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一閃而逝的殺機
百里紅妝眸光微凝,她對帝北宸這個提議倒是產生了些許好奇,不由得道:"你怎麼幫我招攬病人?"

雖然她已經想好了打響神醫坊名聲的法子,但她同樣不介意了解帝北宸的想法.

帝北宸眼底的笑意擴大了幾分,"那還不簡單,病人不就在你眼前嗎?"

百里紅妝掃了一眼神醫坊,最終將視線定在了帝北宸的身上,"你?"

帝北宸認真地點頭,笑容優雅,"當然,我不就是現成的病人嗎?倘若你能夠治好我的腿疾,什麼報酬我都可以給你."

黒木神色一緊,少主該不會真打算讓百里姑娘來診治腿疾吧?

要知道少主可不是普通人,連風神醫都束手無策的病症,百里姑娘怎麼可能診治得出來?

瞧著帝北宸那張無所謂的臉龐,百里紅妝當即明白前者根本不相信自己的醫術,換言之他並不相信自己會有高超的醫術.

"反正也沒有其他客人,我就來幫你看一看這腿疾."

俏臉縈繞著自信的光澤,本就清麗脫俗的臉龐刹那間明豔動人,仿若茶花般清新明媚.

話音落下,百里紅妝也不浪費時間,當即拉著帝北宸的手准備把脈.

然而,她不過剛剛觸及帝北宸的手,便發現他的手一片冰寒,與想象中的溫潤截然不同.

帝北宸眼底深處閃過一縷幽光,視線擰在了百里紅妝的臉上.

繼而拉過帝北宸的手,百里紅妝的臉上已經收斂了調笑之色,她有一種預感,帝北宸的腿疾並非尋常的殘廢,而是其他的原因所導致.

"王爺,這……"

黒木面色緊張,少主身份不簡單,身體自然不是尋常人能夠碰的.

若這百里紅妝是對方派出來的奸細,那麼少主豈不是陷入了危險之中?

帝北宸微微擺手,俊臉依舊漾著魅惑人心的笑,"我也想見識見識娘子的醫術."

百里紅妝敏銳地發現了黒木眼中那一閃而逝的殺意,她經曆過很多次戰斗,對于殺意最是敏感.

即便黒木迅速將其掩飾,她依舊能夠發現.

帝北宸,果然不簡單!

至于這私生子的生命,倒也未必是真的,這個男人身上的秘密只怕不會比自己少!

白皙嫩滑的纖手覆著得帝北宸的手腕,從那寬大而粗糙的掌心,百里紅妝便能夠判斷出這是一只常年握劍的手,否則不會有這樣多的老繭.

由此至少能夠斷定帝北宸的實力不弱,但凡修煉刻苦的人,實力都不會太差,何況帝北宸不是普通人.

在百里紅妝打量著帝北宸的時候,帝北宸也同樣在打量著百里紅妝.

據他所知,將軍府嫡小姐一向不受人寵愛.

五歲之時被查出無法修煉之後便被所有人唾棄,一個身居閨閣的女子怎麼可能會醫術?

難不成百里紅妝一直都在隱忍著修煉學習,與自己一般都是被迫受制于人才不得不忍?

他來到風博國已有三年之久,百里紅妝從未進入過他觀察的視野,可如今他卻覺得百里紅妝身份不簡單,至少背後有高人指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