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第1999章 大戰南天大帝!
對于這個問題,婉兒和秀兒都是只能干瞪眼,全然沒法發表自己觀點的余地.

畢竟這問題涉及的高度實在太那啥了,連白公子自己都云里霧里,更何況是婉兒秀兒了!

當然,白公子也只是陷入沉思,順口那麼一說而已,並沒有指望從婉兒秀兒身上得到什麼答案,心思瞬轉之際,再度將目光聚焦于場中.

至此,有身份的觀戰人士基本都已經到齊了.

欠缺的大抵只得對戰雙方還沒有到而已.

就當前的陣容而言,完全可以說,現在夠資格在這里觀戰的,妥妥的就是整個紅塵天外天最最巔峰的所有高手,無一落空,一網打盡!

舉凡修為低于不滅境的根本就沒有任何資格在這里觀戰.

就算只是單純的觀戰,那也是需要有相當實力,就只說這兩大高手交戰的余波,便足以將不滅境之下的高手吹成滿天齏粉,與天同塵.

距離遠了看不到,距離近了,還不等看到就先被吹死了……

在這里,說一口氣吹死人,再不是一句誇張的說法,而是等閑事!

觀戰人群各懷心思,各有籌謀.

終于,日上三竿,陽光普照大千,豪芒萬丈,鋪滿山河萬里……

隨著一聲長嘯驟響,隨即又聽到一個雄壯的聲音說道:"想不到今日一戰卻把這麼多的老朋友聚集到此地,倒是讓朕意外不已,意外之喜,意外之喜!"

卻是南天大帝龍禦天居然率先登場.

只見他一臉的笑容,從容自信,漫步云端而來,說不出的瀟灑,似乎對即將到來的決戰,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一派勝之不武,不勝為笑,勝券在握的款.

他四下里打了一個招呼,隨即便把銳利的眼神落在君主閣這邊的陣營上,淡淡道:"怎麼,葉君主還沒有來麼?不會是自知不敵嚇得逃之夭夭了吧?這卻又是何必……朕始終是長輩,又豈會當真跟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後生小輩計較,只要葉君主服個軟,朕自會從輕發落!"

某帝的上風派頭越發的充足,不管知不知道的,這一刻都恍然龍禦天這是在提前宣布勝利宣言了!

君主閣這邊,赤火冷冷說道:"本閣君主大人天下無敵,對付區區一個南天大帝,只是牛刀殺雞,輕而易舉,不過反掌之易,吹灰之力!倒是龍帝陛下讓我輩訝異不已,我等倒不是訝異龍帝陛下的大放厥詞,畢竟人之將死,做做白日夢,說點癡心妄想總在情理之中,人之常情,但陛下來得這麼早,當真令我等詫異萬分,;難道是自知必死,索性就早來一會,長痛不加短痛麼?"

南天大帝神情一冷,厲聲道:"赤火,你這黃口小兒竟多了一張利口!"

這句話,讓眾人集體發噱.

看赤火老態龍鍾的樣子,居然被稱作是黃口小兒,的確是有些……那啥.

但,南天大帝乃是十幾萬年之前的老牌強者,赤火與他相比,實實在在是在年齡上沒有可比性,甚至是……黃口小兒這四個字,都是有些說的大了……

赤火毫不示弱:"難道只許你龍帝陛下放屁連連,不許本尊說幾句實話嗎?!"

南天大帝怒不可遏,飄身而起,眼中厲光一閃:"既然葉笑膽怯棄戰,我就先殺了你這條搖尾吶喊的鼠輩立威,過氣的老牌子修者終究仍是老人,本帝也不算太過以打壓小!"

一邊的葉紅塵正待動作,他本來就打算伺機攪局,代葉笑一戰,葉笑晉升永恒境也好,突破情關也罷,始終時日尚淺,與龍禦天這樣的老牌子極峰強者正面對撼,難免有所閃失,若有可能,葉紅塵還是覺得由自己出手了結龍禦天更佳!

