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與眾不同
"我看上的女人,絕對不允許他人染指!"

百里紅妝沒想到軒轅桓竟然會做出如此瘋狂的事,當下右腳猛然一抬,同時一記響亮的巴掌也招呼在了軒轅桓的臉上!

"啪!"

軒轅桓捂著自己的被打的臉,憤怒地望著百里紅妝,"你敢打我?"

"你做出這種事就應該做好被打的准備!"百里紅妝俏臉鐵青,語聲愈發冰寒決絕,"軒轅桓,我看不起你!"

話音落下,百里紅妝冷冷地瞥了軒轅桓一眼隨即回到了宴會場上,軒轅桓剛才所做的事情真是讓她作嘔!

"這個軒轅桓真是太不要臉了!"小黑嘟囔道,"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簡直是個變態!"

"軒轅桓恐怕已經後悔死了,哈哈."

小白得意的笑,能夠瞧見軒轅桓這般吃癟的模樣,它真是覺得心情異常舒暢.

剛回到座位沒多久,帝北宸也回來了.

"娘子,剛才那一巴掌可是不輕."帝北宸輕笑道.

百里紅妝眸光微凝,"你看見了?"

"我回來了之後見找不到你人,就讓黒木推著我四處轉轉,然後……就看到了不該看見的一幕."

"好歹我也是你未婚妻,碰到那種事情你不應該出面嗎?"百里紅妝反問道.

"我知道娘子你一定會給軒轅桓一個教訓."

帝北宸聳了聳肩,嘴角勾勒出邪魅自信的笑.

以百里紅妝的性子斷然不會給軒轅桓半點機會,他也想看看百里紅妝究竟會如何處理.

"果然,不需要我出手,你已經解決了."

百里紅妝打量著帝北宸充滿笑意的臉龐,腦海中卻忍不住地想:自己說的軒轅桓無法與其相比的話該不會被這個家伙聽到了吧?

帝北宸卻是未曾多說此事,只是說了幾個笑話,撇除了百里紅妝心頭的疑惑.

選秀宴結束,百里紅妝並未與百里震濤等人同行,而是由帝北宸將她送了回去.

"娘子,不如今天就來宸王府住下,如何?"帝北宸眨了眨眼,調笑道.

百里紅妝瞥了皇甫一眼,"沒興趣!"

話音落下,百里紅妝也不再理會帝北宸,直接走回了將軍府.

這一次,她想要帶著娘親的東西一同離開,繼續留在將軍府儼然已經沒有了意義.

她不知道百里玉顏這些喪心病狂的家伙會不會將她娘親的東西給毀了,所以她必須帶走.

帝北宸看著百里紅妝緩緩消失的身影,俊臉多了一絲認真.

這個女人,真的與眾不同!

百里震濤等人一回府便詢問下人百里紅妝可曾回來了,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後立即沖了進去.

不論如何,今日之事他們必須要讓百里紅妝給一個交代!

百里紅妝則在黑白毛球的幫助之下迅速收拾好了秦雅芸的的東西.

娘親過世多年,所剩的東西並不多,無非是一些首飾罷了.

只是在這首飾的時候,百里紅妝很驚訝地發現了一本小冊子,里邊記錄著秦雅芸的心情.

隨意地翻開了兩張,百里紅妝覺得這應該是這些東西中最有意義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