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2章 你替他去死?
"帝家的修煉者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恐怕今天是不會出現了."

"只本想著今天能看一場好戲,順便弄清楚到底有沒有仙靈草存在,沒想到竟然撲了個空,真是讓人失望."

"依我看,帝家恐怕認定這是君家的陰謀,一旦過來就會中埋伏,不過來也很正常."

周圍數個隊伍在見到這一幕之後皆是忍不住議論起來,隨著時間漸漸流逝,這議論聲自然也越來越熱烈.

下一刻,君凌洵直接將帝志澤抓了過來.

此刻的帝志澤哪里還有平日里意氣風發的模樣,此刻盡是狼狽不堪,雙手被君凌洵捆綁至身後,面色蒼白,透著虛弱.

顯然,之前就已經被君凌洵等人狠狠折磨過一番了.

注意到這樣的帝志澤,眾人亦是神色微變,沒想到君凌洵說的是真的,他果真將帝家的修煉者給抓了過來.

最重要的是,帝志澤可不是帝家的普通子弟,據說之前可是很有可能會擔任帝家少主之位的.

哪怕現在帝北宸回來了,帝志澤的身份依舊要比尋常子弟更高.

現在落到君凌洵的手中竟變得如此淒慘,當真讓人感慨.

"大家都說帝家之人重情義,依我看,這根本就是個笑話!"

君凌洵眼底盡是嘲諷,冷然的目光落在帝志澤的身上,笑道:"帝志澤,以前你當著我的面一直很囂張,現在我倒是想看看你還如何硬氣?"

聽言,帝志澤抬眸,冷冷地看了君凌洵一眼,那冷冽無波的目光透著堅韌與不屈,更透著深沉的厭惡.

"那也比你這樣的卑鄙小人好!"

"倘若不是你串聯他們一同動手,就憑你,想抓住我簡直是做夢!"

帝志澤咬牙切齒,這所有的一切都讓他感到恥辱.

他竟然會落到最讓自己不屑的人的手上!

"砰!"

君凌洵毫不客氣地一拳頭砸了過去,帝志澤的臉龐頓時轉向了一旁,仔細一看,便會發現他的唇角已經溢出了鮮血.

"那又如何?至少你現在落在我的手上,你的生死由我來掌控!"

"君凌洵,你別太過分了!"

這時,一名帝家子弟忍不住憤怒地吼出聲來.

南宮羽青見狀不由得輕笑一聲,"帝繁皓,這都已經死到臨頭了,你們還兄弟情深呢?

要不然……今天你代替他去死?

反正你也就是先去地下探探路,他明天就會來陪你了,怎麼樣?"

一邊說著,南宮羽青伸手拍打著帝繁皓的臉龐,一下下的宛若巴掌,發出啪啪的聲響.

與此同時,眾人也能注意到帝繁皓的臉正在迅速紅腫起來.

"我替他就替他!"帝繁皓也不遲疑,"就你們這幫卑鄙小人的得瑟嘴臉光是看著就讓人厭棄!"

"喲呵,你還挺能耐!"南宮羽青輕笑一聲,眼眸深處卻沒有半點笑意,"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話音剛落,南宮羽青一腳就直接踹向了帝繁皓的肚子!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鏗鏘而有力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