就在葉紅塵將動未動的當口,卻聽見一聲長笑震空而至:"原來龍禦天也不過就只是一個欺軟怕硬之人,不敢與我對戰,只會對我的手下動殺,難道這就是所謂當世最強強者的風采,當真是威風凜凜啊!"

一道白影宛如虛空幻化,從無到有,悄然浮現在赤火與龍禦天中間.

來人正是葉笑.

相比于龍禦天的裝備,葉笑的著裝顯得更加隨意.龍禦天起碼身上還有一層戰甲.而葉笑卻直接就是一身便裝,沒有任何的防護.

就這麼赤手空拳,白衣輕袍,屹立于天地之間,清風徐來,吹動他白衣飄蕩,黑發飄舞,整個人便如是豐神如玉,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卓爾不群.

端的濁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

而在他出現的這一刻,非但南帝龍禦天,還有東天大帝白玉天,北天大帝寒滄海,琉璃天帝軒轅琉璃這些個頂級強者竟是齊齊目光為之一凝!

白公子的眼睛也瞬時睜大了,死死的盯著葉笑,一瞬不瞬.

失態的又何止這幾位,包括前幾天剛剛才見過葉笑的葉大先生葉紅塵,此際也是齜牙咧嘴的瞪大了眼睛.

現在的葉笑,就只是簡簡單單的當空一站,卻是淵渟岳峙,浩若煙海;整個人似乎已經與整個蒼穹大地完全融在一起.

再也無從分割!

他的衣袂似在隨風飄動,然而在如葉大先生五方天帝等極峰強者眼中,根本是整個天地的風,應葉笑的衣袂飄動,還不止是風,還有云,還有整片天地;山川河岳共其一息,蒼穹大地與其同在.

這等玄妙的境界,縱觀紅塵天外天億萬年無數追尋大道之修者,窮其一生也不可得.

可是,就在葉笑剛剛現身的這一刻,這份超逸境界,就這麼自然的出現了.

龍禦天瞳孔陡然一縮,注目于葉笑,沉聲道:"葉笑,我倒是小覷了你."

葉笑曬然道:"在龍帝眼中,又何曾有天下英雄的存在?"

這句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贊譽.

人家龍禦天是五方天帝之一,是當世公認的極峰強者之一,人家有目無余子的本錢!

不過此際配合著葉笑之前的招攬人的說辭,卻即時變了樣,變成了南天大帝龍禦天根本沒將天下英雄放在心上.

不放在眼里和不放在心上,卻是根本不同的.

龍禦天哼了一聲,道:"葉君主,今日乃是你我之決,這般徒逞口舌之利,能助長你的威勢,還是能增添勝算?或者是葉君主對于此戰並無信心,自己給自己造勢壯膽?!"

葉笑哈哈大笑:"看來當真是多言無益,龍帝陛下,請賜招吧!"

龍禦天的目光中登時流露出殘酷的神色,反手緩緩拔劍:"葉笑,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座的南天之劍!"

葉笑訝然道:"哎?這事兒怎麼說的?難道龍帝陛下對上我一個後生晚輩竟然還需要用到劍嘛……"

葉笑此言一出,觀戰人群中輕微的噓聲紛雜,龍禦天的臉色隨之一變--葉笑之言真心不算錯,葉笑縱使修為進境快得驚人,縱使身為一方之主,但骨子里還就是個小毛孩子,真實年紀連龍禦天壽命的最末兩位都不及,以龍帝的身份還未交手就先亮劍,確實是有失身份的!

龍禦天被葉笑言辭擠兌,登時僵在哪里,一時間不知道該直接上手,還是將劍收起來再上手,又或者是讓葉笑也亮劍再上手云云!

