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5章 發誓,君襲韜!
百里紅妝仔細查看了一番識海中的情況,便發現原本光滑平整的識海此刻已經出現了道道裂痕,以至于她的精神狀態十分不穩.

之前太過著急,她都沒能來得及仔細了解這情況,現在了解之後,她便也就明白這情況有多嚴重了.

好在她吸收了那靈魂的力量,雖然她的識海受到了重創,但是她的精神力卻比之前強大了太多.

想要修複這識海,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君凌洵本以為自己就要死在帝北宸的手上,他甚至已經閉上了眼睛去承受這後果,可意料中的痛苦遲遲未曾出現,他方才睜開了雙眼.

這一看,他發現自己已經處于另一個陌生的環境,眼前哪里還有帝北宸等人的影子?

"這是怎麼回事?"君凌洵先是一愣,在發現自己身旁的蕭瑟舞之後,他方才明白了過來,"你用了遁符?"

"沒錯."

蕭瑟舞的臉上盡是輕松的神色,所幸在進入仙云秘境之前,父親將這遁符交給了她,否則她此刻已經沒命了.

想到這里,蕭瑟舞滿臉笑容的看向了君凌洵,"剛才真是太危險了,如果不是有這張保命符,我們兩個都已經沒命了."

直到現在回想起之前的情況,她還有些後怕.

真沒想到之前的他們穩超勝券,沒想到最後竟然徹底翻盤.

說來也算是百里紅妝運氣好,如果不是最後帝北宸他們出現,獲勝的一方人就會是他們.

君凌洵微微一愣,目光連忙掃向四周,在發現並沒有君襲韜的身形之後,他的臉色也變得無比難看.

"襲韜呢?"

聽著君凌洵的話,蕭瑟舞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神色間透著幾分歉然,"君公子,我的這張遁符只能帶兩個人離開,所以……"

"君襲韜在他們的手上已經沒命了."

君凌洵的臉上布滿了陰霾與沉重,"我說過不會放棄他的."

"君公子,之前也是沒有辦法了."蕭瑟舞出聲解釋,"如果我剛才不捏爆這張遁符,那麼我們兩個也只能一同死在那里.

現在我們還活著,至少還能為他報仇,我相信二公子會明白的."

然而君凌洵則一直保持著沉默,看著蕭瑟舞臉上所揚起的輕松笑容,他只覺得分外刺眼.

一種難言的惱火在他的心頭蔓延開來,"你能想象到襲韜知道我們將他拋棄之後的絕望與痛苦嗎?"

從小到大,他一直都和襲韜關系最為親近.

不論是吃飯,修煉或是其他,他們一直都在一起,更是立下過誓言,不論如何,都不會拋下對方,因為他們是最好的兄弟.

然而,在這生死的關頭,他竟然逃跑了!

想到這里,君凌洵滿是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再度睜開時,那幽黑的瞳眸已經布滿了仇恨的火花.

"襲韜,你放心,我一定會親手為你報仇,以慰你在天之靈!"

君凌洵咆哮出聲,真摯誠懇的話語透著迫切與記恨,猶如誓言一般在這空曠的天空中回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