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奇葩的思維
這便是厄咒之體的特點之一,但凡麻痹的地方都被猶如被寒冰冰凍住,這也是帝北宸的手如此冰涼的原因.

"我知道了."百里紅妝緩緩道.

"那是什麼意思?"黒木忍不住追問道,"你知道我們王爺的腿是怎麼一回事了嗎?"

"知道啊."百里紅妝理所當然地應道.

"那是怎麼一回事啊?"

黒木眼眸中透著焦急之色,這百里姑娘既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還不說明到底是什麼原因啊!

風神醫一直都找不出少主身體被麻痹的原因,這才只能使用其他的法子來遏制少主的身體繼續麻痹,但這些都是治標不治本,無法徹底根除.

好不容易有人說知道少主的病症是怎麼一回事卻一直沉默,他心頭的焦急可想而知.

百里紅妝聳了聳肩,俏臉閃爍著無辜的神色,"我是知道啊,但是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黒木一怔,徹底被百里紅妝的回答弄傻了,反倒是帝北宸在聽到此話之後露出了笑容.

"你不是幫王爺診病嗎?當然給告訴我們病症所在啊!"黒木說道.

"我這開的是醫館,可不是善堂."百里紅妝指著神醫坊三個字道,"你們王爺窮的叮當響,連一百金幣都拿不出來,那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要幫王爺診病呢?"

"我樂意!"

瞧著眼前那張俏皮明豔的臉,黒木第一次覺得如此挫敗……

他先前還覺得百里紅妝在少主面前吃癟很有趣,沒想短短時間內百里紅妝就扳回了一局!

"你真的知曉我身體麻痹的原因?"帝北宸收斂了玩笑之色,沉聲問道.

百里紅妝柳眉微挑,俏臉綻著得意的笑容,"那是自然,否則你以為我神醫坊的名字是亂叫的不成?"

帝北宸深深地看了百里紅妝一眼,狹長的眸子再度漫上了狡黠的笑意.

突地,帝北宸緊緊抓住了百里紅妝的手.

"娘子,我都已經是你的人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帝北宸棱廓分明的俊臉閃爍著無辜而期盼的光芒,"我相信看著為夫這樣的受苦,娘子你的心里必定不好受的."

"畢竟傷在我身,疼在你心,你就不要嘴上不承認了."

百里紅妝揉著太陽穴看著眼前這個自導自演,面露嬌羞的家伙,她覺得自己的忍受能力真是快到極限了,還能再不要臉一些嗎?

"我們明明才見第二次面好嗎?"百里紅妝壓抑著怒火沉聲道,"你快點離開神醫坊,現在!馬上!"

她真是不想再見到這個家伙,簡直不斷地挑戰她的忍耐力啊.

說著,百里紅妝便轉身准備走進神醫坊里邊,這個家伙來這里根本就是搗亂的,她懶得再理.

然而,就在百里紅妝甩開手的那一刹那,她發覺帝北宸的右手猛然用力,隨即她整個人便不受控制地向後倒去!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過突然,即便百里紅妝的反應很快,但早有預謀的帝北宸反應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