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第2012章 我女婿【補14-6】
真有哪一步,最多也就是從葉家挑選一個還過得去的小輩,讓他坐上去,就算是葉家贏了的一種表象意義罷了……

葉紅塵心念陡轉之間,竟突然感覺,自己剛才靈機一動,初衷是為了坑那個什麼魔頭而想出來的陷阱計策,居然還有另一層意義……端的切實可行,造福古今啊……

其實又何止葉紅塵一人,舉凡列座在此的眾位絕頂高手無不為之眼前一亮.

"當然,這件事在滅魔之後定然還要增加具體細節限制才可以.老夫的琉璃天,怎麼也不能就那麼平白送人,紅塵天帝,此世之首,也不是那麼好就位的!"

琉璃天帝摸著下巴說道:"不過就當前狀況來看,我的初衷還是有很大機會實現的!"

葉紅塵好奇的問道:"初衷?什麼初衷?"

琉璃天帝嘿嘿一笑:"琉璃天帝這個帝位我說當厭煩了這是實話,可是隨意將這尊帝位予人,也不可取,我所設想的最理想狀態……莫過于就是我招個女婿,然後我將整個琉璃天打包送給我女婿當我女兒的嫁妝!這樣一來,我可自在逍遙,琉璃天也後繼有人,原本以為這種想法實在太過理想,現在看來,卻大有機會!"

葉紅塵聞言詭異一笑:"是麼,我看你這願望不好實現!女婿,你女婿是誰?"

琉璃天帝亦是詭異一笑:"有你這老家伙幫手,本帝的願望怎會落空,你幾次三番提到當年的婚約之說,本帝之所以沒有否定,就是覺得這婚約,還是很靠譜的!"

說罷,垂涎的目光登時鎖定了葉笑.

葉笑聞言卻是嚇了一大跳,瞪著眼睛說道:"天帝陛下請慎言,陛下跟葉大先生有沒有舊約也好,那也是天帝與葉家之事,跟葉某人何關?……天帝陛下,你你……你可不要亂說."

琉璃天帝哼了一聲,斜著眼睛說道:"葉小子你說什麼?!先不說你小子正是姓葉,本帝與葉家之事,根本就是你的事,光說你把我閨女藏在你的生死堂里面偌久,難道真當老子全然不知道嗎!?我那丫頭都跟你住在一起了,你還想讓她嫁給別人去?我可跟你說,你要是敢再說半句推脫之言,信不信老子揍你小子的?!"

葉笑一時間瞠目結舌,張口結舌,啞口無言,半晌無語,愣是沒敢再吐出一個字!

他之前一直都將冰心公主當做了冰心月,還真就忽略了其公主的身份.

再說了……我真沒碰您的女兒啊,怎麼就賴上我的呢……

這天帝級別的大能,都是這種貨色嗎?

葉大先生也好,琉璃天帝也好,都是靠賴的嗎?!

真真是辣眼睛啊!

而旁邊的聞人楚楚滿眼盡是幽怨的望過來.

君應憐斜著眼睛,眼神好似刀子一般的盯著他.

唯有玄冰仍舊保持著微笑,一派從容.

蘇夜月噘著嘴看著他,腮幫子都鼓了起來:這個花心大蘿蔔……

月霜月寒兩女眼神複雜的看著他.

哎,哥哥身邊的女人怎地越來越多了呢,到底多少是個頭啊……

"天帝陛下,你怎麼想怎麼做都是您的事情,但我委實沒碰她啊……"葉笑沉吟半晌,終于還是決定將實情跟琉璃天帝說清楚,這個黑鍋實在不好背,還是先解釋解釋再說其他.

琉璃天帝大人聽聞葉笑的辯解之說,登時勃然大怒:"姓葉的小子,你恃強留客,毀我家閨女的名節,現在你居然還想不認賬?葉笑,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種吃干抹淨一抹嘴就走的人渣!"

葉笑一頭黑線,結結巴巴辯解:"這……這從哪里說起啊……這實在是……這委實莫須有的事情啊."

不怪葉笑不複平日里拿著不是當理說,沒理攪三分的風采,當初貌似確實是他留冰心月滯留在君主閣地界之內,此刻被人家老爹抓到要害,當真不敢強辯,至少也是沒有強辯的理據!

琉璃天帝瞪著眼睛,不容置否的說道:"你小子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既定事實已成,只等天下平定,老夫立即為你倆舉辦婚禮,昭告天下."

琉璃天帝頓了一頓又道:"我知道你小子現在心里正自偷著樂呢;我閨女漂亮的如同天仙一般……她都不在乎你已經有這麼多女人了,如此的紆尊降貴,偏你還要拿喬,再拿喬,信不信老子大耳刮子抽你……"

葉紅塵看著葉笑身邊幾個女子,出聲打圓場道:"這有什麼問題……不就是又再多找個媳婦麼?再說了,你都已經這麼多了,虱子多了不癢,是不是這麼說……"

虱子多了不癢?

玄冰,聞人楚楚,君應憐,蘇夜月,月霜月寒等人盡都以一種欲待殺人的目光盯著某人.

有這麼說話的嗎?

只聽葉紅塵又自繼續說道:"反正你小子也沒有舉辦過婚事,這次就干脆統統娶了,有我,還有琉璃,還有東天大帝夫婦,還有……這麼多英雄好漢一起為你慶賀這場世紀婚禮,這是多麼好的事情,多麼的高大上,端的千古一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此事就這麼定了!葉家老子說的算,反對,質疑,否定,統統無效!"

此言一出,玄冰,君應憐眾女看向葉紅塵的目光已然轉為充滿了善意,這樣的世紀婚禮那個女子不想擁有,促成此事的人,怎地也不會是個壞人不是!

葉笑又再度瞠目結舌,啞口無言.

這他麼的叫什麼事,我都他麼的還什麼都沒說呢……怎麼就叫做這麼定了?

"你姓葉,我也姓葉,這點總沒錯吧,雖然你這家伙一直不承認,但你源自我葉家血脈總沒錯吧?"葉紅塵干脆趁著這事兒挑明了身份,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公地道.我這邊,完全可以代表葉家;琉璃那邊,可以代表好多;恩,就這麼地吧.琉璃,哈哈哈……想不到咱倆當初的約定,最終還是達成了,冥冥中自有定數,無可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