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5章 卑鄙,君家!
"怎麼會這樣……"二長老猶如失去了靈魂的木偶一般,喃喃自語地詢問著,淚水控制不住的流出.

這位平日里一直以笑容示人的二長老第一次在眾人面前流露出如此脆弱痛苦的模樣,"怎麼會這樣!"

他的夫人,因為生孩子難產而死,留下了唯一的血脈.

從那之後,他便將自己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帝豪安的身上.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一直撫養長大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讓他如何接受?

"二長老!"

瞧著二長老雙目泣血的模樣,大長老連忙趕到了他的身旁,緊張而關心地道:"二長老,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到了這一刻,再也沒有人懷疑二長老會是奸細.

相反的,他可能是整件事情中被傷得最深的人.

帝北宸這些年來雖然流落在外,但至少還是平安的回來了,可是二長老的孩子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君家早已經布置好的局,難怪帝豪安會這麼做,因為他根本就不是帝家人!

"君家實在是太可恨了,竟然連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大長老一臉憤然,這種喪子之痛根本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哪怕這件事情並不是發生在他的身上,他都覺得難以接受,何況是二長老?

"君家實在是禽獸不如!"帝北宸目光冷若寒冰,"這個局,的確是常人所想不到的,他們不光對我們家族的嬰孩下手,甚至連他們家族的嬰孩也加以利用,當真是卑鄙至極!"

"若是不徹底鏟除君家,我便不是帝煜絕!"

帝煜絕驟然出聲,森寒的話語散發著無盡的殺氣,可怕的威壓散發而出,俊臉陰沉得嚇人.

這些年來,君家算計了他們太久,但是哪怕雙方之間經常會兵刃相見,他也沒有想到君家的手段會卑鄙到這等程度,竟然連孩子都利用了起來.

旁的他可以不那麼在意,但是這種事情,他不能不在意!

倘若不是北宸運氣好,正好遇到了司徒衍,那麼同樣已經丟了性命了.

他從來不會抱有任何的僥幸心理,既然君家已經將事情做到了這種份上,他若是不教訓君家,那豈不成了懦夫?

瞧著帝煜絕殺氣凜然的模樣,帝家眾人也是同仇敵愾,這樣的對手,若是不盡快鏟除,日後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來.

帝豪安瞧著二長老那幾乎崩潰的模樣,心里也是一陣難受.

他並不想說出這一切,就是不想見到二長老這般痛苦的模樣.

哪怕是自己死了,或許二長老都不至于如此難受,有時候蒙在鼓里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父親,你一定要保重身體啊!"

"你別叫我父親!"

二長老泣血的眸子布滿了仇恨,他竟然替仇家養了這麼多年的孩子,一想著自己的親生兒子,他便覺得自己連死都不配!

如果不能替兒子報仇,那麼他如何有面目去地下見孩子和孩子他娘?

聽著二長老的咆哮,帝豪安身體一顫,面上的羞愧和痛苦也愈發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