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4章 郁悶,君家!
相比于帝家此刻那喜悅的氣氛,君家卻是截然相反.

隨著君玄霄帶著君凌洵回到家族之後,君家的眾人知曉所去的十名修煉者竟然只剩下一人後,大家的心情都跌到了谷底,整個家族都被一層陰霾所籠罩.

"凌洵,你們是被帝家人伏擊了嗎?"

君家家主君宏城凝望著君凌洵,面色沉重而壓抑,那微沉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威壓,使得在場的眾人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會觸怒他.

君凌洵低垂著腦袋,倘若當真是被帝北宸等人伏擊也也就罷了,偏偏這一次還不是這樣的情況.

"此次我們在仙云秘境中遇到了很多危險,都是因為意外而隕落."

伴隨著君凌洵的話音落下,議事堂內的家主包括一眾長老皆是不由得愣住.

他們幾乎已經認定這一切都是帝家所為,思量著該如何去報複帝家,然而,現在竟然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死于意外?

這簡直比死在帝家修煉者的手上更讓他們難以接受!

"什麼意外竟然會讓你們損失如此慘重?"

君宏城眉頭緊鎖,這等情況,同樣超出了他的預料,不過,這倒是讓他的怒火平息了幾分.

"家主,此次仙云秘境中的情況不同于以往.

不光是我們,很多勢力都是損失慘重,不過,襲韜卻是死在了帝北宸的手上!"

一提起君襲韜的死,君凌洵的臉上就浮現了濃濃的憤恨之色,"倘若不是蕭瑟舞手中擁有一張遁符,當時我也得死在那里了.

只可惜,遁符只能帶兩個人走,我沒能救回襲韜."

"帝家那個流落在外的小子?"君宏城挑眉,目光陰沉而複雜,更透著一絲懷疑,"他不過才回到帝家不久罷了,實力竟然那麼強,連你們都不是對手?"

"沒錯,那帝北宸不過來自下層界,實力根本就不夠啊."

眾人面面相覷,由始至終,他們其實根本就沒有將帝北宸給放在眼里.

"這件事情說起來倒也古怪."君凌洵歎息了一聲,"那帝北宸和百里紅妝手段極多,根本就不像是來自下層界的人.

這幾個家伙根本就是扮豬吃老虎,我覺得這可能就是帝家故意設計的計謀,好讓我們上當."

如今的他愈發確定這就是帝北宸等人故意設計出來的圈套,表面上一副根本不是對手的模樣,就等著人上鉤.

"你將具體情況細細說來."

君宏城緩緩出聲,就目前所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倒是越聽越讓人糊塗了.

君凌洵也不隱瞞,當即便將在仙云秘境中遇到的種種情況一一說了出來.

原先議事堂的眾人心頭只有憤怒,不過在聽完這一切之後,眾人的面色都變得凝重了起來.

"大長老,你有什麼想法?"君宏城看向了君玄霄,問道.

君玄霄上前一步,道:"以我所見,這帝北宸和百里紅妝恐怕不簡單,我們不能再忽視他們了.

先前煉丹大賽的時候就是因為我們忽視了百里紅妝的煉丹術,才會落得這般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