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0章 提醒,帝少楓!
他早就已經了解,百里紅妝的優秀與傑出. 但他仍然要道歉,因為只有這樣,他才會真的安心. 同樣的,他這樣的稱呼也代表著很多子弟的認可. "不用在意之前的事情,我並沒有放在心上." 百里紅妝笑意盈盈,柔和的目光宛若春風,讓人心頭暖洋洋的. 然而,面對著百里紅妝的寬容大量,帝志澤卻更加慚愧. 一直以來,他自詡自己何等人才,只因為出生而沒有受到絕對的重視,而現在,他方才明白他們之間的差距,根本不是一條溪流,而是一條鴻溝. 帝繁皓等人的眼中綻放著星星點點的興奮光芒,明明現在仍然處于危險之中,卻莫名的覺得一陣心安. 只不過,這一幕落在楚英銘的眼里卻是分外的刺眼. 自己被帝北宸毫不留情地懟了回來不說,反倒是成了帝北宸收買人心的墊腳石,這就讓他更加不痛快了. 君凌洵在見到帝北宸拒絕了楚英銘的提議之後則悄然松了一口氣,他還真是擔心如果帝北宸答應了,那麼他和蕭瑟舞可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畢竟,如此一來,他和蕭瑟舞等人就等于被孤立了. 不過,現在楚英銘被拒絕了,那就證明南宮羽青的請求也不可能會答應. 畢竟,南宮羽青與帝北宸之間的恩怨可比楚英銘與帝北宸之間的恩怨更重. 雖說他也一樣過不了河,但只要有人墊背,那也是極好的. "北宸,你們越是到後面就越是要小心,說不定等人數少了之後,他們會趁機對你們出手. 依我看,我們還是先過去,反正只要讓小玄子來接其他的修煉者就行了." 帝少楓的聲音響了起來,提醒著帝北宸. 經過剛才的做法之後,很顯然,對方已經徹底將他們給恨上了. 一旦有機會,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對他們出手,因此,他們也得要小心才行. 聽著帝少楓的話,帝北宸亦是點了點頭,這種可能性的確不小,他們不能冒著生命的風險. 事實上,君凌洵等人的確打著這個主意. 因為,他們注意到帝北宸等人正在安排其他的修煉者一一過河,而他們卻暫時還沒有要過河的意思. 只是沒想到,下一刻,帝北宸的呢個人竟然跟著玄火妖鵬一起過河了. "可惡!"君凌洵忍不住暗啐一聲,雙手緊握成拳,帶著滿腔恨意與怒火. 他現在只覺得必須得盡快將帝北宸給解決了,否則這帝北宸一定會成為他的心頭大患. 以前的帝家對于他們而言就已經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不過經過他們這些年的提升之後,情況終于有所好轉. 倘若帝北宸這一次不出現,他們君家定然能夠在這仙云秘境中強過他們一頭. 誰能想到天有不測風云,帝北宸偏偏在這種時候回來了,還死死地壓制住他,他心頭的郁悶可想而知. 蕭瑟舞看著憤怒的君凌洵,目光幽深而無奈,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最終會淪落到這般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