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新婚之夜
若是因為此時而讓皇上對自己生出意見,那可就糟了.

雖然百里震濤連忙表明了心跡,軒轅禦天的臉色卻並未因此而緩和,轉而道:"婚禮繼續吧!"

眾人面面相覷,看模樣皇上是因此而對百里將軍生出嫌隙了.

禮畢,百里紅妝在嬤嬤的陪同之下來到了婚房.

嬤嬤在叮囑了一些事情之後便離開了屋子,只剩下百里紅妝一人留在屋內.

百里紅妝松了一口氣,這成親實在是太累人了.

相較而言,帝北宸還要在外陪賓客,想必更累.

"主人,那百里震濤這下怕是要倒黴了吧!"小黑笑問道.

它早就看那個老家伙不爽了,今日瞧見百里震濤啞口無言的模樣它更是覺得一陣痛快!

"至少因為這件事情,皇上對百里震濤頗為不滿,想必這段時間百里震濤是要夾起尾巴做人了."

小白雙眼彎成了月牙,每次看著百里震濤對主人大發雷霆的模樣它就一陣氣悶,今日的算是報仇了!

"哈哈,從此以後再也不用見到那個老家伙讓人厭惡的嘴臉了."

黑白毛球一陣高興,雖然這場婚約有些鬧劇,但至少百里震濤再也沒有資格說百里紅妝分毫,它們的耳根子也能夠清淨了.

百里紅妝微微一笑,想必現在百里震濤一家子正如坐針氈吧.

即便她知曉自己並非百里震濤的女兒,可她依舊要為死去的百里紅妝討回公道!

"主人,桌上好多好吃的."

小黑的視線凝固在了桌上的酒菜上,其實一進屋它就已經被這酒菜的香味吸引了.

百里紅妝柳眉微挑,她今天的心情頗為不錯,當即一揮手,"吃吧!"

照顧賓客並非短時間內就能結束的,她倒不如先填飽肚子.

月上柳梢,夜涼如水.

當帝北宸推開房門的時候便瞧見桌上的一片狼藉,俊臉漫開了一抹笑容,對于這一幕他絲毫不覺得奇怪.

畢竟,他娶回來的娘子不論哪個方面都不同于尋常女子,而這正是百里紅妝的魅力所在.

"娘子,我來了."

帝北宸面帶笑容緩緩走到了百里紅妝的面前.

帝北宸顯然喝了不少酒,俊美的臉龐透著些許醉意,與平日里倒是有著一些差別.

見帝北宸喝酒之後還不忘掩藏自己殘廢的事情,百里紅妝的眼底漫上了一抹欣賞,這家伙實在不簡單.

"辛苦你了!"百里紅妝挑了挑眉,輕描淡寫道.

帝北宸眉頭微皺,"難道娘子只想對我說這句話嗎?"

"不然呢?"

帝北宸曖昧一笑,轉而倒了兩杯酒來到百里紅妝的面前,一杯遞給了百里紅妝,"願我們白頭到老."

百里紅妝微怔,瞧著帝北宸似笑非笑的臉龐,倒是不知道這家伙是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我們不過是相互合作罷了,你說得未免太過認真了."百里紅妝緩緩道.

"娘子真是煞風景."帝北宸故作不滿,"在這新婚之夜,至少得說些應景之話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