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3章 窩里斗!
君凌洵微怔,面對楚英銘的質問,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楚英銘說得不錯."南宮羽青點頭,"君凌洵,你之前這個計劃就設定的有問題. 如果你們當時能讓大家相信帝北宸等人說的是假話,一切不也就不會發生了? 現在倒好,因為你的餿主意,徹底將我們給連累了." 一提起這一點,南宮羽青心里也極為郁悶. 要知道他一直以來也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可是因為這一次的謊言被揭穿,顯然信服力比起以前弱了不少. 偏偏目前而言只有損失,根本就沒有半點收獲. "你馬後炮有什麼用?"君凌洵有些不服,"當時你不也是什麼都沒說,最後提出要將仙靈草拿出來的人也是你." 在見到大家爭吵得越來越凶之後,蕭瑟舞忍不住出聲道:"你們別吵了!這樣有用嗎?" 伴隨著蕭瑟舞的話音落下,楚英銘三人只是不悅地看了對方一眼,卻是沒有再說話. 的確,這等時候他們再如何窩里斗都已經沒有任何用處. 哪怕他們根本就不想再和對方聯手,但是環境所迫,哪怕是他們不想聯手也不行. "現在說這些也沒用,最重要的是找到過河的辦法."楚英銘臉上的怒意消散了幾分,取而代之的是認真與凝重,"這片河岸很不安全,我總覺得如果繼續在這里待下去會發生什麼事." 他對于危險一直都有一種預感,雖然說不清道不明,但是這種預感一直都極為准確. 所以,按照他現在的想法,最好是能盡快離開這里. 聽言,君凌洵亦是點頭,不過眉宇間更是攀上了一絲愁容. "根據帝北宸他們之前所了解到的情況,想要度過這河流完全就無解啊……" 一旦沒有了元力保護,面對河流里的食人魚群,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 倘若只依靠自身的力量,別說是在海里根本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就算是在岸上,面對魚群,那也是非常困難的. 四個家族的子弟聞聲都陷入了沉默,這才是最讓他們覺得無奈的地方. "我們先想想吧,總會想出辦法來的." 南宮羽青歎了一口氣,雖然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唉,如果我也有一只飛行契約獸就好了." "現在想這些有什麼用?還不如想點靠譜的!" "你們說帝北宸說的是真的嗎?他該不會是為了做生意所以故意這麼說的吧?" "不會,陳鋒也是這麼說的." 一時間,四個家族的子弟聚集在一起,各種各樣的猜測和想法都冒了出來. 另一邊,在小玄子的不懈努力之下,一眾修煉者都已經成功過了河. 眾人看著河對岸的四大家族,或奚落或同情或感慨. "夜色已經深了,我看我們暫且就在這里休息吧,待到明日再考慮離開."帝少楓的聲音響了起來. 帝北宸等人皆是沒有任何意見,如今情況不明,誰也不知道前方會不會有其他的凶險,自然還是天亮了再出發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