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4章 後悔,蕭彥龍!
他忽然覺得帝煜絕是不是早就已經知曉了這一切,所以當初才拒絕的如此果斷決絕?

早知如此,當初在帝煜絕求和的時候他就應該放下架子,任由此事就此揭過,至少這樣瑟舞的光明聖女之位就不會被奪走.

如今看著昏迷在榻的蕭瑟舞,他真的很心疼啊!

"副會長,這件事是不是真的沒有轉圜的余地了?"蕭夫人還是不死心,她不相信百里紅妝就是那個難得一見的天才.

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童韻書的身上,如今這種情況恐怕就算蕭瑟舞蘇醒過來,精神也會徹底崩潰,除非她能夠搶回光明聖女之位,恐怕短時間內都會一蹶不振.

童韻書歎了一口氣,但我不是他不想給大家希望,不過今天的情況那般明顯,轉圜的余地幾乎不存在.

"今天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百里紅妝不光能夠點亮聖女水晶,而且也證實了她的天賦是真正的滿級."

這一點是她也沒有想到的,早知會是如此,當初就該盡力殺了百里紅妝.

"唉."蕭彥龍歎了一口氣,後悔填滿了他的心頭.

與此同時,君宏城和君凌洵也趕了過來.

他們回來的速度只不過比蕭彥龍等人稍微慢上幾分罷了.

"瑟舞怎麼樣了?"君宏城關心地問道.

"應該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所以暈過去了,身體無礙."蕭彥龍目光複雜地道.

"今天這件事情別說是瑟舞這孩子受不了,就算是我們也無法平靜應對啊……"

君宏城的心情其實糟糕到了極點,努力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和蕭家結成聯盟,最看重的便是蕭瑟舞光明聖女的身份.

這會兒倒好,光明聖女直接落到了帝家的頭上,當真是讓他沒法在帝煜絕面前抬起頭來啊.

他忽然覺得這一切根本就是帝煜絕下的圈套,知道蕭瑟舞不可能成為光明聖女,所以這才放棄了與蕭家之間的聯盟,讓他竊喜不已,卻又受到這般打擊.

"帝家實在是太可惡了,恐怕他們早就知曉百里紅妝是真正的光明聖女,卻故意等到今天這樣的日子來打擊瑟舞."

君凌洵雙手握成了拳頭,臉上盡是憤怒之色.

他可是很清楚蕭瑟舞對于今天的紀念儀式有多期待,卻在她最期待的時刻被別人奪走了一切,換作誰都無法承受.

就在眾人交談的時候,蕭瑟舞悠悠轉醒,一眼就瞧見了圍繞著自己的眾人,清眸中透著一絲茫然,轉眼之間便徹底清醒了過來.

下一秒,她迅速的站起身來,目光轉向了蕭彥龍,"父親,光明聖女之位現在如何了?

後來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這里?"

瞧著蕭瑟舞那激動而緊張的模樣,蕭彥龍也有些不忍卻還是歎了一口氣,道:"瑟舞,這些事都已經過去了,以後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聽言,蕭瑟舞微微一愣,神色茫然,眼角卻不自覺地有著淚水溢出,"所以,這個位子真的被百里紅妝搶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