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鄙視你們
"錚!"

方醒拔刀,幾個男子都嚇得咬住手指頭,其中一個回頭想喊人.

"唰!"

雪亮的刀光閃過,邊上一棵大樹的樹枝被斬斷下來.

"好刀!"

那個年輕人眼露驚奇的走過來,幾個男子都沒擋住.

"你這刀是什麼來曆?"

方醒收刀入鞘,淡淡的道:"和我一樣,都是鄉下東西."

年輕人低身撿起地上的樹枝,看著那個疙瘩處的茬口,贊道:"果真是好刀!"

砍過柴的人都知道,遇到木疙瘩的時候最好避開.

可方醒這一刀居然把疙瘩斬斷,而且茬口整齊.

"有功名?"

年輕人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看著這個比自己小幾歲的年輕人,不用方醒說話,小白就在後面嚷道:"我家少爺是舉人."

"舉人?不錯."

方醒看著年紀輕輕的,那麼就說明他很聰明.

年輕人雙手抱胸,玩味的問道:"那我問問你,我大明遷都一議如何?"

大明近幾年對遷都到北平爭論很大,朱棣好像為此都殺過人了.

方醒對著城里拱拱手說道:"好事."

"不當人子!不當人子!這如何是好事?"

一個胡須很長的男子戟指著方醒,准備喝罵.

方醒淡淡的道:"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這才是我大明的錚錚鐵骨!"

"好!"

就在幾個男子氣得渾身發抖的時候,年輕人不禁鼓掌叫好,他目露精光的看著方醒,"野有遺賢啊!"

方醒不屑的看著幾個讀書讀傻了的家伙,"我大明之外患只可能是北方,而京城遠在南方,一旦生變,敢問幾位飽學之士,何人抵禦?"

"我大明有九邊,悍將如云,甲士如雨,蠻族安敢窺視?"

"遣一總兵即可,何來的生變!"

方醒看著這些'飽學之士’,搖頭喝道:"蠢貨!"

你居然敢罵我們是蠢貨?

方醒不等這些人反擊,就拔出刀來說道:"我大明自太祖高皇帝立國以來,驅除韃虜,而當今聖上依然牽掛著北方,難道他們不比你們這群蠢貨聰明?"

看到這幾人只是在冷笑,方醒也說到了興頭,憤青的因子也爆發了.

"我華夏有朝以來,外患不絕,可最大的外患從來都是來自于北方,現在不未雨綢繆,難道要等到崖山之後再來檢討嗎?"

這下子沒人敢出聲了,但是大家的表情都有些怪,看向方醒的眼中帶著看死人的味道.

"我大明已把大元趕到了貧瘠之地,何來的危機?"

一個看著老成持重的男子說道:"你說北方之外患,秦朝可是滅于北方?那漢朝可是滅于北方?隋朝可是滅于北方?"

男子的話一出,幾個同伴都擊節叫好.

那個年輕人手中把玩著樹枝,也饒有興致的等著方醒的回答.

你們這些渣渣,小看了我論壇潛水的功力了吧!

方醒哈哈大笑道:"說你們是蠢貨還不自知,那我就來給你們上一課吧."

"始皇帝雄才大略,可惜死得太早,不然大秦天下當可續命幾百年."

"至于漢朝,難道你們忘了我漢人曾經的遭遇了嗎?"

霧茫茫的一群人都以為方醒在危言聳聽,可當他們聽到一個名詞後,都有些沮喪.

"兩腳羊!"

"而隋朝,如果沒有三征高句麗,你們以為會亡嗎?"

看到幾人有些想辯駁的意思,方醒接著說道:"就說我們的前一個朝代,宋朝,那是一立朝就直面北方異族人的兵鋒,為何能堅持了那麼久?最後亡國的原因何在?你們知道嗎?"

看到幾個男子都是悻悻然的表情,方醒覺得也過癮了,就冷笑道:"東華門外以狀元唱出者乃好兒?哈哈哈哈!"

看著方醒離去的背影,幾個男子都怒不可遏的對著背影喝罵,甚至還威脅要查封方家莊,可方醒的回應就是不回頭的一根中指.

我鄙視你們!

"東華門外唱名乃好兒……"

年輕人的表情有些凝重,不顧這些年紀大的家伙,直接就疾步走向了系馬的地方.

……

覺得酣暢淋漓的方醒過後就有些後悔了,覺得自己太過沖動,到時候真被人把莊子封了咋整?

"沒事,咱有的是錢,有的是糧食."

春小麥收割之後,農戶們的活就輕省了些,只是下豆子而已.

天氣很熱,可憐的新媳婦還得穿著整齊的迎接自己的夫君.

"以後不用這麼講究,咱們是要過一輩子的人,隨便一點."

張淑慧的福身很好看,把少女的窈窕身姿都展露無遺,可臉上那一層細細的汗卻讓秦孟差點拍了自己一巴掌.

"你等一會兒啊!"

看著方醒急匆匆的跑出去,張淑慧不禁捂嘴笑了.

可等了幾分鍾,他又回來了,手里還端著個木盆.

等方醒走近了,張淑慧驚異的發現木盆上在冒著白氣.

把木盆放在桌子上,方醒擦去臉上的汗水,笑道:"趕緊吃吧,消消暑氣."

"夫君,這是哪來的?"

木盆中的蘋果紅彤彤的,葡萄水靈靈的,而且底下還有些冰塊,讓人一見就忍不住想咬一口.

張淑慧出身庶女,可卻是根正苗紅,所以沒人敢虐待她,也算是錦衣玉食的度過了自己的少女時代.

可在這種季節,居然能看到這麼大,品相那麼好的蘋果,而且居然還有葡萄,這出乎了張淑慧的預料.

方醒拿起一個蘋果,在手里摩挲了一下,一嘴就咬了個坑,頓時被汁水和冰涼給征服了.

"趕緊吃,你夫君我是張天師的師弟,隔空取物不過尋常."

看到方醒吃的酣暢淋漓,張淑慧也忍不住的拿起一串葡萄,玉手輕撕,把那果肉送進小嘴里.

冰涼而甜美的果汁馬上就充盈了口腔,在這炎熱的盛夏,能讓人感到心曠神怡.

"小白,你也來."

張淑慧深知小白在方家的地位,所以也不擺什麼少奶奶的譜.

小白有些窘迫的站在原地,直到方醒朝她招手,這才紅著臉過來.

"吃吧,吃吧,多得很,夠咱們家吃一輩子的."

等吃完水果後,方醒在丫鬟的伺候下洗手,然後感歎著自己的墮落速度之快.

看到張淑慧還有些疑慮,方醒干脆就說道:"我有個好友經營著海外生意,所以這些東西不會缺,以後別大驚小怪的."

謊言要說的自己都相信,別人才會上當.

方醒的眼神很認真,張淑慧不由自主的點點頭,這一塊她不准備涉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