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第2000章 戰而勝之
琉璃天帝的眉頭逐漸皺了起來,喃喃道:"怎麼會?怎麼會這個樣子?這場乃是葉笑提議,既然是他挑戰在先,沒有相當的把握怎麼敢提出?但,既然有把握,態勢又怎麼會演變至此,難道是葉笑盲目自大,錯判龍禦天的實力程度,還是臨敵經驗太淺,過度消耗自身元氣,回氣不及……"

琉璃天帝雖然亦為當世極峰強者,但畢竟不是葉紅塵.

葉紅塵除了很了解葉笑之外,更知道葉笑突破了情關,這才見微知著的推測出現在葉笑所有做法,當前狀況的關竅,然而其他人卻是有一個算一個,盡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別看玄冰始終對葉笑充滿信心,不過是因相信而相信,非關眼力判斷!

還有赤火,赤火最是了解葉笑的化不可能為可能的超人之能,每每驚豔之舉,綜合當前狀況以及自身經驗閱曆,隱隱猜到了一點,卻終究不敢篤定,憂喜參半不得止,且憂喜各走極端,既期待自己猜對,又恐怖自己猜錯,心情跌宕起伏,卻又非在場任何一人能夠比擬!

"其實以葉笑的年紀而論……能夠在正面決戰之中,與南天大帝這樣的強者纏戰三千招才落入下風,已屬難能,甚至可以說……這小子乃是紅塵天外天,除了白沉之外的,又一位億萬年都難得一見的絕世天才……但始終是太年輕,鋒芒太露,目無余子,難免剛極而折."

東天大帝白玉天輕輕歎了一口氣,臉上顯現出一絲輕松之色.

畢竟只待葉笑一敗,紅塵天外天的未來大局就基本沒有了葉家軍什麼事情.只憑著葉紅塵和七朵金蓮這幾個人,就算是個人武力再超凡脫俗,卻也再難影響到大局.

隨著時局推移,紅塵天外天將變成一個巨大的蛋糕,靜靜地等著自己的兒子白沉去一口一口的吃掉……

婉兒和秀兒也是一臉的擔心憂慮之色,看著場中,她們與葉笑亦算是頗有交情,大家縱使份屬敵對,是敵非友,但就當前戰局,她倆仍舊希望葉笑能夠勝出.

更有甚者,若是葉笑最終落敗,是否是說……五方天帝仍舊是此世頂峰,無人可以動搖,凌駕,超越的頂峰之人,葉笑不外如是,白公子是否也……不外如是?

白沉眉頭皺起來,眼中有沉思之色,輕聲道:"此事有古怪……葉笑既得氣運所鍾,定然還有翻盤的手段,只看他能不能翻得過來……"

"不知怎地,我就是感到很不對勁."白沉看著場中,喃喃道:"我似乎已經感覺到了陰謀的味道,可是……"

"葉笑,本帝總覺你是可造之材,若是湮滅一時,難免可惜,你若是現在投降,那麼南天大殿之上定然有你一席之地!"龍禦天的聲音沉緩威嚴的響起:"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你當得起!如何?"

葉笑此際臉上早已是汗出如漿,聽聞龍禦天勸降之語,咬牙冷哼道:"你做夢!"

說罷身子驀然一翻,突然間周身紫氣暴漲:"龍禦天,接我一劍!"

一道恢弘紫氣如同長虹一般射出,葉笑的攻擊,在這一刹那間竟然幾乎提升了十倍!

這一劍之威,赫然是前所未見,難道葉笑的下風期已經結束?!

"哈哈哈……垂死掙紮爾!"龍禦天長笑一聲:"早想著你有此一招,葉笑若還有什麼本事大可一一施展出來,本帝讓你盡情施為便是,免得你敗的不服!"

長劍一橫,龍禦天竟是正面封堵紫虹劍,強勢對上葉笑以掌作劍的紫極名劍,如同山呼海嘯的攔截,將葉笑的沛然反撲,完全擋住!

葉笑勉力反撲無功,越見大汗淋漓,然而手下卻是絲毫不慢,又是接連數招攻擊聯袂而至,紫氣掀天而起,雖然此際手中無劍,但以手作劍施展的紫極名劍仍舊是漫天劍氣縱橫,整個交戰場地,長空大地,都是一片紫氣瑩然,紫氛盈天.

劍風四面八方飛射而出,在場每一個觀戰著都感覺渾身上下盡都流溢一陣陣冷嗖嗖的寒意.

