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5章 唯一的辦法!
"我也聽說過這吳尉明的醫術極為厲害,只不過一直以來,他都從未答應過任何家族或勢力成為客卿醫師,怎麼這最後反倒是成了帝家的客卿醫師了?" 楚一峰眉頭微皺,他已經從楚英銘的口中了解到了他這一次在仙云秘境中與帝家結下的恩怨. 想來,在這等情況下,他們要去找帝家幫忙,無疑是極為尷尬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大長老搖了搖頭,"想必帝家是用什麼條件吸引住了他吧." 楚一峰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想當初他可是聽說不少勢力都在想方設法的留住吳尉明. 畢竟,家族之中多了一位這樣的醫師能夠省去很多麻煩. 只不過,最終還是沒有任何勢力成功,不曾想這一次帝家竟然成功了. "家主,這吳尉明醫師有一點好,他樂于助人,但凡是求醫之人,他基本都不會拒絕." 聽言,楚一峰微微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們無論如何都得要去試一試." "父親,我這一次與帝家本就有了仇怨,想必帝家是不會願意出手幫忙的." 楚英銘心頭微沉,當時的他也已經放下了自尊去向百里紅妝求助,可最後還是被拒絕了. 先前自己被拒絕也就罷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父親也要承受這一切. 瞧著楚英銘那糾結的模樣,楚一峰淡淡一笑,目光卻透著堅定. "英銘,此事關系著你的一輩子,不論如何,我們總得要去嘗試一番,否則就這樣放棄,你也不會甘心的." "可是父親,我很了解帝北宸和百里紅妝的果決,他們不可能會答應的." 楚英銘凝望著楚一峰以及大長老,聲音突然暗啞了不少. 不是他想要放棄這個希望,只是不願意讓父親因為他而受辱罷了. "英銘,你不用再多說了."楚一峰抬手,止住了楚英銘想繼續說的話,"恩怨並非沒有消除的可能,我們平日里與帝家也並沒有太多的恩怨. 雖說你這一次與他們是敵對狀態,但我和帝煜絕之間並無恩怨. 小一輩之間的矛盾只要不關系生死,對我們而言都是可以化解的." 楚一峰神色平靜,他早已經做好了准備,只要能將楚英銘的傷治好,那麼他就算是放下這張老臉又如何? 楚英銘怔怔地看著楚一峰,他明白,在這等時候,不論他再怎麼說都不會改變父親的想法,頓時也不再多言,只不過,那目光中隱隱有些複雜在跳躍. 這一日,帝北宸在家族晚宴上直接被自家祖母給拉到了一旁. "北宸,這一次你們去仙云秘境可當真見到了少楓的心上人?" 云依姍的臉上盡是好奇之色,直到現在,她都還沒有從帝少楓的口中聽到半點消息. 無奈之下,只能將這目標轉向帝北宸了. 帝北宸瞧著一臉好奇的老太太,俊臉上也浮現了一絲無奈. 其實他早就猜到了老太太一定會問他這個問題,所以這兩日他基本上都在住處,很少出來,沒想到這一次還是被堵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