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們打個賭
原本嬌小的身形在這一刻仿佛突然變得高大起來. 眾人驚愕地望著百里紅妝,在這一瞬間,他們儼然無法將百里紅妝當成一個不諳世事的小丫頭來看待. "這小姑娘是什麼人?氣勢竟然如此不凡?" "不知道啊,既然侍衛將她帶了進來,想必身份不簡單吧." "這龐堂平當初被趕出太醫院可是滿懷不甘,現在見到太醫院束手無策,自然想報複回來." "我聽說龐堂平離開太醫院之後曾經遇到一名高人,醫術大大提升,若此次太子真的被他醫好了,那麼甯太醫等人可就不好過了,唉." 一道道討論聲此起彼伏地響起. 誰也不曾料到太子此次的病症竟會如此棘手,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他們思量了多種辦法卻是無一可行. 龐堂平被百里紅妝這麼一說,只覺得怒氣一陣上湧,右手猛然探出,儼然是准備給百里紅妝一個教訓. 俏臉漫上了一層冰霜,正當百里紅妝准備反教訓龐堂平的時候,甯宏中擋住了龐堂平的手. "龐堂平,你好歹也是長輩,竟然想對晚輩出手,你還有沒有一點度量了?" 甯宏中面露慍怒之色,當初是他將龐堂平趕出了太醫院,現在龐堂平又來到這里撒野! 只要有他在,他就不會讓龐堂平汙染整個太醫院. 龐堂平猛然一揮,直接揮開了甯宏中的手,"我現在已經不是太醫院的人,你根本沒資格教訓我." 見兩人僵持不下,百里紅妝突然出聲道:"你說我是初出茅廬不懂醫術,難道你能治好太子的病?" 清冷的聲透著嘲諷的意味,她就不明白這家伙連軒轅桓得了什麼病都沒有看過就開始大放厥詞到底是哪來的底氣,還是這年頭白癡已經太多了? 聽言,龐堂平輕笑一聲,這麼簡單的激將法他可不會中圈套. "我若是治不好太子,你也不可能治好!" "倘若我治好了呢?" 百里紅妝嘴角勾出清淺的弧度,凝睇著龐堂平反問道. "開什麼玩笑!"龐堂平臉上盡是嘲笑之色."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稍微掌握了一點皮毛就以為自己醫術了得,你若是能醫好太子,除非這太陽打西邊出來." 任由龐堂平這般嘲諷,百里紅妝卻是絲毫不惱,巧笑嫣然道:"既然你如此肯定,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什麼賭?" "倘若我醫好了太子,你便賠償十萬金幣,並且向在場的所有醫師道歉!" 精致如玉的臉龐流轉著自信與傲然,好似已經勝券在握,熠熠生輝的雙眸滿是挑釁與狂傲,光是氣勢便已經勝過萬千. 龐堂平很想不以為意地答應百里紅妝,可是在聽聞這個賭注的時候那卡在喉嚨的"好"字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十萬金幣,那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即便是他也得賭上全身家當! 偏偏瞧著百里紅妝那張稚嫩明豔的臉,他竟會感到有一絲底氣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