"葉笑果然藏有後手,挽回局面,也只能說……唯有南天大帝這樣的老牌強者,才能夠到這等時候還有層出不窮的底牌,將葉笑的翻盤之招徹底壓制……但凡是稍微那麼弱了一點點,只怕都是做不到,然而,葉笑的反撲盡在龍禦天的預算之內,守禦得可謂滴水不漏,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葉笑的反撲不可能始終保持在這樣的極端狀態,一旦等到葉笑攻勢回落,便是龍禦天大舉反擊之時,真到了那時,只怕就是葉笑的敗亡之刻了……"

一個角落里,凌無邪跟在一個氣度悠然的紫衣中年人身後,聽著紫衣中年人的點評,也是默默點頭.

凌無邪自己承認,若是此刻戰局中,葉笑對上的乃是自己的話,恐怕早就翻盤了.

不過親眼看著葉笑孑然一身對戰天帝,凌無邪心中也是巨浪滔天.

誰曾想到,當年在寒陽大陸見到的這一介螻蟻一般的小蝦米,居然在今天,在自己眼前,以一人之力,硬撼此世極峰,一代天帝?!

葉笑,就算是不敵南天大帝,就算是隕滅于此,卻實實在在的比自己強得太多太多了……

凌無邪心中一聲歎息.

隨著戰局持續,仿佛在印證那紫衣中年人的點評預判,葉笑的一輪反撲全無收效,大量靈氣空耗,形勢越來越見不妙,漸漸演變成了被全面打壓,連一招反擊都遞不出去的惡劣地步.

南天大帝的偉岸身影,此際已然充滿了整個天空,全面上風壓制,全面壓倒性的優勢.

葉笑仍在苦苦支撐,但身上已經開始出現傷痕.

鮮血,亦絲絲縷縷的飛將出來.

任何人一看就知道,此刻的葉笑,已經無力回天.

必敗無疑.

大局定鼎!

這會的南天大帝,心中早已充滿了興奮暢快,要知在出手之前乃至交手初期,南天大帝心中的壓力還是很大的;葉笑這般托大,居然不用兵器,且氣場如此之足,若無相當的籌碼底牌怎會如此,今日這場仗只怕不好打了……

南天大帝一直打得都是那麼小心翼翼,每一刻都戒備萬分,唯恐出現任何漏洞,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畢竟自己身上還有傷,還沒有恢複完全,一旦出現紕漏,頹勢再無可挽!

但沒有想到,葉笑的戰力赫然比自己還要更弱一線!

初初得出了這個結論的龍禦天猶自不敢相信,可是戰局持續至此,可謂一切盡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再無轉圜余地了,南天大帝才敢真正篤定,老天爺竟還是眷顧自己的,明明已經是窮途末路,明明已經是大勢去矣,卻還有眼前這份彌足珍貴的轉機!

這可真是哇哈哈哈哈……

現在的南天大帝反而是不急著殺死葉笑了,擺出一種貓戲老鼠的姿態,盡情的玩弄,肆虐,在葉笑身上不斷的制造出一道一道的傷口……

龍禦天此刻心頭的那份快意,當真已經難以描述,簡直就是爽的不要不要得!

"葉笑!"南天大帝龍禦天一聲長嘯震撼長空:"所謂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若有來生,千萬要記得凡事須得量力而行,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哈哈哈……"

大笑聲中,手中的南天一劍閃耀著比暗夜還要更漆黑色的光澤,似乎是將幽冥地府挪到了光天化日之下:"去死吧!"

純黑色的劍光恍如黃泉奔襲,直往葉笑心房要害而去.

龍禦天始終是一方天帝,在眾目睽睽之下刻意凌虐對手,不但顯得太沒有風度,更會招致在場其他強者的反感,尤其是葉紅塵,自己當真虐殺葉笑,保不齊葉紅塵便會不顧身份不顧立場的狙擊自己,今日能夠玩死葉笑,已經是功德圓滿,無謂另生枝節.所以他雖然仍舊感覺意猶未盡,卻還是選擇下了痛下殺手,將可能出現的隱患徹底扼殺.

葉笑此際心中很是悲催,徒歎奈何,卻已無可奈何.

自己之前諸多做作,就是為了將這場大戲持續下去,可是自己明明已臻影帝級別的精彩演繹,竟然還是不夠,龍禦天怎麼就尋思起來動殺手了呢?人家還沒愛夠虐呢?你咋就不繼續了呢?

