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第2005章 熊大熊二
黑霧中年人哈哈一笑,道:"說的也是.白公子威名赫赫在那些人的記憶里面委實是蓋世雄威,無匹無對."

這家伙赫然在拍白公子的馬屁了.

白公子何嘗不知此君言不由衷,以青云天域修者的層次眼力閱曆見識以及他們眼中的白公子,卻又何能入得了眼前此人的眼中,此際不過是有求于己,這才口是心非的吹捧!

白公子眸子愈發的清亮,沉聲道:"閣下將自身底蘊道明,足見赤城,然而有些話我仍要問仔細,比如……既然那位所設結界周密無隙,你們根本出不來,甚至只能用天緣垂釣的方式來獵取血食,這已然證明你們確實出不來那封閉的黯界,否則以你們的實力與天賦之能,早就稱霸我們所在的這片星空了……那麼,這一次,你們卻又是如何能夠來到我們這一界的呢!?"

黑霧中年人桀桀一笑,道:"這卻是要感謝你口中的那位北天大帝了."

白公子皺眉:"哦?"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道:"他的其中一個手下,大抵是他的什麼丞相?自身修煉的萬煞魔功乃屬極魔之功,而且在以魔功占卜的時候,催動了天煞星象."

中年人詭異的笑了笑:"那天煞星象,正是我們族群原初之時放出去的一部功法……當時在整個星空世界,散出去不下數十萬本,只要彼端有人修煉運用,我們就可以憑著感應,以本身元靈狀態,殺過去獵取血食的一門功法桀桀……"

中年人一陣怪笑.

……

"天煞星象,原來是天煞星象……"白公子歎了一口氣.

原來還是北天大帝那邊出了問題.

白公子所知淵博如海,自然知道所謂天煞星象乃是天外天秘傳無數歲月的異種功法,此功法能夠以人力引星力,借助周天星辰浩瀚沛然之力完成某些儀式,然此法固然功效宏大,卻極為損耗使用者的血氣,往往動用片刻,使用者縱使修為極高,也會在極短時間內精血耗竭而死,現在想來,真相或許是彼端的黯界靈族借引星辰之力,取走了催動天煞星象之人的全部氣血!

而北天丞相修為已臻永恒境,乃屬當世有數強者,他的氣血之充沛遠勝尋常修者,更兼修行魔功,本質與靈族相類,種種結緣巧合之下,最終引來了這個滅世魔頭!

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在這等兵凶戰危的時刻使用天煞星象占卜,但結果就是如此……

白沉心中歎了口氣.

其實關于為什麼要占卜的這個問題,白沉心內有數,北帝寒江海也是慣經沙場之輩,想必已經看出了局勢的優劣之勢,大抵是想用星占之術一卜自身云數以及轉機所在,不意欲求未達,反而引來這等滅世魔頭,更進一步的加速了自己的敗亡!

"閣下肯將自身來曆盡數道盡,足見合作誠意,我也篤信……"白沉頓了一頓道:"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縱使是整個世界……但我始終想不到你能從我這里得到什麼?或者說,你為什麼要找我合作?你的真實目的在哪里?若是不能就此點達成共識,你我之間終究難以合作無間!"

黑霧中年人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你果然是個聰明的,那咱們就明人不說暗話;之前的天煞星象占卜,乃是那位北天大帝陛下透支了自己所擁有的的皇者氣運所催動,與一般意義上的天煞星象效果迥異,但也正因為于此,這才令到我所在的世界,出現了一道縫隙,讓在左近的我有所感應,趁機逃出那封閉囚籠."

"然而在我出來之後,那道裂縫跟著就消失了,而我的哥哥還在那黯界囚籠之中."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道:"所以,我第一個目的就是……助你修成天煞星象,以你天命之子的氣運催動天煞星象,這樣一來,便能將我的哥哥也引渡過來,你放心,我們之間乃是平等的合作關系,我傳授給你的天煞星象法門乃是全本,此後亦成你自家神通,不會再為我左右,同時,也不會讓你當真損及自身氣數,你催動氣運的部分,可以以大量生靈的氣血同步彌足,最終達成的效果卻是相同的,我所認知的白公子乃是殺伐果決之人,相信不會因為些許生靈性命與我意見相佐!"

白沉沉著的點點頭,道:"恩,閣下如此為我設想,想必除了助令兄脫出囹圄之外,尚有其他的目的吧?"

黑霧畫作的中年人詭異的笑了笑,道:"不錯,我的另一個目的乃是在你得到了這個世界之後,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的時刻,用你那個時候大成的天命之力助我完成一事,僅此而已!"

