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3章 說出真相!
面對著二長老祈求的目光,帝煜絕卻並未回答.

他理解二長老願意為了兒子付出一切的心情,但是,因為奸細的存在,北宸在外流落多年,韻清險些抑郁而終,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所無法原諒的.

哪怕他知道這罪魁禍首是君家,但是這個奸細,他仍然無法放過!

"二長老,這事態有多嚴重,想必你也清楚.

你先起來,至少我們得弄清楚豪安這麼做的原因."

對于二長老,帝煜絕是不忍的.

這些年來,二長老一直都在盡心盡力地為家族奔波,這一點,他一直都看在眼里.

所有長老之中,二長老的修為並不突出,因為他將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為家族打理雜事上,這些事情看起來不算什麼,但很花費精力和時間,二長老卻從未抱怨過半分.

他也不願相信二長老的兒子竟然會是奸細,實在是令人歎息.

聽著帝煜絕的話,二長老面色一白,他也明白帝煜絕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

這件事情的確是太嚴重了,就連他也一直都想著如果能將奸細找出來,必然要將其碎尸萬段,方才能夠發泄心頭之恨.

奈何,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人竟然會是自己的兒子.

"家主,你說得對."二長老點頭,自己剛才的舉動的確是有些太為難家主了.

"豪安,你若是還念及我們的父子之情,你便將這真正的原因說出來,否則,我今日只能與你一同在這里以死謝罪了."

額頭上的傷口觸目驚心,血液順著流淌而下,映襯著那張蒼白的臉龐,讓人心頭震顫.

瞧著這樣的二長老,帝豪安臉上閃過一絲猶豫與掙紮.

"既然如此,那便我以死謝罪,也好過親眼見到白發人送黑發人!"

見帝豪安仍然不願意說出來,二長老也非常絕望,他真的不明白,君家給豪安灌了什麼迷魂湯,以至于到了現在,豪安還一直執迷不悟!

發現二長老准備以死謝罪之後,帝豪安連忙大喊道:"不要!我說!我說便是!"

聽言,二長老這才停下了動作,轉頭看向了帝豪安.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帝豪安的身上,他們實在是太好奇了,君家究竟對帝豪安許諾了什麼樣的好處?

帝煜絕感歎地看了二長老一眼,他也明白二長老是想用這樣的方法逼著帝豪安說出一切.

"帝豪安,你說吧."帝煜絕語聲冷漠地道.

帝豪安沉默了片刻,深深地看了二長老一眼,一抹深入骨髓的痛苦之色在他的臉龐浮現,黑色瞳孔里充滿悲哀,深沉的語聲更透著萬般無奈.

"其實……我不是二長老的兒子."

似乎是用盡了全身的氣力,帝豪安才將這一句話給說出來.

而在說出來的那一刻,他仿佛失去了最後一絲力量,頹然地癱軟在地上,宛若失去了所有生機.

這一句話無異于一顆重磅炸彈在眾人心頭炸響,幾乎所有人都被驚在了原地,瞪大的雙眼寫滿了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