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親如夫妻的狐朋狗友
回去後,方醒找個借口支開了小白,然後就消失在原地.

倉庫依舊,辦公室里的那杯咖啡依然在冒著熱氣,一切都是老樣子,時間仿佛在這里失去了作用.

方醒直奔那些集裝箱,對付那些鉛封鎖,方醒采取了暴力手段,打開了十多個集裝箱後,他才一一查看.

這些集裝箱里,有一箱是內衣,這讓方醒大感失望,然後看下去,第二箱里的居然是工具,看到海關的封條,大概是出口到某個落後國家的.

……

零食,飲料,水杯,手表,大號止血貼……

"好多東西啊!全都是我的!"

方醒就像是個勤勞的工蜂,分幾次從倉庫里帶出來不少東西.

"小白!"

看著提著裙子飛跑進來的小白,方醒覺得自己墮落了,居然使喚丫頭那麼順暢.

小白看著那些堆放著的東西,那雙眼睛都瞪大了,小嘴張開,"少爺,這些東西是哪來的?"

方醒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水,裝作不在意的說道:"不過是些海外的東西,叫管家撿幾樣拿去賣了,換來的錢給小娘子置辦一份嫁妝."

小白拿起一把塑料梳子,愛不釋手的把玩著,聞言就喜滋滋的跑出去了.

等方傑倫氣喘籲籲的跑進來後,方醒一臉嫌棄的說道:"管家你看看,隨便挑幾樣東西賣,順便給張小娘子置辦一份嫁妝."

方醒是有些嫌棄,眼前堆放在桌子上的東西,不過是些不鏽鋼保溫杯,化妝盒而已,在那個世界里,這些東西只是最普通的商品.

可方醒看不上的東西,卻讓方傑倫眼珠子都瞪大了,他拿起一個化妝盒子,試了幾次都沒打開,直到方醒提醒他按那個開關時,他才看到了真面目.

"呀!這是什麼?"

當方傑倫看到鏡子里出現了一個小老頭時,手一抖,差點就把化妝盒給摔了.

"少爺,這……這是鏡子嗎?怎麼那麼清楚,是哪家磨的?"方傑倫在度過了初期的震驚後,就開始琢磨著這東西能值多少錢了.

"磨?"方醒想起了現在使用的還是銅鏡,他也想到了這個東西的價錢.

一老一少,兩人擠眉弄眼的,把正在邊上拿著一個化妝盒臭美的小白給丟在一邊,走到了外面.

主臥外面是一個小院子,種著幾棵樹,地面上全是用石板鋪就,方醒有些擔心下雨會不會被滑倒.

方傑倫鬼鬼祟祟的走過來道:"少爺,這東西能把人照的纖毫畢現的,可是寶物啊!"

方醒指著打開的化妝盒說道:"下面還有兩層,可以擺放不少女人的物事."

等方傑倫弄清楚了之後,他一拍自己的大腿,喜道:"少爺,這東西太珍貴了,我准備一個個的賣出去,就說是少爺的朋友從海外帶回來的."

喲!方醒打量著自己的大管家,覺得這貨居然還知道惜售的道理,真是個人才啊!

"東西全給你了,你自己看著辦,不過張小娘子的嫁妝倒是要抓緊了!"

大地主方醒擺擺手,邁著官步,搖搖晃晃的去了外面.

可還等方醒走出小院,一個急促的聲音傳來,一起的還有跌跌撞撞的腳步聲.

"德華兄,德華兄,小弟來看你了!"

我去!方醒一頭霧水的站在那里,看著一個中等身材的肥胖男子跑了進來.

這人穿著一身月白長衫,一頭'秀發’風騷的用一根粉紅色的發帶隨意的一束,看著頗有些名士風采.只是臉有些肥,而且還泛著油光.

而且這貨一說話,什麼名士風采都不見了.

"德華兄,你可是不認得小弟了?小弟是陳瀟啊!咱們以前可是號稱北平二虎,親如夫妻一般的關系啊……"

男子說話的時候,臉上的五官都擠到了一起,而且不時還猥瑣的挑挑眉.

"德華是誰?"方醒郁悶不已,難道自己已經有字了嗎?而且還是爛俗的德華.

方德華?你咋不叫劉德華呢!

"陳少爺,我家少爺才剛醒來,而且有些不大記得以前的事了,還請多多見諒."

當聽到陳瀟的聲音後,方傑倫以和他年紀不相符的敏捷,和小白一起,飛快的把那堆東西全都收進了大床下,然後才施施然的過來解說自家少爺的情況.

"真的?"陳瀟悲痛欲絕的看著方醒.

"真的."方醒指著自己的腦袋,苦笑道:"我也才醒來沒幾天,以前的事都忘了個乾淨,幸好還有忠心耿耿的老家人在身邊,不然我早就去見我爹了."

說著方醒指指身邊的方傑倫,而方傑倫也配合地擺出一臉的忠仆模樣.

陳瀟的肥臉一顫,擠出了一絲悲痛,然後說道:"德華兄,你放心,有小弟在,保證能讓你重新記起咱們當年的風采!"

風采你妹啊!

方醒到了這時,知道這貨是自己以前的損友,不過看在他聞訊趕來的份上,方醒也就決定原諒他了.

一番講解後,方醒這才知道,原來陳瀟的父親以前和方鴻漸是同年,而且還是一起考中的進士.

只是到了後面,方鴻漸被牽扯到京城的一樁案子里,被就地免職,好在沒有被抄家.

等方鴻漸死了之後,那樁案子都還在發酵中,所以陳瀟一家人都不敢上門.

"這麼說,那個案子現在已經結束了?"

坐在客廳里,方醒喝著小白上的茶水,有些心虛的問道.

"前天聖旨下了."陳瀟一臉便秘表情的沖著南京方向拱拱手,然後說道:"德華兄,令尊只是受到了牽連,如今這個案子都結束了,你也該放心了吧?"

方醒一臉唏噓的說道:"總算是從噩夢中醒來了,此後我當以耕讀為本,若有閑暇,便教教孩子,也算是一個了結了."

陳瀟同情的說道:"德華兄的才華小弟是知道的,只是令尊涉案,斷送了德華兄的前程,真是可悲複可歎吶!"

"嘩啦!"說著,這貨把折扇打開,輕輕的搖了搖.

方醒這才知道,原來因為方鴻漸的原因,自己已經不能參加科舉了.

這可真是個好消息啊!

面對著在邊上伺候的小白一臉的悲傷,方醒覺得自己的運氣真不錯.

他哪會什麼八股科舉啊!要是真去考,說不得寫一張白紙出來,然後以欺君之罪被拉到午門斬首……

"嗯!好香啊!"陳瀟的鼻子抽搐著,和小狗差不多的跟著味道轉向了門口.

"德華兄,小弟今日可是帶著禮物來的,你我兄弟喝一杯?"

這是個吃貨!

臉皮也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