然而葉笑接下來所說的話,卻直接震愣了在場所有人,更差點把龍帝的鼻子給氣歪了:"要不怎麼說龍帝陛下乃是一方雄主呢,竟是這般有先見之明,本來我還以為,只有我知道赤手空拳就能對付你了.原來龍帝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卻是英雄所見略同."

葉笑微微一笑:"只不過呢,實力差距太過懸殊的情況之下,卻又不是有沒有心理准備就能改善的.就如同龍帝陛下你對我來說,動拳動劍,全無分別,盡都是不堪一擊!"

葉笑頓了一頓又道:"所以,我還決定用一雙肉掌來領教龍帝陛下高招就好,或者可以讓這場困獸之斗,多持續片刻,若是太早結束這場戰斗,未免對不起在此殷殷期盼的觀眾."

葉笑笑容可掬:"請,請出招吧."

龍禦天被葉笑一番話說得滿臉如同充血,怒發沖冠:"葉笑,受死!"

話音未落,整個人已然連人帶劍化作了一團宏大劍光,急沖而來,走勢無匹.

龍禦天很清楚,自己在斗嘴這方面絕對不是葉笑的對手,不,縱使是放在整個紅塵天外天,葉笑的嘴炮功力也是最強,沒有之一的那種,與其在兜纏下去,不如干脆快刀斬亂麻.直接開始戰斗,只要殺了葉笑,一切就是結束.

"龍禦天的心境亂了!他的心境竟然亂了?!"白玉天沉沉歎了口氣:"在相同級數的絕頂強者決戰之中,才不過剛剛啟戰,就被對方弄了自己的心境,這幾乎等同是提前宣告了此戰的勝負結果,這……簡直是……"

搖搖頭,不再說下去.

觀戰的幾大天帝見狀也都紛紛地歎了一口氣.

白公子目光一閃,哼了一聲道:"龍禦天倒是不愧一方雄主之格,刻意裝作被激怒之態,揮劍動殺,完美地解決自己手上握有兵器便宜的弊端,端的高明."

"作為生死決戰的一方,他的做法本是無可厚非的,只是……他的做法雖然看起來占了便宜;殊不知早已在心里落到了下風.因為在他沒有選擇放下兵器的那一刻,便已經認下自己不依賴優勢,便不足以與對方爭勝,甚至力有不及的想法.既然存有了這種心理,卻又談何一往無前的必勝信心!"

"在這等層次的決戰之中,失去了必勝信心,便等同是喪失了對自己的信心,才是真正致命的敗勢!"

白公子深深歎了一口氣:"龍禦天此役,已無勝算.他的表現讓我失望至極!"

婉兒和秀兒一陣瞠目結舌.

一代南天大帝,在沒出手之前,就被公子斷定敗了?

兩人心念瞬轉之下,轉頭看去,卻正看到葉笑揚起右手,劃了一個奇妙的弧線,猛地揮出--

砰!

葉笑這一記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掌刀,赫然精確無比滴的擊中南天大帝看起來輝煌燦爛根本看不清攻擊軌跡的長劍劍身!

全然不出意外,手掌與長劍劍身正面接觸之瞬,空中猛然蕩開一圈無形漣漪.

南天大帝身子一旋,借力轉勢,長劍"忽"的一下子強勢劈落,這一擊卻是將長劍當成了砍刀用,摟頭蓋頂直接劈下來.

葉笑一個翻身之余,左手向後甩出,卻是大拇指輕輕按出,無巧不巧地迎上了龍禦天劈落的劍鋒,這一次交鋒,一者順勢而作,威勢更甚之前,另一者卻好似是隨手動作,湊巧迎擊

反正就是潔白的大拇指與閃亮的劍鋒對在一處了.

一方白皙柔弱,一方森冷銳利,這樣的強烈對比,看在觀戰的人眼中可謂觸目驚心,心湖波動.

然而看似完全不成比例的第二度對撼,結果卻是兩人身形雙雙震顫一瞬……平分秋色!

