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奇葩的癢癢粉
在這癢意撓心的情況下,百里玉顏根本顧不了軒轅桓在場,整個人都恨不能在地上打滾.

"好癢,真的好癢!"

瞧著這樣的百里玉顏,軒轅桓皺起了眉,"玉顏,你這是?"

"太子殿下,我身上好癢."百里玉顏抓得眼淚都掉下來了,"快幫我!"

軒轅桓驚疑不定,道:"你等著,我去幫你找醫師!"

原本平靜的將軍府變得忙碌起來,如果說一開始大家都沒覺得百里玉顏的情況有多嚴重,後來在見到百里玉顏將身上抓出一道道血痕時,血肉模糊時他們才意識到這不是不是小事!

百里紅妝瞧著外邊的動靜,精致研美的臉龐勾勒出妖嬈的笑,這些癢癢粉,不過是一點教訓罷了.

若不是百里玉顏心腸歹毒,不光將原本的百里紅妝毒瞎,又勸其自殺,百里紅妝也不會死,這一條命的賬,遲早是要還的!

"主人,你這癢癢粉有這麼大的功效啊!"

小黑眼里透著濃濃的驚訝,原本在知道主人只是讓它往百里玉顏的身上撒癢癢粉的時候他還覺得不滿.

這個女人如此可恨,只有這麼一點小把戲根本算不得利息.

而現在它在聽聞百里紅妝將臉都給撓破了,身上的肌膚幾乎沒有完好之處的時候,它才明白是它低估了癢癢粉的威力.

百里紅妝淡淡一笑,"我配置出的癢癢粉自然不是尋常的癢癢粉可比."

"這麼下去,百里玉顏會不會死啊?"小黑好奇地問道,那種女人,死了也是為民除害!

"那倒不會,癢癢粉是有時間限制的.這只是中級癢癢粉,效果為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之後自動失效."

"如果她能忍住一直不撓的話就不會有事,如果撓的越用力,這癢感也會越強."百里紅妝聳了聳肩,"很明顯,百里玉顏沒那麼聰明."

小白嘴角抽搐,主人真是牛啊!

這個設計未免太奇葩,忍住不撓,這有幾個人能做到啊!

"那為什麼軒轅桓沒有出現這個問題?"小黑疑惑,鄙夷地望向了小白,"你該不會沒成功吧?"

小白連忙擺手,"這麼點小事我怎麼可能辦不成?"

"軒轅桓身上的不是癢癢粉."

深若古井的漆黑瞳眸漫上了一抹冷芒,只為了確定自己心頭的猜想便來此肆虐,軒轅桓簡直由始至終都沒有將她當成人來看!

對于這樣的敗類,癢癢粉未免有些小兒科了!

她之所以現在沒有正面與軒轅桓抗衡,為的不過是日後給軒轅桓一記更響亮的巴掌!

"那是什麼?"小白好奇地問道.

自從主人從萬藥坊回來之後便在屋內配置了不少東西,它看不明白也就沒有多問,現在知曉了效果之後它倒是對這些瓶瓶罐罐的有了興趣.

"軒轅桓砸破了我的腦袋,我就讓他嘗嘗疼痛的滋味."百里紅妝眸光微冷,"過幾天就知道了."

瞧著那碎裂在地上的房門,百里紅妝俏臉漫上了一層陰霾,這門是沒法修理了,干脆任由它去吧.

在處理了一下額頭的傷口之後,百里紅妝便進入了修煉狀態,兩只毛球也回到了混沌之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