白沉點點頭,道:"完成一事?!閣下可是要逆轉天命?完成天道軌跡,令到天道重新對已經覆滅的靈族再度認可?然後繁衍靈族,對嗎?"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燦笑道:"還真的就是如此,我助你一靖此天,只此一願不算過分吧?!"

白沉嘿然冷笑道:"若是僅止于此確實不算過分,但真到了那個時候,你們靈族在這個世界上生存,漸次繁衍,為了你族的繁衍,只怕整個紅塵天外天的人都會被你們吞噬乾淨;那麼,就算是我成了世界的主宰,又能如何,又有什麼意義?充其量也不過是一條光杆至尊而已.這筆買賣,我白沉不能做."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哈哈笑道:"絕不至如此?白公子你始終是幫了我族大忙的恩人,我怎麼會做出這般恩將仇報的事情.這片紅塵天外天世界,我族絕不染指.一旦你成就主宰,得到天命,我們就會即時離開這個世界,星空宇宙這麼大,我們何處不可去?現在于我們兄弟,乃至整個靈族而言,需要的乃是休養生息,若是再將動作搞得太大,招惹來如前者一般的超級大能,靈族只怕就要真正滅絕了,相信以公子的智慧,不會判斷不出我的誠意!"

白沉似乎意動了,沉吟半晌道:"但……你為何不去找那搶奪了我的天命的那個人?在那個人身上,豈不是有更龐大的氣運,更加完整的天命?若事有那人相助,你操作起來豈不是更加的快捷?何必要拐一道彎找上我呢?"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苦笑:"我何嘗不想如此;但問題卻在于,那人身上的天命已經不存在逆轉這種可能性,反而是你,這個可進可退的曾經天命者,頗有運作余地!"

白沉長長的"哦"了一聲.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目光灼灼的看著白沉,道:"怎麼樣,話已經完全給你說明白.現在,是你作出抉擇的時候,這個忙,你幫不幫?"

白沉苦笑:"我若是說不幫的話,是不是會立即被你吞噬?"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笑了笑,道:"若然公子拒絕與我的合作,公子的存在于我便是有害無益,我若說不會吞噬你,相信公子也不會相信,是嗎?!"

白沉笑:"既然如此,那我哪里還有選擇麼?螻蟻尚且偷生,不是麼?!"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笑了笑:"你的確是沒得選擇,選擇生路怎地也比神魂俱滅來得強!"

白沉道:"且住,我尚有幾個條件,你若是不答應,我甯可被你吞噬,也不會與你合作."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目光頓時冷峻起來,陰冷的說道:"難不成公子竟是認為吾好說話,又或者是自信奇貨可居,可以威脅我嗎?"

白沉沒有絲毫退步的看著他說道:"威脅與否在于閣下判斷選擇,我這幾個條件怎地也是要說的."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大是慍怒的哼了一聲,顯然對于這件事情的現狀很是不滿.

他自覺已經給出了白沉極為豐厚的條件,一只小小螻蟻,一個區區血食,居然敢反過來威脅自己,實在是太過不知好歹.

但考慮到白沉對于自己的計劃的重要性,卻只能勉力按下火氣,道:"說出你的條件吧!"

白沉緩緩道:"大家彼此合作,各取所需,在當前自然也以互利互惠為大前提,我所說的條件,倒也非關自身便宜,個中究竟,允諾與否,由閣下自行判斷便是!第一個條件,閣下須得即時隱匿蹤跡,若是閣下時長出現,勢必將引起整個大陸對我的敵意,一旦你的身份泄露,我們的計劃,幾乎就沒有完成的可能."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道:"這個自然.我只是在暗中協助出力就已經足夠,這條我答應了!"

白沉道:"其次,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閣下再不能吞噬任何一個人類;你之前一下子吞掉了北天大帝的勢力,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若是持續的發生類似事件,只會讓整個大陸變得同仇敵愾,合力針對閣下這一舉世公敵,縱使閣下能夠滅絕此世,結果仍舊是功敗垂成."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聞言猶豫了一下,但想想也的確是這個道理,不爽的道:"此事暫定如此,余下的等你成就主宰之後再說!"

白沉眼中飛快的閃過一道亮光,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你不能干涉我的戰略計劃.關于征伐天下,我的一切計劃都是早已鋪排好的,絕不容任何人掣肘,你更加不能控制我的自由.我只是在大方向上與你合作,其他的,我自己完全自主."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說道:"這個也沒有問題,在你平定天下的過程中,我的幫忙只會體現在戰力方面,更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智謀運用,這方面還真不是我所擅長,勉力作為,只會越幫越忙,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決計不會干涉."