在場眾人還在震撼于兩人交手之初的情形,然而葉笑兩人卻不會稍歇,彈指光景,雙方便已經在半空中翻來覆去地搏殺了百招以上.

在眾人眼中,天空中似乎是有數百個葉笑,數百個南天大帝,在空中群起激戰.

不同的身影,不同的動作.

葉笑以右手橫擊長劍的動作.

雙方各自後退倒翻而出的動作……

葉笑左手大拇指隨意按出的動作……

劍鋒與葉笑手指接觸的瞬間……

葉笑手指抵住劍鋒,一腳踢出,南天大帝右腿迎接的動作……

雙方各自因為承受勁力震飛後退之際,雙方勁力沖擊位置赫然出現一個空間裂縫……

這等景象卻是移動速度快到極致,更因極速移動身影中還蘊含了出手之人遠超常人的精氣神,在空中突破空間限制而留下的殘影.

所有觀戰之人眼見這一幕,都看得心旌動搖,驚心動魄,隱隱有一種類似喘不上氣來的窒息感覺.

葉笑自始至終,都表現得一派從容,所展出的攻防手段,也都是最常見最基本的元力運用;根本就談不到精微奧妙什麼的,還有南天大帝那邊也是一樣.

兩人的戰斗模式,雖然戰況激烈空前,但一路打下來,已經千多招過去,卻並沒有見到一招半式超妙之招,盡都是樸實無華,簡單直接的招式.

"雙方都是穩紮穩打的打法,儼如堂堂之師,正正之旗,絕不行險而求僥幸."葉紅塵點點頭:"龍禦天固然在試探,葉笑卻也同樣的在等待.這麼久時間過去,雙方都沒有開始發揮出真實實力搏殺;這兩個人的沉穩態度,倒是都出乎了我的預料之外."

白鳳嫣然一笑,道:"龍禦天身為老牌子強者,一代天帝,更兼手持神兵,這麼長時間猶自拿不下葉笑,早已經丟盡了面子,卻始終保持穩紮穩打的戰術,雖在預料之外,不失情理之中.然而葉笑年紀輕輕,居然也能這麼沉得住氣,這才是真正的出人意表."

葉紅塵淡淡笑道:"鳳兒,你誤會我的意思,我所說的出乎預料,非止是你看到的那些."

"哦?這可要請葉大高手指點!"白鳳道.

他們夫妻二人感情甚篤,時不時的耍個花槍,在旁邊的單身狗金龍卻是被撒滿了一嘴的狗糧!

兩人說話間,葉笑與龍禦天這邊已經又各自發出了數百招.

半空中勁氣撕裂空間的聲音,越來越響.

葉紅塵三人一邊持續目注戰場,一邊彼此交流.

"我說的出乎預料,固然有龍禦天沉得住氣的一方面.然而葉笑那邊,卻非止是穩紮穩打而已."葉紅塵微笑.

"哦?除了穩紮穩打還有什麼呢?"白鳳這下子可是真的奇怪了.

"一份戰略戰術."葉紅塵道:"這份戰術戰略,才是決定最後戰果的關鍵,現在的試探階段持續的時間越久,龍禦天的敗局,就越發的難以挽回."

"大哥之意是當前的戰況,乃是葉笑那小子刻意營造,乃至刻意維系的結果!?"這下子不僅是白鳳,連旁邊的金龍也表納悶起來.

"你們也都是修行大行家,卻也犯了一葉蔽目的毛病,這本來就是葉笑刻意營造出來,磨練自己的氛圍."

葉紅塵淡淡道:"他剛剛突破情關,雖然修為大進,已經去到了當世修者所能夠達到的最頂點,然而正是因為驟然登頂,自身實力,招式心得經驗體會等出了修為之外的方方面面都難以達到同等的高度,連得心應手的運使只怕都未必,更遑論收發隨心云云."

