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輕舟的用意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秦箏箏為了害顧輕舟,徹底得罪了密斯朱.

密斯朱在教育界的影響力極大,很快聖瑪利亞學校的教導就找到了顧圭璋,要求顧圭璋給顧維和顧纓辦退學手續.

這還算是比較好的,只是讓顧家主動去退學.

如果顧家不肯,教會學校會開除顧纓和顧維,到時候她們更慘.

現在沒有提出開除,不是密斯朱的仁慈,而是顧家僅僅得罪了她,但是顧纓和顧維還沒有犯下被開除的罪行.

沒有罪行,教會只得施壓.

但是顧家若是不聽,非要讓女兒留校,那麼將來罪行肯定是有的,哪怕沒有,栽贓也要潑顧纓和顧維一身汙的.

而顧輕舟的入學申請,也被打了回來.

一口氣折損三女,顧圭璋暴跳如雷!

顧輕舟到家時,顧圭璋正好下樓要出門.他眼底的淤積很重,昨天一夜未睡.和秦箏箏吵完,顧圭璋還要繼續去托關系.

他不能任由孩子們真的被退學.

"阿爸."顧輕舟貼著牆根,低垂眉眼,乖巧聽話.

顧圭璋沒理會,氣哼哼的走了,他知道顧輕舟委屈,此刻卻沒心思安撫她了.

他三個女兒未嫁,若是被教會學校退學,以後顧家什麼名聲?

他的女兒是金枝玉葉養起來的,理應嫁入豪門,難道便宜那些在辦公樓做事的鄉下佬?

可豪門娶少奶奶,身份地位不說,被退學這塊汙點是怎麼也抹不去的.

顧圭璋不惜千金,也要擺平此事.

他剛走,秦箏箏也追著下樓了,她是追顧圭璋的.

顧圭璋腳步快,秦箏箏沒追上,就瞧見顧輕舟,又要厮打她:"你這個小賤人,都是你害我們的!"

秦箏箏臉上,兩個很清晰的巴掌印,都是顧圭璋打的.

顧輕舟抓住她兩只亂揮的枯瘦胳膊,微微笑了.

秦箏箏纖瘦窈窕,個子比顧輕舟高,卻沒想到小巧玲瓏的顧輕舟,居然比她有力氣.

她被顧輕舟捏住手腕,拒絕動彈不得,心下大驚,同時破口大罵.

"太太,東西全是您自己准備的,怎麼反過來說我害你,我哪有那等本事?"顧輕舟笑道.說罷,微微用力,將秦箏箏甩開.

秦箏箏踉蹌數步,差點跌下樓梯.她深沉的眼眸迸出炙熱怒焰,恨不能將顧輕舟燒死.

一夜未合眼,秦箏箏眼角的皺紋更深了,肌膚泛黃,老態遮掩不住.

顧輕舟站在樓梯的蜿蜒處,突然停下腳步,居高臨下打量秦箏箏.同時,秦箏箏也抬眸看她.

兩人目光一撞,在空氣里碰撞處激烈的火光.

"太太,您比我母親還要大兩歲,若是我母親沒死,現在也不及您的風韻--太太,我母親是怎麼死的?"顧輕舟言語溫柔,淡淡問道.

秦箏箏如遭雷擊,頓在那里,腳步有點不穩.

顧輕舟淡笑,沒有繼續欣賞秦箏箏的狼狽,轉身上樓了.

她仔細鎖好房門,在心中把所有事都細想了一遍,確定毫無破綻時,她又睡了個回籠覺.

睡醒之後,已經是晌午,推開後窗,可以瞧見庭院整齊的雨花石小徑,陽光下泛出五彩的光芒.

空氣里有米飯的清香,終于到了午膳.

顧輕舟簡單梳洗,下樓去吃飯.

除了秦箏箏和顧圭璋,全家人都在.

秦箏箏是沒有胃口,而且不想讓兩位姨太太看到她臉上的巴掌印子,失了正房主母的威嚴.

"你為何要害我們!"老四顧纓質問顧輕舟.

"好好吃飯!"兄長顧紹沉聲發話.

家里尊卑還是有的,父親不在家,顧紹的話很管用,老四斜眼瞪顧輕舟,卻也不敢再造次了.

顧緗吃不下,很快就放了碗筷,折身上樓了;顧維和顧纓也吃個了半飽就走了.

飯後,顧紹也上樓了,他還有功課要做;二姨太去後花園散步,只有三姨太和顧輕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吃傭人端過來的蛋糕點心.

"......老爺不甘心,四處走訪,只怕要利用你."三姨太蘇蘇低笑,眼波橫掠過顧輕舟.

她說顧圭璋利用顧輕舟,無非是顧圭璋借口自己是司督軍府的親家.

"你忙碌一場,最後什麼也得不到,還要被人利用,心里生氣麼?"三姨太又問,聲音慵懶清冽,像只狡猾的狐狸.

"不生氣."顧輕舟道,"誰說我什麼也得不到?"

三姨太明眸微睞,等待顧輕舟的下文.

"現在,學校是逼迫她們主動退學.若是她們留下來,犯了更多的錯,被學校開除,那她們還有翻身的機會嗎?"顧輕舟和三姨太咬耳朵,吐氣如蘭.

三姨太眼眸微微綻放精光.

開除,自然比退學更好.這麼想來,顧輕舟也不算失敗.

而且這件事顧圭璋還沒有搞定,成敗與否,現在論之為時過早.

"幫我一個忙."顧輕舟道.

三姨太問:"何事?"

"我要一台相機."顧輕舟道,"最好今晚就弄到手."

"要拍什麼?"三姨太又問.

顧輕舟微笑:"此事你不用管,幫我弄到相機."

三姨太端正了身姿,穿著玻璃絲襪的細長美腿從旗袍的底端伸出來,嫵媚到了極致,似有風雅從眉梢飛出來:"我幫你借到相機,你怎麼感謝我啊?"

"我欠你一個人情."顧輕舟道,"你想要人情麼?"

當然想!

三姨娘眼波流轉,片刻才靜靜道:"好,我幫你借到相機."

黃昏的時候,顧輕舟坐在窗前的書桌前,溫習英文,瑰麗的晚照從襯窗照進來,染得她的眸子也變成了瑰金色.

窗外的陽台上,一張藤椅里躺著個頎長的男孩子,他的余光忍不住打量那側剪影:長發如墨,披散在削瘦纖薄的肩頭,她的雪膚修頸映成一條優雅的弧線,眸子迎上了晚霞,絢麗灼目.

他呼吸屏住,一顆心亂跳.

"阿哥?"小人兒終于看到了他,輕聲喊他.

顧紹卻窘迫尷尬,匆匆回了自己的屋子,並未回應她的招呼.

顧輕舟心里沉重.

顧紹對她真好,讓缺少關愛的少女感受到了溫暖,可他又是秦箏箏的兒子......

一時間,顧輕舟有點茫然.

感情是非常複雜的,它絕非簡單的對錯,愛的反面也不一定就是恨.

她正想著,有人輕輕敲她的房門.

"誰?"顧輕舟問.

門外卻沒人回答,代替的是另一聲敲門,顧輕舟精神一緊,全身戒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