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毛球的使用方法
"沒什麼."

軒轅桓漫不經心地回答,伸手直接拿起了一個茶杯砸向百里紅妝!

他必須要肯定這個事實,章平二人是在跟蹤紅妝的時候被打暈的,如果紅妝真的不是百里紅妝,為什麼會寫出那樣的話語讓他被人奚落?

因為此事,如今他已經成為整個皇城的笑柄,就連父皇對他也頗有不滿.

瞧著軒轅桓的動作,百里紅妝的眼中掠過一抹寒芒,這個混蛋竟然想出用這種方法來試探自己!

砰!

百里紅妝不偏不倚,那茶杯重重地砸在了她的額頭上!

"啊!"百里紅妝順勢向著後方倒去,她明白今天不這麼做,軒轅桓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她!

在實力沒有強到足夠自保之前,她只能夠繼續扮演一個廢物瞎子.

見百里紅妝被茶杯砸中,軒轅桓眼底浮現了滿意之色,什麼都可以裝,但是本能反應無法裝.

百里紅妝還是那個瞎子廢物,他真是想多了!

"太子殿下."

百里玉顏松了一口氣,既然軒轅桓這麼對待百里紅妝,想必是不會對她有任何感情了.

"沒事了,我們走吧!"

軒轅桓得意一笑,他此番前來只是為了確認百里紅妝依舊是個瞎子.

既然現在已經確定了,他可是根本不願意再看到這個廢物一眼.

聽言,百里玉顏雖然疑惑不解,卻也乖乖地跟著軒轅桓准備離開.

倒在地上的百里紅妝瞧著軒轅桓這個敗類,深若幽潭的鳳眸漫上了一抹寒芒,十指輕彈,黑白毛球直接飛射而出!

"我靠,上一次把我們當軟墊,這一次又把我們當暗器!"

黑白毛球不滿地跳腳,不過還是乖乖地跳到了百里玉顏和軒轅桓的身上.

半晌,隨著兩人離開雅萱閣,黑白毛球亦是滾回了屋子.

"成功了?"百里紅妝挑眉望著眼前的兩只小家伙,唇角卻勾出了淺淺的弧度.

"那當然,我們出馬,還有什麼事情搞不定?"小黑得意地道,顯然想學百里紅妝挑眉毛,只可惜它壓根沒有眉毛,看起來倒像是眼睛抽了.

百里紅妝嘴角綻開妖嬈的笑,"現在還不是報複的時候,我就先收一些利息!"

百里玉顏剛回到婉欣閣准備好好服侍軒轅桓的時候,臉色突地一變,身上怎麼這麼癢?

軒轅桓見百里玉顏呆呆地站著,動也不動,不禁問道:"玉顏,你怎麼了?"

"沒事,沒事."百里玉顏強撐著笑容,身子卻忍不住地擺動,身上的癢意越來越甚,仿佛有無數只小蟲子在她身上爬一樣.

"你到底怎麼了?"

軒轅桓皺眉,他被父皇責怪本就心情不佳,此刻又看著百里玉顏不斷地扭屁股,好像在嘲諷他一樣,心頭更是沒來由的一陣惱怒.

"難道你也想嘲笑我不成?"

百里玉顏連連擺手,"太子殿下,我沒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百里玉顏急紅了一張臉,"我只是身上很癢."

說著,百里玉顏根本忍受不了身上的癢意,開始不斷地抓撓起來.

這一撓,百里玉顏只覺得一陣舒服,只不過越撓越癢,根本停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