嗯,不是葉笑又特殊癖好,挨虐沒夠,實在是某人尚差最後一步,才能徹底圓滿,融會貫通.

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之前明明很配合的,虐得特別起勁的龍禦天居然放棄了,痛下殺手了……

"沒用的東西!"葉笑郁悶至極的一聲怒罵:"你的臉……值幾個錢!"

明明身處絕對下風,已然陷入死地的葉笑,隨著一個很突兀的翻身,恍如白駒過隙一般,于間不容發之際,極速移動,左手"砰"地一聲,竟是狠狠地擊打在南天一劍劍尖上!

催動極限修為,痛下殺手,正待一嘗仇人血的龍禦天突感一股難以匹敵的沛然巨力,從劍尖,驀然傳來,這股巨力的威能實在太過駭人,赫然超過葉笑之前所顯現最強力量的十倍以上!

南天大帝驟逢此驚變,縱使心志如何沉穩堅毅,仍舊不免一聲驚呼,整具身軀劇烈一震,如同遭遇電擊,竟然連一動也不動能動了.

轟!

而那口被龍禦天吹噓為南天一劍的神兵,隨著這一擊下來,就此被葉笑一拳轟成了碎片!

破碎的碎屑裹挾著劍氣流光,四散無蹤,與天同塵.

這一瞬的驚變,來得不但變生肘腋,卻是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明明上一刻葉笑還身處絕境,應付為艱,怎地就突然強勢反撲,甚至一擊反撲之下,就轟碎了龍禦天以為長城的絕品神兵南天一劍!

在眾人齊齊錯愕的注視下,葉笑的反撲遠遠沒有止息,反而愈演愈烈--

葉笑身上紫氣恍如凝成了實質一般,隨著那轟然一拳之後,一個旋身之余,左腳沿著神鬼莫測的軌跡,狠狠地踹在龍禦天小腹上!

龍禦天慘嚎一聲,整具身子倒弓著,元寶一般被葉笑踹飛出去.

葉笑身子一閃,緊緊跟上龍禦天被踹飛的身體,一雙腳以全無間斷之勢接連狂踹,不過數息之間,卻已有一千多腳沒有半點花假地落在了龍禦天這位南天大帝身上!

轟!

南天大帝的護身戰甲步了南天一劍後塵,被直接踢爆踢爛,淪為破片碎屑,再不複存.

龍禦天此際心中盡是混沌,腦海中滿滿的驚訝不解,卻已經被葉笑這一通瘋狂攻擊得徹底崩潰了.

心中唯有一念:這……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做到?明明是我占盡上風,明明是我不想再繼續這場單方面的凌虐,痛下殺手了結此獠,怎地就突然變成我敗了?我怎麼會敗?……

突然一聲嘶吼,周身沛然氣勁爆發,卻是南天大帝鼓盡畢生修為,將極限功力引爆,這等威勢端的霸絕,這等極限之招,威力絕乘,若是正面挨上,就算是當世極峰強者中招,也要付出沉重代價,縱使不死,也要重傷!

這一刻,無論是其余五方天帝之一當面,還是葉大先生放對,都要暫避其峰,稍讓鋒芒!

此招一出,葉笑果然應招退避,連綿不絕的攻擊登時遏制.

龍禦天決絕猛招普出,逼退葉笑,才待舒一口氣,想要開口說點什麼之際,不意葉笑竟是退而複進,一記平平無奇的正拳來襲,不偏不倚,正中龍禦天的咽喉要害!

噗!

龍禦天魁梧的身子在空中一個倒仰,翻翻滾滾的飛了出去.一張嘴,吐出來的非是只言片語,而是夾雜著內髒的碎塊還有大口大口的鮮血.

葉笑並沒有再追擊.

這一擊已然足矣,之前龍禦天接連承受葉笑千多下連環腳踢,傷勢之重已是無以複加,龍禦天臨危之際豁盡余力,鼓爆自身極限,雖然成功逼開葉笑,實則本體已趨氣空力盡,隨時可能崩潰的邊緣,否則以南天大帝極峰強者造詣,如何會全然不提防葉笑的退而複進,現實不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明知道葉笑必然再襲,卻已無應對之力,這才被葉笑一擊命中咽喉要害!

而葉笑的最後一擊,亦是徹底摧毀了龍禦天的僅存元氣,為此戰劃下休止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