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站起來了,帝北宸
從秦雅芸的遺物中,百里紅妝找到了一塊白色玉佩.

這便是當初掛在她脖子上的玉佩,而這也是她與父母相認的唯一憑證.

將玉佩掛在自己的脖子上,百里紅妝眸色深沉如夜,她從未想過自己還有如此撲朔迷離的身世……

是夜.

帝北宸瞧著心不在焉的百里紅妝,關心道:"娘子,你今天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自從今日見到百里紅妝開始,她就一直在思索著其他的東西,即便和他交談也經常慌神.

聞言,百里紅妝微微搖頭,"沒什麼."

在知曉這個震驚的消息之後,她便一直在思索著如何才能夠了解當初的真相.

只是茫茫人海,光憑著一塊玉佩想要知曉這一切,實在是太難了.

帝北宸深深地凝視著百里紅妝,突然出聲:"雖然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你可以信任我,如果需要我的幫忙,盡可直說."

見帝北宸神色認真,百里紅妝明白他是真的想要幫助自己,當即點頭道:"謝謝."

帝北宸並未多言,如果百里紅妝想跟他說,那麼自然會說,如果不願意說,他也不去問.

"我來為你施針吧."百里紅妝莞爾一笑,"今日結束之後,你就能站起來了."

帝北宸抿唇一笑,"辛苦你了."

這六天以來,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雙腿的麻痹正在一點點的消失,如今小腿已經完全恢複,只是雙足還是沒有任何感知.

只待今日治療結束之後,他便能夠重新站起來了!

遠處的黒木內心已經對百里紅妝感激到了極點.

自從少主雙腿陷入麻痹以來,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少主發自內心的笑容了.

因為百里紅妝,少主才能夠重新回到當初.

……

百里紅妝蒼白著臉收回了銀針,嘴角卻溢出了笑容,"你站起來試試."

帝北宸微怔,他坐在輪椅上已經太久,幾乎快忘了站起來的感覺.

此刻聽著百里紅妝的話,他的心沒來由的一陣顫抖,或許是期待了這一天太久.

當這一天到達的時候,他的心里竟會升起一絲害怕.

倘若沒有成功站起來,那麼他豈不是又要墜入萬丈深淵?

百里紅妝淡笑不語,只是鼓勵地看著帝北宸.

她接觸過很多病人,所以能夠理解帝北宸此刻的心情.

帝北宸的臉色恢複了平靜,顯然是做好了心里調節,雙手扶著輪椅緩緩站了起來.

再度感受到這腳踏實地的感覺,璀璨耀目的笑容綻放在了帝北宸的臉上.

時隔這麼久,他終于站起來了!

腳步向前,帝北宸走了幾步,突然間,他在桃林中飛身而起跑了起來,動作靈敏到讓人絲毫看不出他曾在輪椅上呆了那麼久的時間!

百里紅妝笑容清淺,身為醫師,能夠看到病人恢複健康同樣是值得開心的事情.

黒木亦是喜不自勝,激動地險些說不出話來,"少主……少主站起來了!"

他真得特別想放肆大吼出聲,三年了!

他們家少主終于站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