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1章 辦法,君凌洵!
"百里紅妝,你太無恥了!"蕭瑟舞眼中燃燒著憤怒的火焰,"你出爾反爾!"

"蕭瑟舞,自己弄清楚,我由始至終都沒有說過要放了你,何來出爾反爾這一說?"

百里紅妝目光微冷,"再說了,論無恥,這一點我可比不上你們."

感受百里紅妝話語中流露出的森冷寒意,蕭瑟舞不禁將求助的目光轉向了君凌洵.

現在就只能靠君凌洵來想辦法了,她已經落在百里紅妝的手上,顯然說什麼都沒有用處.

"大哥,這可怎麼辦?"君襲韜眉頭緊皺,"沒想到這百里紅妝還挺有腦子的,我們若是直接攻擊她,恐怕蕭姑娘會直接丟了性命."

原本百里紅妝已是甕中之鱉,想要逃跑,根本就不可能!

現在挾持了蕭瑟舞,他們反倒是受了限制,根本不敢直接出手.

因為一旦蕭瑟舞丟了性命,他們和蕭家的聯合恐怕也會受到影響.

所以不論如何,他們都一定要保住蕭瑟舞.

"君公子,這百里紅妝極為狡猾,我們得想個辦法才行."

許明磊面色同樣難看,原本他就一路躲避著百里紅妝的追殺,只擔心百里紅妝會找上來.

直到遇到了君凌洵等人之後,他才徹底安心.

畢竟君家和帝家之間的恩怨,他們所有人都很清楚.

正是因此,他直接將自己與百里紅妝之間所發生的沖突說了出來,並且讓君凌洵等人早做准備.

對于君凌洵的手段,他也感到很奇怪.

之前小黑出現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但是君凌洵仿佛早有預料,直接就讓他們向著一個地點攻擊.

就這樣,小黑落入了他們的手中.

事實上,那樣一個小白點,就算是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恐怕他都不會注意到.

從這件事之後,他才覺得君凌洵同樣是一個可怕的存在.

如果可以,他現在只想快速離開,並不想與他們多打交道.

只可惜,眼前這般情況顯然是不可能的……

"百里紅妝,你雖然救下了你的契約獸,不過你也知道它的狀態很虛弱."

君凌洵篤定的看著百里紅妝,"只要你放了蕭姑娘,我便將這東西還給你,如何?"

話音落下,君凌洵的手中出現了一個透明的玻璃瓶,里邊晃動著鮮紅的液體.

見狀,百里紅妝目光一凝.

"那是小黑的精血!"白獅連忙出聲.

"沒錯,那是我的精血."小黑目光灼灼,眼中盡是憤怒.

它從出生以來,還從來沒有被人如此對待過,抽離精血的感覺最是痛苦.

"如果將這精血拿回來,小黑的情況會好轉嗎?"百里紅妝出聲詢問道.

對于這方面她倒也不是很了解,妖獸與修煉者之間始終是有著一些差別的.

"可以."白獅點頭道.

蕭瑟舞也聽到了百里紅妝和兩只契約獸之間的對話,當即連忙出聲道:"既然如此,百里紅妝,那你還考慮什麼?"

"百里紅妝,你可接好了."君凌洵唇角勾起一絲笑意,直接將玻璃瓶向著百里紅妝身旁不遠處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