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帝北辰的調查
一時之間,雖然大家都站在神醫坊前未曾離開,可誰也沒有走進去.

他們都在等待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出現,只不過,這人卻是久久未曾出現.

眼前這一幕並未超出百里紅妝的預料,事實上,當她准備開神醫坊的時候便已經料到了會有這般結果.

季文斌在神醫坊成功開張之後便回到了萬藥坊,他這個掌櫃總是得照顧生意的.

"這前三位病人可是免費治療啊,為什麼沒有人進去?"

人群之中,一名剛來到神醫坊門前的男子見大家都止步不見,不禁好奇地問道.

"這醫師可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又沒有長輩坐診,誰敢去讓她診治?若是出了什麼問題豈不是很倒黴?"

"唉,只怕是哪個有錢人家小姐的鬧劇,還是走吧!"

眾人紛紛搖頭,原本門庭若市的神醫坊漸漸冷清了下來,終究沒有人願意去陪一個小姑娘上演一場鬧劇.

瞧著這一幕,百里紅妝表情依舊淡然,她此次開醫館可是將目標都放在了達官顯貴的身上,只有這些人才能夠付出足夠的報酬.

她沒有太多的時間來懸壺濟世,開這間醫館也不過是為了自己的修煉鋪路,尋常百姓來與否,她都不甚在意.

然而,人群之中的一道身影深深地看了百里紅妝一眼,確認了百里紅妝的身份之後便迅速離開了去.

宸王府.

"你說百里紅妝開了一間神醫坊?"俊美無雙的臉龐漫上了興趣,帝北宸把玩著手中的扳指望著前方的黒木.

黒木認真地點頭,"不錯,只不過百里姑娘的年紀沒有信服力,因而沒有任何病人光顧."

帝北宸神態閑適,對于這一幕毫不意外,"百里紅妝的反應如何?"

"很淡然."黒木思索了一瞬,又打量著眼前的帝北宸,"就像少主你現在的表情一樣."

深若大海的眸泛著藍紫色的光芒,帝北宸頓了頓,"這個百里紅妝與較之以往倒是完全不同,你可查到她這些年來有什麼際遇?"

"根據我查到的情報,這百里紅妝的變化是從自殺未遂之後開始的,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黒木疑惑道.

"如若不是換了一個人,那就是她一直在隱藏."帝北宸眼眸微眯,"難道這一切的隱藏都僅僅是為了取消與軒轅桓的婚約?"

換了一個人,這個想法只是理論上存在,事實上可能性太低,如此一來只剩下隱藏這一個可能.

百里紅妝直到被退婚之後才突然改變,除了這個理由之外,著實沒有了其他的理由.

黒木愕然,一直以來都是軒轅桓不滿婚事,難道百里姑娘也恨死了這樁婚約?

"黒木,稍後隨我去神醫坊走一趟."帝北宸淡笑,"我也該去看看我的娘子如何了."

本就愕然的黒木在聽聞帝北宸此話之後更是瞪大了雙眼,恨不能打自己一巴掌來確定真實性,這種話真的是少主說出來的嗎?

"主人,一直都沒有病人來啊."小黑坐在桌子上,一雙圓潤的大眼寫滿了苦惱之色.

她還盼著神醫坊生意火爆,她能跟著主人有肉吃呢,現在就怕連主人自己也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