白沉緩緩點頭,道:"若是閣下能夠信守諾言……那麼,我們自然可以合作."他笑了笑,道:"我能預感到,我們的合作定然會很愉快.但是……與其我希望你遵守承諾,倒不如請你以族群的名義,向天道起誓,在我成就主宰之後,你們退出這片星空,如此,我才會真正安心,可以全身心的與閣下合作."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登時就要爆發,因為若依照白公子所言,以天道起誓,那麼他們在契約完成之後,就必須要真的退出這一片星空.

否則天道的反噬仍舊會將整個族群完全毀滅,這與他一開始的初衷全然的背道而馳.

靈族中人本就是最極端的魔道中人,何嘗會把禮義廉恥信諾云云放在心上,跟白沉搭上關系的初初,黑霧凝形中年人便已經做下利用完了白沉之後,接著就將紅塵天外天吞食得干乾淨淨的打算,卻萬萬沒有想到白沉居然來了這麼一手,提出來這麼一個條件.

釜底抽薪,將紅塵天外天的湮滅噩運徹底斷絕?!

"若是我不起誓呢?"黑霧化作的中年人陰沉沉的說道:"你又待如何?"

白沉淡淡一笑,閉上了眼睛,道:"咱們之間的合作前提,乃是閣下助我一靖天外天,但若是這個結果的前提,是天外天不存,于我又豈有意義,倒不如就請閣下現在就吞噬了我.你之前做的承諾,完全沒有誠信可言,盡數虛妄.我與你合作的結果,最終仍舊只會一無所有,或者比一無所有還要慘淡,因為我豈非也是你口中的血食,你覺得我還會答應與你的合作嗎?!"

黑霧中年人暴怒的吼了一聲,借此發泄著心中的憤怒,旋即重重的道:"罷了,我答應你此誓便是!"

說著,當真就灑出一片黑色的血液,更用族群的名義鄭重的起誓.

須臾,天道印證的聲音傳來,白沉的臉上終于露出來一個爽朗的笑容,道:"合作愉快!"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卻自冷哼一聲,道:"白沉,我知道你是一個聰明,思慮周密,步步先機,但我卻希望你是真聰明,千萬不要想什麼別的不該想的東西,大家合作關系建立,我已經拿出了太多的誠意,你也要相對的拿出你的誠意來,全力以赴!"

白沉道:"我白沉素重信諾!對于應承了的事情,必然會盡力做到!我們之間的合作,閣下確實給出極大的誠意,我自然不會再想其他有的沒的,在絕對的實力之前,小花招豈有用處?!"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道:"你能這麼想最好.請你一定要牢記此點,若是你毀諾,我也會在最短的時間里,將這片天外天世界化作一片廢墟!"

白沉道:"我怎會做出這般自毀長城的事情,你我各有約束在前,若是我毀諾,那麼你就算是吞噬了整個世界,也是我毀諾在先,天道約束不到你,這點認知我還是有的."

黑霧化作的中年人冷冷道;"你明白就好,希望白公子能夠始終聰明下去,一如今日!"

說完,中年人就化作了一團黑霧,顯然是准備散去離開了.

白沉暗暗地松了一口氣,若非親身體會,又有誰能想象到白沉與這靈族皇子交流曆時雖暫,但這份壓力卻是前所未有,竟連心志堅毅如白公子者,也心湖揚波,心境險潰……

只是還不待白公子松一口氣,卻已看到那中年人又出現了,黑霧重新聚合凝聚成人形.

白沉大是意外望著某君,一時間竟猜不到中年人去而複返的用意.

"我幾乎忘了一件大事,我還沒有跟你說的名字呢,若你有事需要我幫手,若沒有沒有的名字作為聯絡契機,如何溝通?!."黑霧中年人和聲道.

白沉面色微微一凝,沉聲道:"果然是大疏忽,那麼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那黑霧中年人燦燦道:"我靈族的本名在這里大抵是不能用了……"

白沉詫異道:"難不成當年那位毀滅靈族的大能竟然神通至此,闊別數十萬年歲月之余,仍對靈族痕跡有所感應,這等神通實在太匪夷所思,可驚可怖了!"

那黑霧中年人臉色一黑:"不至于不至于,那大能固然神通廣大,威能無邊,倒也不至于有閑心琢磨我一個後生小輩,我的意思其實是說……我的靈族本名有點拿不出手……"

白沉八卦之心登時升騰,好奇地問道:"敢問閣下在靈族的名諱是……"

黑霧中年人道:"我和我大哥兩個在靈族的名字乃是熊大,熊二,似是略顯粗鄙了一點吧……"

白沉嘴角一陣抽搐,道:"好名字…好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