴了."

"我沒倒黴!"陳瀟得意的說道:"那小子踢了幾腳,可我把他的眼睛都打出了黑圈,最近可沒聽說他敢出門,想必是臉上還見不得人吧."

問了一下,秦孟才知道,原來這位莊華的父親是行在太仆寺少卿莊壁.

"原來是個養馬的."

方醒馬上就放心了,可他卻不知道太仆寺少卿是四品官.

陳瀟也沒心沒肺的叫嚷著要吃新鮮貨,補上自己的酒席.

扣肉,羊羹,爆炒腰花……

一連串家常菜後,新鮮貨就來了.

看著眼前巨大的螃蟹,陳瀟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德華兄,這是何物?怎麼看著有點像是蜘蛛呢!"

"帝王蟹!"

方醒拿出短刀,一刀就斬下了一條腿,用筷子捅著吃.

陳瀟先是楞了一下,看到方醒吃的眉開眼笑的,馬上就上手了.

"果然是美味!"

這是大明吃螃蟹還是南方比較多,在北方的話,對魚鮮不是很感冒,最愛吃的就是羊肉.

托兩代帝王的福氣,草原上此時已經是聞'明’色變了,所以大量的羊肉得以進入北平.

"喝酒!"

茅台酒一打開,頓時那股子香味就讓陳瀟饞涎欲滴.

"德華兄,把酒給我吧."

陳瀟高舉酒瓶說道:"這可是最後幾瓶了,建中……,咱們省著點喝."

陳瀟的字是'建中’,讓方醒覺得有些怪怪的.

"滋!"

酒杯不大,陳瀟一口就干掉了,然後眨巴著嘴,眼巴巴的看著方醒手中的酒瓶.

這頓飯一直吃到了下午五點多,晚飯都要開始了.

"德華兄,小弟這就回去了."

陳瀟大著舌頭,手里還抱著去掉商標的酒瓶,他覺得就憑著酒瓶里的香氣都能做個好夢.

"回個屁!"

陳瀟看到他走路都打竄竄,馬上就叫來了方傑倫,安排這貨睡在客房.

"辛老七!"

"少爺."

辛老七的速度很快,從外院一溜煙就跑到了書房.

方醒覺得有些頭暈,他揉著太陽穴說道:"你去一趟陳家,告訴陳家叔父,就說建中在我這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