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2章 針鋒相對!
關荊山聽著關乾的提議不禁皺了皺眉,平日里這考核一向都是在內部進行,旁人根本無法見到.

今日這般熱鬧的場景本就讓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再加上自己對孫子的了解,恐怕這其中還真的是有一些貓膩.

感受到關荊山那看透一切的目光,關乾不由得低下了腦袋,心中暗暗腹誹:自己應該沒露出什麼破綻啊,怎麼爺爺就好像已經看穿了一切?

蕭瑟舞見狀也連忙出聲:"銘文師公會對于大家而言一直都比較神秘,既然這一次大家都這麼想看,不如就露天進行吧,我相信大家也不會反對的."

人群之中頓時爆發了一道道叫好聲,正所謂看熱鬧不嫌事大,這等機會,他們可不想錯過.

最重要的是,他們也想知道百里紅妝是不是真的有這方面的能力.

如果有,那麼百里紅妝的天賦未免太驚人了,如果沒有,那麼今日百里紅妝如何下台也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不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這都是一場好戲.

關荊山瞧著周圍的情況,雖然料想到了這其中有些不對勁,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這問題究竟出在什麼地方.

君凌洵緊接著道:"大師,你看這些即將進行考核的銘紋學徒也是贊同的."

關荊山轉眼望去,果不其然,那一眾正等著考核的學徒們皆是紛紛點頭,顯得並沒有什麼意見,唯有百里紅妝皺著眉頭.

蕭瑟舞也注意到了百里紅妝臉上的為難之色,頓時眼中的光芒愈發明亮,當即出聲道:"百里紅妝,你該不會是不敢了吧?"

此話一出,眾人的目光落在了百里紅妝的身上,透著好奇.

"我敢不敢與你何干?"百里紅妝挑著眉,唇角扯出一抹邪氣的笑容,映襯在那張絕色容顏上竟有一種難言的妖豔與魅惑.

霎時間,風華無限.

瞧著這樣的百里紅妝,一眾男子皆是不由得眸光一亮.

此等女子,當真是尤物.

若不是帝北宸的身份無法撼動,又一直在百里紅妝身旁,當真是控制不住內心的愛慕啊……

面對著這樣的百里紅妝,蕭瑟舞也有一瞬間的愣神,明眸不禁閃過一絲嫉妒與怨恨.

就是眼前這個該死的女人,搶走了她所有的風采!

"你將自己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為的不就是讓大家伙來好好見證一下你的能力嗎?

現在大家都來了,你應該最滿意才是,又何必遮遮掩掩欲拒還迎?"蕭瑟舞不屑地冷哼一聲,目光中充滿了嘲諷.

"我誇我自己?"百里紅妝輕笑一聲,"蕭大小姐,你做事最起碼也該動動腦子,這件事情究竟是誰做的,大家心里都有數."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蕭瑟舞神色平淡,好似根本不明白.

瞧著百里紅妝和蕭瑟舞這針鋒相對的模樣,一旁的關荊山和柳鈺海不由得對視了一眼,腦海中對這件事情也有了幾分了解.

"看來,此事是年輕人之間的矛盾啊."關荊山幽幽一歎,目光悄然落在了關乾的身上,只是沒想到自家孫子也摻和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