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以身相許
百里紅妝黑若深潭的眸子漾著璀璨的光,果然如她所料的這般,軒轅桓沒有認出她的身份!

一個月的時間里,她的相貌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她在將軍府一向受人苛待,自從被退婚之後更是不受重視,下人送來的飯菜也一天不如一天,再加上郁郁寡歡,整個人都面黃肌瘦,丑陋不堪.

經過一個月的修煉之後她的肌膚這才飽滿了起來,氣質與神采都與以往截然不同,相信即便是百里玉顏見到她都很難確定她就是百里紅妝.

快步走到帝北宸的身旁,黑白毛球此刻早已經傳聲給她抱怨個不停,沒想到第一天出門就被百里紅妝用來當了軟墊!

"公子,我這軟墊救了你,你是不是該……"

百里紅妝話未說完,那背對著她的金色身影突然轉過身子,一張俊美的臉龐出現在了的面前.

這一看,百里紅妝的話音陡然停了下來,即便她早已經聽聞宸王爺俊美無雙,可見到的時候依舊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

男子五官俊美,眉眼唇鼻無一不精致到了極點,雙眸漾著如月光清輝般的光芒,澄澈而璀璨.

溫醇而迷人的笑容綻放在這無雙的俊顏上,俊美如神邸,仿佛烙印進了心里,過目難忘.

一襲金色錦服穿在他的身上,尊貴耀目,光是氣質便遠遠勝過了軒轅桓等人.

"姑娘,謝謝你的軟墊."

溫醇悅耳的聲音傳來,帝北宸淡笑著望著百里紅妝,那如黑曜石般深邃明亮的眸子亦是掠過了一抹驚豔之色.

百里紅妝聞聲迅速回過神來,即便從三樓墜落下來,帝北宸似乎也沒有那般驚慌失措,看來,她倒是有些低估了他.

青蔥般五指探出,百里紅妝臉上漾著明媚狡詐的笑容,"公子,好歹我的軟墊也救了你,是不是該付點報酬?一百金幣!"

聽言,帝北宸眼眸深處同樣漫上了一絲狡猾,俊臉卻是一片認真,"還請姑娘幫個忙."

百里紅妝疑惑,這家伙還有什麼忙要自己幫?

下一刻,在百里紅妝驚訝的目光中,只見帝北宸平躺在地面上,道:"姑娘可以再摔一次,在下來做你的軟墊,我們兩不相欠."

百里紅妝嘴角抽搐,誰沒事去從三樓跳下來啊!

這家伙長得一副俊美正氣的模樣,卻是光明正大的耍無賴啊!

"你好歹也是王爺,該不會想賴賬吧?"

百里紅妝瞪著雙眼望帝北宸,本想著借這個機會從後者手里撈點金幣,沒想到這家伙這麼小氣,連這種無恥的法子都想得出來.

沒錯!就是無恥!

"我可不是賴賬的人!"帝北宸義正言辭道.

百里紅妝臉色這才緩和了幾分,然而,帝北宸接下來的話卻讓她有了跳腳的沖動.

"可是……我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了."帝北宸苦著一張臉做思索狀,"不如……以身相許?"

"在下這副皮囊還是勉勉強強能看的."

百里紅妝只覺得太陽穴在跳動,身邊這個低著腦袋一臉嬌羞猶如待嫁的女子一般的帝北宸到底是要鬧哪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