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9章 一品銘紋師!
瞧著一旁蕭彥龍和君宏城那複雜的臉色,帝煜絕心里就一陣痛快.

這兩個家伙聯手來看他的笑話,沒想到最終反倒是這種情況,想想他就覺得有趣啊!

"咚!"

隨著一道沉悶的鍾聲響起,關荊山的聲音也緊跟著響了起來,"考核結束!"

此話一出,高台上頓時傳出了不少繪制失敗的聲音.

失敗的銘文師學徒瞧著桌上那已經報廢了的銘紋師,眸光一陣黯然,一個個都是垂頭喪氣的,極為挫敗.

至于已經繪制成功的銘文師們則是一臉傲然,一品銘文師和銘紋學徒,這可是截然不同的兩種身份!

銘紋學徒只能算是做略有了解罷了,雖然頂著銘紋師的頭銜,但其實根本就算不上銘紋師,自然也不可能獲得他人對待銘紋師般的尊重.

不過,一旦成了銘紋師,哪怕只是一品,那地位也是截然不同的.

銘紋的檢驗無疑是極為簡單的,只要看著其所顯示的特定光澤便能夠判斷.

高台一旁的公告板上頓時就出現了考核成功的一品銘紋師的名字,其中,百里紅妝的名字赫然排在第一,最為耀眼.

因為,她是最先完成的銘紋師.

瞧著這個肯定的結果,蕭瑟舞的最後一絲希望也徹底破滅了.

百里紅妝……竟然真的成了銘紋師!

"關乾,都是你透露的好消息!"

蕭瑟舞氣急敗壞地看著關乾,只覺得自己快要氣炸了!

她真後悔當時沒有弄清楚情況就安排了這麼一出,本以為關乾自身是銘紋師,對于這方面應該再了解不過,誰曾想關乾根本就弄不清楚狀況!

關乾的臉色也異常難看,年輕的臉龐滿是震驚與疑惑,他想不明白,既然百里紅妝本就是銘紋師,為什麼還想著進藏書室?

這個女人做事未免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以至于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來.

"瑟舞姐,我真的沒想到會是這樣."關乾連忙解釋道.

蕭瑟舞眉頭緊皺,狐疑地看著關乾,目光定定地注意了他半晌,直到關乾被盯得心里發毛之後,蕭瑟舞這才出聲道:"關乾,你該不會是被百里紅妝收買了,所以和她聯起手來坑我的吧?"

聽言,關乾微微一愣,連忙解釋道:"瑟舞姐,這絕對不可能!我和你認識了這麼多年,怎麼會故意坑你呢?"

瞧著關乾那緊張解釋的模樣不像是作假,蕭瑟舞這才收回了目光,只不過臉色仍然難看至極.

帝煜絕瞧著一旁佯裝著若無其事的君宏城,淡淡道:"沒有看到你想見到的一幕,是不是很失望?"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君宏城冷聲道.

"好歹也認識了這麼多年,你是什麼樣的人我可謂是再了解不過,今日過來不就是想看我們的笑話嗎?"帝煜絕揚眉一笑,"不過,你可能要被我看笑話了,這小輩之間的事情你不摻和進來也就罷了,偏偏為老不尊要摻和進來,現在這般模樣……你難道不覺得丟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