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皇上的私生子
宸王爺?私生子?

這兩個詞迅速在百里紅妝的腦海中掠過,對于這個宸王爺她倒也有一定的了解.

如果她是皇城百姓茶余飯後的笑料之一,那麼這宸王爺應該就算是笑料之二了.

三年前,當今聖上突然封了一名名不見經傳的男子為王爺,在朝堂上引起軒然大波,此人便是帝北宸.

即便朝臣非議,皇上依舊一意孤行,封了王爺又給了賞賜,自那之後風博國便多了一位殘廢王爺.

一時間,謠言四起,大家紛紛猜測帝北宸是皇上的私生子,否則這樣一個無才無能的殘廢何德何能成為王爺?

然而,皇上在知曉了這一謠言並沒有出面解釋,反倒像是默認了一般,久而久之,大家便默認了帝北宸的身份.

原以為皇上排除眾議給了帝北宸封賞必定是十分喜歡他的,不曾想皇上除了第一年對帝北宸頗為不錯之外,後來便越來越淡,帝北宸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百里紅妝緩緩向著那喧鬧之地走去,或許是抱著難兄難弟的想法,她對帝北宸也有著一絲好奇.

畢竟這偌大的皇城中,日子像她這麼淒慘的,除了帝北宸之外再無人可比肩.

走入人群包圍圈,百里紅妝順著眾人的視線看去,只見醉仙樓二樓站著數道身影,一眼便瞧見了那讓她厭惡的不喜身影.

軒轅恒!

只見軒轅恒一臉跋扈之態,不屑地望著身前那端坐著的淡金色身影.

"帝北宸,你說我要是不小心撞到你,將你從這三樓推了下去,你會怎樣?"軒轅桓嘴角漾著譏諷的笑,那玩笑的態度儼然將帝北宸當成了玩物!

百里紅妝看著那背對著下方的淡金色身影,此人應當就是帝北宸無疑.

"太子若是想失手,我又能做什麼?"

淡淡溫醇的聲音透著些許嘲諷,恍若一陣清風自心間拂過,透著灑脫與淡然.

軒轅桓一怔,眉頭緊皺,望著眼前一張泰然自若的臉龐,他甚至懷疑此刻自己才是被欺負的人一般.

他最是厭惡帝北宸這般淡然的模樣,好似不論什麼事情都不能對其造成任何影響.

宛若他才是高高在上,而自己不過是一介跳梁小丑,讓他看笑話罷了.

"大哥,他這樣一個廢物能怎麼樣?"

二皇子軒轅景並未發現軒轅桓與帝北宸之間的暗潮湧動,笑道:"直接將他推下去不就知道了?"

話音剛落,軒轅景佯裝腳下不小心,整個人絆向帝北宸,雙手一推,帝北宸便向著欄杆之外沖去!

只聽聞一道欄杆破碎的聲,緊接著一道金色的光便從三樓墜了下來!

百里紅妝眸光微凝,這軒轅恒真不是東西!

帝北宸雙腿殘疾已是夠慘,軒轅恒還是不肯放過!

一抹嘲諷漫上了黝黑的瞳,軒轅恒最喜歡做的不就是這種落井下石的事嗎?

不論是她,還是帝北宸,軒轅桓都不願意放過,卑劣無恥!

不少圍觀者都移開了眼,宸王爺的確可憐,可他們不過是平民百姓,又能做的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