"在這等情況下,想要戰勝龍禦天,固然非是不可能,但就算勉力取勝,只怕也要付出相當代價,沒准就要修為大損,永難修複,而此戰卻又勢在必行,一旦錯過,龍禦天便會即時回轉南天,再向針對南天,就只能去到南方天地人家的大本營中興戰,天時地利人和再無一項占優,智者不取."

葉紅塵道:"這本來是個進退兩難的局面,而葉笑卻在這個矛盾的局面下,尋覓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之道,將戰局盡可能的拉長……有龍禦天這樣一個超級強者給他喂招,讓他逐步熟悉,全面掌握自己驟然增長的力量,進而戰而勝之,無疑便是兩全其美的辦法,現在的葉笑,乃是一柄剛剛鑄煉完畢的絕世神鋒.而龍禦天既是一塊堅硬的磨刀石,同時又是一把巨大的鐵錘,經由一次又一次的磨礪,一錘又一錘的鍛打,將這口已經是神鋒級數的寶劍,錘煉出最後的雜質!"

葉紅塵道:"若是我所料無誤,再過百招,葉笑多半會落入前所未有的下風,只余苦苦支撐一途."

他淡淡的笑了笑:"現在是大錘鍛打雜質階段,彼此相持,難分軒輊,而接下來的苦苦支撐,才是磨礪鋒芒;縱使質地如何殊異,若是不能開鋒,仍舊只是徒具其形,不存其實的廢物!只有經過磨礪開鋒之後,才會成為一把驚天利劍."

事態的發展正如葉紅塵的預料,在又過了將近百招的時候,葉笑原本的從容不見了.

面對著南天大帝好似狂風暴雨一般的攻勢,葉笑漸漸應付為艱;一點點的落入下風,只有招架之功,再無還手之力,陷入前所未有的被動.

漸漸落入下風的過程中,葉笑也曾嘗試竭足全力的想要扳回局勢,可面對上經驗老道如南天大帝者,如山如海如天如地的磅礴綿密攻勢,葉笑的反撲只如飛蛾撲火,閃爍一瞬便即無以為繼,徒歎奈何.

觀眾視角中的葉笑,從一開始的有攻有守,慢慢變成了守多攻少;再接下來,整個人就像是陷入了狂暴的汪洋大海之中的一條小船,在驚濤駭浪之中沉沉浮浮竭力掙紮,隨時都有傾覆之危!

所有觀戰的人的呼吸都不禁有些沉重了起來.

君主閣一方眾人更是七情上面,憂形于色,唯有修為最高的赤火,隱約猜到點什麼,卻又難以確定,面色陰晴不定,唯有玄冰,縱使眼見葉笑落入了全面的下風,仍舊對自家公子充滿了信心,只是這份信心源自于盲從,非關當真看出來了什麼關竅!

君應憐平靜的看著場中戰斗.

無驚無怒,無喜無悲.

對于君應憐和玄冰來說,一切結果都能接受.葉笑勝了,皆大歡喜,葉笑敗了,死了,那麼,一起歸去就是.

心中始終有這等生死同路的准備,反而更加淡然.

南天大帝臉上雖然仍如最初一般的平靜如恒,實則心下早已經是快感如潮,若非勉力克制,幾乎都要仰天長嘯,畢竟這段時間以來除了羞辱就是郁悶,被人凌辱得久了,今天終于占到上風,如何不盡情快慰.

但龍禦天始終是當代極峰強者,情知葉笑絕非弱者,而如自己一級的強者,落到下風並非便是終途,只要有一絲一毫的余暇,都可能反敗為勝,除非對手隕滅,否則任何上風都只是暫時,只是虛像!

是以南帝愈占上風,愈發沉穩,一招一式,決不放松,見縫插針,窮追猛打,務求要將優勢轉為勝勢,全面壓倒對手,讓葉笑再無翻身的可能!

葉笑的形勢,越來越是岌岌可危.

…………