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4章 當面對質!
林踏星此刻嘲諷起南宮羽青來也是不遺余力,以前的他和南宮羽青並沒有什麼沖突,因此也從來不曾將這些放在心上.

現在雙方已經成了仇敵,他說起來自然是不客氣.

事實上,這些年來面對著這張臉,他也覺得自己忍耐得挺久的了.

"林踏星,你在找死!"南宮羽青怒意洶湧,本就難看的臉龐猙獰起來宛若怪物,"你要知道,你族人的性命可都掌握在我們的手里!"

"君凌洵,子然和盈盈現在在什麼地方?"

帝北宸俊眸微眯,視線冰冷而暗含銳芒.

"他們自然是落在我的手上."君凌洵挑了挑眉,"你現在跪下求我,說不定我心情好就告訴你了."

"做夢!"帝北宸神色冰寒.

"我看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君凌洵眼中浮現了一絲怨毒的光芒,自從君襲韜隕落之後,他就已經打定了主意,不論如何都一定要讓帝北宸等人為君襲韜償命!

因此,他便想出了這個最好的主意.

"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這仙靈草就在帝家和林家修煉者的手中,只要殺了他們這仙靈草就是誰的!"

君凌洵聲音洪亮,一瞬間便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但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帝北宸等人明顯的感受到周圍一眾修煉者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很多,那目光也變得愈發熱烈.

仙靈草,那是足以讓一眾修煉者發狂的寶貝!

不論是誰都無法抵擋仙靈草的吸引力!

在注意到眾人這般變化之後,君凌洵眼中也浮現了一絲得意之色!

只要能夠殺了帝家和林家這一行修煉者,那麼無疑就為他們君家的崛起掃平了障礙.

何況,他已經得到了一部分仙靈草,此刻再得到一部分,他絕對是那最大的贏家.

然而,在感受到眾人那蠢蠢欲動的狀態之後,帝少楓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我知道大家都聽了君凌洵的讒言,不過我認為這事情也不能只聽一人的片面之詞.

我希望大家能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做一個解釋."

帝少楓神情從容,並未因為大家的改變而感到半點緊張與慌亂,相反的,他的平靜與淡然讓大家那顆迫切的心放緩了幾分.

"帝少楓,到了這種時候,你難道還要狡辯不成?"蕭瑟舞忍不住出聲道.

這件事情的真相,她也很是清楚.

雖說君凌洵得到了一部分仙靈草,但總體而言,還是帝家等人手中的仙靈草更多.

"我狡辯?"帝少楓輕笑一聲,眼中的厭惡之色愈發明顯,"這一路走來,你們不知往我們身上潑了多少髒水,現在更是想借助大家的手來消滅我們.

只不過,我們不會讓你們的計劃就這樣得逞!"

"沒錯,你們一次又一次的欺瞞,我們也不會就這樣被你們耍著玩!"

"分明是你們搶走了仙靈草,現在竟然還將所有的事情推到我們的頭上,當真是打得好算盤!"

帝家和林家的修煉者皆是義憤填膺之態,臉上的怒意足以燃燒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